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猜你喜欢
楼主: 够级之王

西征之梦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9-2-24 17:58:33 | 显示全部楼层
王老师的新作出来了,期待啊!一定要顶上去!期待更新~~~
发表于 2009-2-24 18:14:08 | 显示全部楼层
忍住忍住' F- r( ^9 K7 f3 S, i& h3 ?+ i
不看不看, q3 o# A  m( T8 i' @: Z
看了总惦记着
% F- J3 H  E0 d/ u1 Q1 s. R% C1 i0 v) Q等到更新差不多3 [! j, K' [6 Y$ e& X0 i0 x* R7 C
一次过足眼瘾
. G- k4 N: W  u; o, Z* A' U一章一章太折磨人了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09-2-26 14:13:31 | 显示全部楼层
快更新呀  老王
发表于 2009-2-28 11:05:13 | 显示全部楼层
慢慢来,让精华在慢慢来当中华诞
 楼主| 发表于 2009-2-28 13:20:3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五节        我比窦娥冤
  ?+ p( i4 K& R6 ?' s8 x3 @
, Q7 `9 U- ]: B; N, j
灯红酒绿,歌舞狂欢,曲终人散。' G+ O3 ~. t7 y4 s: @) J9 C
程总带着我回到住处。位于乌市一个高档小区内的一套三居。据说是郝局的亲属的,欧式装修,极尽奢华。最让我欣赏的是客厅的右墙上还有一个壁炉。- h  M, F  c7 }, ~6 S
程总开玩笑说:“胖子,幸亏是三居,不然还不被你的呼噜吵死。我挺同情你老婆的。”  O4 K0 s" ?" p: W* ?' t$ q& I& [
我笑笑:“我的呼噜是老婆的催眠曲,这你就不懂了”然后就各自休息去了。% W6 w$ V, x2 K9 L3 Z& v7 s2 b2 ]! |

9 a! u( o5 Z1 y8 T+ e( X, \清晨六点半,我被清脆的闹钟铃声吵醒。一同被吵醒的还有程总。他穿着睡衣走过来,怒气冲冲的对我说:“胖子,又没人记你的考勤,扣你的工资。你干嘛这么积极。”
8 U' ^6 q, W$ ~“还有你这样的老板,鼓励员工迟到早退”我笑着说“既然醒了,咱一起去吃早点吧。”& [0 o: f0 T- Z0 E1 N4 W
“你别着我,烦”。说完程总打着哈欠又回房睡回笼觉去了。
  u+ h$ ~* W- m9 C
7 i+ G4 P; g, l4 ^在小区门口一个普通的餐馆里,我吃了二碗豆腐脑,四个牛肉包子。然后拿出十元钱,递给服务员。
  w* i& U; i4 K0 v1 u服务员看来是生手,拿着钱,咬着嘴唇,一副想说又说不出来的样子。
- ?& Y; {$ M0 A' l我说道:“怎么了,找钱。”' ^2 C7 z" U. c3 [3 d; W
服务员小声说:“先生,你的钱不够。一碗豆腐脑3元,一个包子2.5元。一共是16元。”
: l: Y5 r' w+ v. e“什么?你这碗比茶杯不大,就三块钱?看我是外地人吧。”我有点着急。在北京我吃这些东西用不了8元。
* K% P: ~) l& D" U+ L服务员急忙解释:“不是的,我们这里就这样,全都是这个价。”! c$ _  r, O/ {6 q; C5 y& h& ?/ q7 n' V
这是从操作间里走出一位带着眼睛清瘦的年轻人。看上去30岁左右的样子。没有一丝市侩气,倒像是一位书生。胸藏伟志型必壮,腹有诗书气自华。此言不虚。
3 ]5 ?1 I/ l+ c- G" Y% I% e/ n9 Q6 ^此人走到我面前说:“听口音您是北京的吧?刚到乌市?”
