搜索
猜你喜欢
查看: 13394|回复: 44

[江湖书局] 《宠儿》——这次绝非太监贴(神童原创,江湖首发)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8-11-24 16:31: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  
   哥们,这是咱们第几次坐一起喝酒啦?你看我又喝多了。上海市场的灯一红一灭,肮脏的街道的车象鱼儿一样游来游去,卖当劳那有一对在亲嘴,你以为我看不见?我看到不说罢了。什么事都说破就没意思了。短短几年让我看见很多事,恶心的苍蝇和快乐的翠鸟,这个世界都是痛并快乐着,我有时想啊,上次那个彗星怎么不撞上地球呢?那时候,啧啧,象周星驰一句话:哇,整个世界清静了!呵呵,千万不要说我在吟诗,咱是个俗人,兴许上大学那会别人问我干什么的,我还会骄傲的说:俺是个诗人,这会你说我写诗,我一准觉得你是在骂我!嫌我说话难听了是不?真没意思,人生就象一场嫖猖,走一辈子,谁嫖谁还真说不准,如果这样看,我就是被轮歼了。关键是,这个恶心的社会在干完事后还要冲我来口吐沫,带点鄙夷的说:看,这就是妓女!唉,乱套了。  
         你别鄙视我,我就你这一个哥们了,今个心情不赖,也只能找你这个哥们,你得听我说,我最近有点害怕,昨天夜里我一连串做了很多奇怪的梦,我梦见自己背着炸药包,跟着本拉登满世界的晃悠,去拯救精神麻木的全球人民。一会镜头一转,我就坐在南极的冰块上,冷笑着观看一大堆企鹅在杂交,然后我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跑进了一个28层的错层大宅,一个顶级美女跪在我脚下,哀求我玩弄她的乳房,而我发扬柳下惠的精神,正在看NBA总决赛艾佛森含着泪不停的跳投,你说这年月是不是到处充满了较量?真恐惧,我的楼被拦腰截断了,我是一个挥着翅膀的男孩,在天空起飞,末了我还说了一句话:他奶奶的!
         我是真的有点恐惧了,记得是黑格尔这个不男不女的人物说过这么一句:恐惧来自恐惧本身!哎呀,又错了,这是丘吉尔说的吧,好象还是面对法西斯时的呐喊,都带个尔,确实不好认,就象街上这些带面具的人一样,我觉得恐惧,哥们,我是真怕了,其实已经有几个月了,我一直睡不着,梦里面总有些鲜血、钱、性、权力和高楼,还有带面具的人在不停的交易和较量,我知道你听不懂,没关系,我从头说吧,只不过开头要用一句即将跳楼的人才说的话:其实我深爱着这个世界。呵呵,就象上天这样宠爱我一样,你看,我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真的喝多了。

评分

2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08-11-24 16:35:05 | 显示全部楼层

【2】

如果有机会你到豫东去,比如周口,你才会象理解贫穷一样理解什么叫人多,逢上赶庙会的时候,比如陈州庙会,黑压压的人群象回窝的蚂蚁一样,让人透不过气来。后来我做房地产才知道:富人爱安静,穷人才瞎热闹。周口是清一色的农业,穷的叮当响,所以人多地多。沿车过去,春天看见的是麦田,夏天看见的玉米地,几天前还有一个副市长电话问我:周口的一个形象广告语怎么写啊,我想起来前年在上海的一个所谓的绿色农业游,感叹到城里人也没见过市面,我说张市长,用这句吧:真正的绿色农业游,周口欢迎您!这个老家伙在电话那头回了句:唉。
         说周口的穷还有一个很有意思的事,周口的两个县:淮阳和商水在01年竞争国家贫困县,两个县长都望着几个亿的拨款眼红,最终商水剩出,于是电视上两种声音就出现了,淮阳县长沉痛的告诉县民:这次竞争贫困县失败,实在是因为我们太贫困了;商水县长在年终电视讲话上兴高采烈的说:总结2001年,我们有十大喜事,第一,我们成功申请到国家贫困县名额…   
         穷则生变,所以河南人在外名声不好,早前有个流行的话:一说坑蒙和拐骗,八亿人民看河南,明目张胆是周口,总部还是驻马店。周口能出风头,跟上过两次焦点访谈不无关系,一次是淮河污染案中的“三县告一市,闹到国务院”,一次是蒋桥造假案,因为造了国务院的公章也闹到了国务院。这两个事情的主角,都是周口的一个市——项城。
     在我有限的印象中,项城要算周口比较有钱的地了,我念高中的时候去打游戏机,经常看见一个时髦的女人,钻进停在游戏场外一个飞马标志的瘪头车,后来做了一个汽车杂志的主编才知道那是法拉利,于是开始强烈怀疑自己的记忆。项城的钱大多是来自能支撑40%财政的莲花味精,它象一个精神标志一样作为一个城市出身的系统VI,以至于后来别人问我哪的人,我总会骄傲的说:你家吃的是不是莲花味精?然后,堂而皇之的兜出一大堆出身地的光荣痕迹。   
        这样的理由多少让人略带自卑,我试图找一个项城的绝对代言人出来,比如鲁迅之于绍兴、沈从文之于边城,诸葛亮之于南阳,后来我在初中历史书上有了伟大的发现,近代史那段赫然写着:袁世凯,河南项城人!再后来是前院的二伯跟我讲《海瑞传》的时候说,严嵩,祖籍也是项城!原来如此!我一下子自豪起来,什么叫知名度?我的这个城市,原来也出过这些个影响历史的人物,露过很大的脸的,套用华人在美国常用的一句话:我骄傲,我是项城人!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08-11-24 16:37:22 | 显示全部楼层

【3】

就是在项城的边角上,泥河和汾河的交点,安徽和河南的交界,我的小村庄就不大不小的落在那,说小,不过是两千多口人,说大,是横跨沈丘、项城、临泉两省三地,于是我去厕所的时候二伯经常吆喝我:往前一点,别把屎拉到安徽去!偷四山家的桃子也得谨慎一点,不小心就是跨省犯罪!泥河是从村里过的,两个省就被自然的分开,河坡很长,陡的厉害,满眼的芦苇和青草,我曾听村里的最老的老人说,以前这里长一种药根,很精贵,很多人刨来卖钱,后来就只剩这刺眼的芦苇荡了,原话我记的不清楚,村里这个唯一比我辈分高两层的人在一个雪夜死了,留给我关于村庄所有模糊的记忆。
         村是个移民村,因为袁大头的庇护,战争年月项城是清闲之地,所以灾荒年逃难过来的人多,到60年算是一个顶峰,后来改了族制,整个村分成了几个大家族,族规也由当时唯一的文书,我父亲统一整合,到今天是不小的规模了,翻翻菩萨庙里的进贡族谱,一长串系蚂蚱似的名字,菩萨庙也就终日香火鼎盛,庇佑着一村生活在现代的古代人,重复着比蚂蚱串还长的日子。
     与项城之于周口的地位雷同,我们的小村庄也是全镇的富裕村,镇叫付集,原来是桐城派文人的发源地,后来方苞之流不碍待见付集的铜臭味,文学史上也就甩掉了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名字。与文脉的衰落相对应,整镇的经济大有发展,富裕村都是可以富裕多少年的主,比如我出身的这个村庄。这时候,做房地产积累的客户分析经验帮了大忙,我的客户对象因为移民而来,带来了全国各地的见识和方法,各种工艺和思想的交流累积,新旧思想的合理冲撞,在邓小平还没有在春天画圈的时候,村里的一些人就已经开始倒腾木材,有人开起了废品收购站,厂房也有一些,我父亲还搞了一个相模象样的酒厂,有些人就在改革的春风中喝的醉醺醺,比如四山的父亲,一个在日后给我重要影响的冒险家。  
         在冒险与守旧的惯性碰撞中,我就惯性的来到这个世界,没有人想到这个生下来肥胖不堪的傻小子,日后会走出村庄,走出周口,在金融界翻手云覆手雨,高兴时还到地产行业趟趟混水,直到现在我打开回忆的潘朵拉盒子,从村庄走来的环境转变象多骨诺纸牌一样推倒即来,在整个成长的横切面上,这个村庄的痕迹那么清晰,以至于组织成时间的年轮,浓妆不化。
        去镇上买卖东西叫赶集,为的是做对自己最有利的买卖。人生大约也是个一锤子买卖,人们不断的交易,演绎着不同的故事,从这个小村庄出发,大幕拉启。   
        我叫于蒙,这是我的故事。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08-11-24 16:44:16 | 显示全部楼层