( D4 L7 W* T# k/ s& W  @& L9 S我点点头:“是,这是我在乌市吃的第一顿饭。”
0 J# @2 \8 l% x' k& G年轻人笑了:“您是不了解,俺们这里就这样。什么东西都贵,比北京、上海都贵。”) C: q, d* L6 l  l4 O* e
此时我已经不吃惊了,适应了。
) v& o* }7 }) P不过还是有一点惊喜:“老板,您是山东人?”# n. f2 }  {4 I8 u5 @
“是,我老家青岛即墨的。”老板也有一丝意外。
" ?3 h. @. n1 A% I我伸出手去:“老乡,真老乡。我是四方的。”& ^$ L: z9 j3 F, z; y
四只手仅仅握在一起,老板说道:“真是老乡。都说‘乡音不改鬓毛衰’,你说话可没有一点青岛味。”
# M& x# V6 K8 |% {7 ^“在外飘荡十几年,口音都变了。只有够级没忘,经常上联众打几把。这里能凑够手吗?找机会够几把。”我这人到哪里都忘不了找人打够级。; J; R5 C( D4 x4 v7 p" C5 m' N& @0 |
……8 B% J$ [9 P5 \* O
聊了好一会,话题转到这里的消费。- i0 [  k$ c5 L2 p0 F. e9 U
我问道:“老乡,这里经商的成本怎么这样高?”
8 A# P) O0 H! N4 Q+ B/ D老板道:“这里什么都贵,肉、菜、工资、房租高的离谱。这个地方除了山药(指土豆),什么菜都不出,所有的菜都是外面运过来的,贵得很;就刚才那个服务员,包吃住,月工资1200元,还不愿意;房租更是离谱,我这个小店,60平米,年租金25万。房子还有二个月就到期了,前几天,房东还说要涨到30万。”
9 a7 S' W* m' g7 A0 M% n4 J我心算了一下:60平米,年租金30万,按平米计算就是13.7元/平米/天。My god,北京二环外方庄美食街07年店铺租金也不过是5元/平米/天。5 L/ W1 r9 ~3 I0 i( w3 W' c, F
我笑着说:“开这样的一个店要几十万,老乡,你真够有钱的。”" a- z1 F9 [! V& A+ w
老板摇摇头:“哪有钱,还不都是借的高利贷。没办法。房东借高利贷买房子,他要赚钱,房租就高的离谱,我要生活,租店面开店也只能借高利贷。我借了20多万的高利贷,月息就要1万元。你是做房地产的,也就不瞒你,我听说这里很多的开发商也是靠借高利贷起家的。”5 Y0 x( K* b! \

& W2 l/ P( I% \5 L+ ]这时我的电话响了,小李打来的:“王总,我到了小区门口。”
- C# X- T7 l  C& ]' T“在那里等我一会。”说完我挂上电话。顺便看看时间,8点半。; B9 p5 ~2 J* H: d  x
与老板告辞,上了车,对小李说:“带我到乌市最繁华的商业中心看看。顺便找几家房地产经纪公司去探听一下商业、住宅、办公的租金与售价。”; X2 M. H8 q9 [  h
具体情况与数据我现在也记不清了,用二个事件说明一下当地的高消费:
+ c6 U# B( I% U, Q& W1、吃饭。- `5 e  [* O/ e9 z
08年10月,我与一位朋友在江苏一个经济较发达的城市吃饭,上菜以后,我估算了一下价格:按照乌市同等档次的饭店计算,那桌饭要500元,这里恐怕也要300元。当结账时,服务员报出价格是130多元,我的震惊别人很难理解。天呀,还有这样便宜的饭店。; x$ @" _' X' }3 k- w6 o8 f! ]
2、老婆发怒
8 {5 o6 g* c( ?! B( R+ E月底刚刚把工资给老婆打回去,她的电话就到了:“死胖子,你在内蒙干嘛了?一个月要花四千块。”
) S4 V9 R4 p! B对于她的兴师问罪我也怒了:“你说,我能干嘛?这里的东西就是贵,我有什么办法。”
' |5 K% y6 D7 Y; D5 f7 A  D“你还有理,我们俩在北京,包括房租在内,一个月也花不了四千块。你自己一个人,还不用掏房租,怎么能花这么多?你除了吃饭、抽烟,什么都报销,怎么能花这么多钱?更不用说你能天天蹭饭蹭烟。一定干坏事了。是找小姐了还是包二奶了?实话实说。”老婆饱含愤怒的给我分析。
( F) m! [( e+ D7 Z+ n8 K, K“你怎么能这么说?我胖子是那人吗?”