【4】

我很不习惯在介绍自己的童年场所时冠以一句忆苦思甜的长话:“我生在一个小山村,那里有我的父老乡亲。”我觉得这样有点象是老太婆的裹脚布了,我们那里没有山,都是可以望眼欲穿的平原,村叫于寺,这就是和尚头上的虱子那样明显了,村里所有人都姓于,而且辈分森严,比如闹洞房,长辈是不能乱晚辈的洞房的,这点对于我比较郁闷,在村里的辈分阶层中,我不幸高高在上,是第二个。   
        我对村庄的名字一直保持着怀疑,为什么叫于寺?莫非祖先都是半道出家?我就此很严肃的问过我的父亲,这个老红卫兵没有任何回答,只赏给了我一个结结实实的巴掌。显然老一辈的人对次都很谨慎,唯恐神灵降罪的谨慎。我也不再去问,很多神秘长大后会生长成温暖,问了就碎了一个童年。
        事情过去很多年后,我在一次归乡的途中受到镇上一个乡绅的接待,很惊奇的是他居然藏有乡志,1901年——2001年,我一下子兴奋起来,这好比是少年时就对女人身体一直很好奇的人突然被告知今天要结婚的激动,是的,当我翻开那发黄的线装本时,我一边埋怨主人的保存不力,一边颤抖的掀开那个让村里人都讳大莫深的传说。   
        乡志上没有记载这个寺院的成立年代,也许已经很古老,只知道我的祖辈逃荒到这里的时候已经能看见这个写着“清远”的寺庙,方丈或许叫惠真,很多人更愿意称呼他清远方丈,国内战争时期,很多人逃到这个清僻的地方苟生,兵荒马乱的年代,这个寺院居然可以保存,而且经营有近500亩的菜园,年轻的方丈用仁慈让更多异乡人留下来,他们心安理得的享用着寺院带来的温饱,而且不准备再流浪。
         应该是在三几年的时候,慢慢形成的村落有过一段时期的骚动,一户山西李姓人家20多岁的黄花闺女肚子却凸了起来,4个月的身孕已经掩盖不住,这在民风淳朴的清远村无疑是渲染大波,等同于灭门血案造成的恐慌。这个时候,制造生命的张木匠已经带着畏惧远走他乡。谁也没有怀疑,因为清远方丈站出来承认了自己的“罪孽”,愤怒的村民惊呆了,他们来不及象福尔摩斯那样的推理,以李姓人家为首,20多条木棒砸断了方丈的两条腿。  
        从模糊的记载看,应该是在十月的深秋了,李姓人家打胎的草药并没有见效,孩子出生的时候,哭声震动了漫天的芦苇荡和扬蒿丛,清远方丈的担架依旧在菜园里穿梭,留下支呀、支呀的回响,孩子的出生意味着母亲生命的枯萎,那个宁死也不说出小木匠的李姓女儿,因为难产,失血而死。   
        如果不是后来小木匠的回乡,或许这个秘密没有人知道,还是套用周星池的一句话:接下来的故事可以用峰回路转来形容。在五二年的时候,一个叫鼠疫的流行病席卷中国,清远村也未幸免,迅速增加的坟头侵占了菜园的土地,很多人刚哭了娘,马上又要哭爹。这个时候,方丈抚养的李姓人家的孩子已经长成,他在河床上没日夜的摘取扬蒿的花蕾,晒干,压成粉,配上另外两剂中药,以童子血做引,一村人就这样被救活下来,童子血是方丈身上的血,挤剩最后一滴的时候,他也死了。
        张木匠回来的时候,所有的故事都很明了,全村人如丧考妣,白色的孝陵缠了一年,没有哭声,只有不解和震惊,他们开始学着原谅和宽容,小木匠带走了他的儿子,就是后来威震朝鲜战场的张清留将军,也是那个在雪野死去的讲故事的老人。在寺院的后堂,清远方丈被安放于此,因为他俗家本姓于,全村人都改姓于,村也改称于寺。   
        翻开这散漫的记忆时,直到现在,我仍然有种种的疑惑和震动,比如清远方丈本是国民党部队的高级军官,怎么摇身一变成了方丈?比如如此敬仰的寺庙,为什么在红卫兵打倒牛鬼蛇神的运动中变成了废墟?比如官至少将的张清留为什么不在晚年的穷迫中寻找政府的救济?一切都没有了答案,没有人会告诉我,如余秋雨所说:很多童年的困惑,或许长大后你还没有察觉,还在疑惑,其实你已懂得了真谛。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08-11-24 16:45:53 | 显示全部楼层