. I8 g+ @1 `4 E) G' L“你是什么人?肯定不是好人。四千块天天找小姐也够了。”老婆不依不饶。" ?% ]; M8 P7 K! B4 R
“老婆,我要是真找小姐,一定不会花自己的钱。我报账不用程总签字,直接找会计拿钱就行。也没人问。就算程总问,就说和某位官员去娱乐用的,他也说不出什么来。”
( |1 E: ~4 R' r“这是你自己承认的,好,我马上给你妈打电话,然后咱就办手续。不学好”看来老婆真的发怒了。# ?/ s9 j' ^, m; z! M- Q
“你这么说,我真是比窦娥还冤。苍天呀,大地呀,我怎么说你才会相信呀?”
& W: t( ~5 P+ x: d. e' |“六月下雪我才会相信。”老婆看来不是真要找老人修理我。
' ~1 U) t! @: d! Y6 Q……3 T5 `  `8 G1 d1 z7 b  I4 [/ s
说来也巧,六月雪我还真的见到了。% ]2 y# B  v7 o* s# _  {
当时我站在窗前,看着满天飞舞的雪花,心中想:这是老天爷在为汶川地震死难的同胞在哭泣!!!
- j( T; S. y+ F  U
$ T; \) m( g8 f[ 本帖最后由 够级之王 于 2009-2-28 14:04 编辑 ]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09-2-28 13:43:52 | 显示全部楼层
精彩,4000差不多可以天天找小MM了,老王,认了吧,常在河边走,那有不湿脚的???* v2 z) k" {0 [. V
都理解。。。。。。。。。。。。。。。。。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09-3-2 17:48:3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六节        前营销

7 p" l: h8 h) ?; Q2 `# F. W- ~) g3 Q& q# T
十点半,我刚刚在书店买了世界地图、全国地图、内蒙古地图、乌市地图。就接到程总电话,立马回公司开会。; P% V) h" E7 h! ?: r- t
公司位于乌市中央大街,既所谓的CBD,当初程总在火车上向我说起租的办公地还有点沾沾自喜:六百平米,装修豪华,办公家具齐全、电话应有尽有。除了电脑,办公电器,我们什么都不用买,租金比组毛坯房还要低。
6 Q9 v$ t0 j1 ^% ~! J6 f; t在我的仔细追问下,程总说:“这是几个煤老板,看到房地产赚钱,就合资成立一个房地产开发公司。买了一块地,计算一下,三年赚2个亿。仔细一算,每人每年只赚1千多万。结果是嫌少,把地一卖,散伙了。由于面积较大,不好出租,穆总找到他们,一谈就成了。”
) D' e0 D, ~* S8 o: O) n- @当时我想:这是运气好的几个赌徒。0 Y& g( F  s$ Q; y$ Y9 \

% [2 ^/ ?6 F; F5 e+ k很快,就到了公司,我是第一次来,看着真气派。除了一股暴发户的意味什么都很完美。; Z0 k# U: n5 P2 X+ f
进了董事长室,郝局、穆总、程总都在。
+ s9 r: F: p) Y坐下说了几句闲话,穆总就直奔主题:“咱们的规划设计现在就应该开始了。王总,按照分工这件事以你为主,说说你的想法。”8 P* I8 l3 m; R+ U- R
“现在就要做规划设计,恐怕早了点”我笑着说。" M! K0 N* y  ?! y
他们三个都是很不理解的表情,穆总又道:“不早了,规划设计一星期,专家评审就算一次通过,也要再等一周。施工图的设计也要一周的时间。算下来怎么着也要一个多月以后才能开工。五月份开工,最早也要九月份拿到销售证,这里冬天来得早,十一月就是冰天雪地,没人买房子了。再推迟,今年的回款就是大问题。”
' \7 g) X, k& `$ Z; n' v- A看着穆总有点着急的样子,我心想:“这个女人真不简单。”随后说:“现在容积率还没定下来,怎么做规划设计?”9 j6 w( T& g) |- t9 b
这次他们三个都有点被我雷倒了的样子,穆总还露出一丝轻蔑的表情:“容积率在拿地的时候就定好了。”