【5】

我是重阳节出来闹革命的人,这个生日钟点有利有弊。好处是方便记忆,容易收到大量礼物。还可以在碰到漂亮MM追问生日时,颇有诗人气质的和名字联想到一块:“我生在重阳,一个柠檬花开的秋天。”浪漫感就这样出来了。坏处也不言而喻,重阳并不是象春节那样喜气洋洋的日子,不知道是不是为我日后经常与父母分散做了暗示,比较恼人的是,20岁那年,一个11月出生的品位型MM竟然据此和我分了手,理由是星座不合,瞧这事闹腾的。
     我上边蹲着四个姐姐,在农村重男轻女的风俗浸淫下,我的到来足以让父母惊喜交加。这个顺序就只有坏处可讲了,小时候姐姐大多合伙欺负我,宠爱不怎么享用,倒没少挨揍,长大后姐姐依靠我,比如借钱啦、安排工作啦等等,我成了裙带关系衍生的著名投行,而且是绝对的风险投行。   
         按照弗罗依德这个疯子的观点,童年的生长环境是可以决定人一生的命运的。跟载树类似,周遍没有杂草,树苗护理的好,长成好木材的可能性就比较大。我混的小村庄无疑势利眼比较多,拎个死鹅在村里骂两个小时的主都有,但这恰恰是滋生阴狠商人的土壤,家里也不阔绰,准确的说穷的要命,但这正好能练“穷且益坚”的脾气。最好的平台是,我摊上了一对英明神武的父母,父亲一言堂,母亲不说话,后来我才知道小时候耳闻目染的大男子主义在集团董事会上多么受用。
         换个说法,正是这样鸡飞狗跳的生长环境剥夺了我童年的乐趣,我没有多少玩伴,更别提玩具这个奢侈品,也没有动画片,因为压根就没有电视,每天就是上学、放羊两件大事,按照父亲的说法,我干的是关乎国计民生的大事,上学是国计,放羊是民生。我总是不说话,因为总是说错话,天天遭到父亲的毒手,因为我捣蛋的本事可以在全村盖帽,后来父亲终于觉悟了,用精神惩罚代替了肉体折磨,办法就是每干一件让他不爽的事,就背一首诗,而且是象《藤王阁序》之类的大部头,拼音标着,慢慢去念,这个做法的直接后果就是:放羊时候的背诵过程让我觉的很不爽,我也成了诗里常常描写的牧童横笛类的读书郎。   
         正在我为此苦恼撞头欲割腕了此残生的时候,家里发生了大变故。大姐出嫁二姐高考落榜,三姐正念初一,决定避免落榜,直接不上学了,四姐小学考初中竟然也落了榜,被派去侍侯姥爷了。在上学为毕生出路的农村风气下,振兴家族的使命一下子落在我的身上。父亲也在这一年听从一个“破烂王”的建议,挟家去新疆包地淘金,河南周口项城,一个三不管的小村庄,我的童年提前死亡。
      长大后我常常想念那个地方那个时候,就象大学毕业后我坐在空旷的教室里,想起并不精彩的大学生活,却泪流满面。没有人会忘记自己成长的色彩,不管是阳光还是阴暗,它总让你向往着,想着,怀念着,人生徐徐,很多个站点的记忆中,起跑线总是迷幻着美丽。很多年后,在城市的高楼大厦中迷茫,还总是想起那些旧房子,老屋后的小河,村口的那棵歪柳树,还有形形色色的人,在叹气中穿梭,蝴蝶花依旧盛开,它会在某一个清晨,带来两三方嬉戏的阳光,带来一点温暖和感伤。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08-11-24 18:12:45 | 显示全部楼层
精彩,而且知识渊博。。。。大有出书相!
发表于 2008-11-24 18:21:44 | 显示全部楼层
呜呜。。。。
我上次就看到这,成太监帖了
这次看你如何收场。。。
发表于 2008-11-24 20:19:20 | 显示全部楼层
神通这帖子让我回忆起往事,青春倒流我年轻了两岁!
发表于 2008-11-24 20:38:04 | 显示全部楼层
成长心灵史。。。

占个位,慢慢看
发表于 2008-11-27 16:20:50 | 显示全部楼层
你再不发,就肯定是太监帖了。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Copyright © 2011-2015 http://www.dcjiangh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公安局备案号:51010802000012 蜀ICP备08104267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