9 D& b1 h  M5 d. G- E( z  x我点点头:“我知道,是2.8。对吧?”
" l% Z' F& t$ H& \穆总点点头。程总发话了:“胖子,快点。直接说。”
8 u6 t$ a  ^4 x# u* j, l1 T# x, T- \$ n我笑笑:“今年的房地产形式不用我多说了,为了要把这个项目操作好,我们就不能再用以前的方法来操作。现在就必须树立以客户为中心,执行市场细分的操盘原则。先根据市场与地块的特点选准目标客群,然后根据目标客群的特点与需求进行规划设计。也就是我们是在为某一群客户定制的房子。
, E% G& ^- h0 W1 x就规划而言,假设我们的目标客户他能承担的房价是5000——6000元/㎡,我们以此为基础,再深入的研究客户形、色、风、光、静、交、学、医、俗、银、距、公、商、景、水、电、二汽、梯、车的要求,并且通过对竞争对手的这些方面进行深入研究分析,拿出我们的有针对性的设计方案来。我们的方案是只针对一部分人的,要他们狂热喜欢。而不是让大多数人喜欢。”' `. x5 [  ?( l+ F, h; P( c' e
/ z( B/ W+ ?% E2 D
郝局非常感兴趣,一边点着头一边问:“小王,对于规划你能再说详细一点吗?”# f" c8 b' ?$ J2 }
我看程总也点了一下头,就说:“这有几个原则:4 S5 v# P" q( [7 K0 g  V
1、我们的地块位于市中心,那么我们就要确定哪一部分人非常愿意住在市中心?调查这群人的收入能不能买的起的房子?他们愿意用多少钱买房子?这群人的数目有多大?他们能不能消化掉我们的产品?
9 B/ o3 q9 H6 b2 E: Q2、还必须弄懂客户为什么买房子?这不是简单的居住、投资的问题了。还要更加深入:为孩子买?为老人买?生活方便?喜欢繁华的生活?故土难离?亲人住得比较近?等等”$ W& c8 g5 Z5 H6 H4 W+ D& B' H
3、还要搞明白这群人对居住环境的具体要求。就是刚刚讲的那几方面,当然那只是针对规划,要是户型,还有十几个方面的问题。! q6 s5 U! R% N0 r+ n  o; W
4、明白了客户的要求,在看我们能提供什么?是不是要全面满足客户要求?成本会不会超出可售价格?那些必须要做?那些可做可不做?$ M- _2 `7 p5 R% \
5、我们的规划方案还要有针对性。竞争对手的优点我们要打败他,缺点我们必须利用我们的规划给他放大。, F, e0 Y% e; d4 c9 C# K
这样做其实就是一句话:我们必须赢在起跑线上。”
4 T% z- ?5 N  K! x8 z6 G, j/ o7 x  }* V  Q; @2 k4 `" t
“你的容积率是怎么回事?我还是不明白?”郝局接着问。
8 K7 x5 @3 U$ T* M1 S( `: o我喝了一口水,接着说:“把前面的事情确定之后,我们定出销售价格、建筑成本、绿化成本、税收等之后,就剩下土地成本了。容积率不就出来了?”, a9 H8 T7 o. w7 Y: P  J
“要是容积率太高了,不能通过怎么办?”郝局真是不依不饶。; a6 h+ ]. q/ p! ~0 J" S
我把手一挥:“那就调整客户定位,重新策划、计算。”2 b1 w$ `* {# `
- M( g; W3 `/ m# A& E3 G
这时穆总说话了:“王总,这样一来,我们什么时候才能销售?你要这样做,规划设计还不得拖二个月?到时开盘时就是冬天,那可怎么办?”
; L) l+ G, F! E7 P. P2 A2 I我停了停,点上一支烟:“规划设计的时间肯定会推迟。刚才你说的时间那是在套图,绝对不行的。我预计开工的时间大概在在六月。按照一般情况,拿到销售证应该在十月份。可是这并不是说非要等到那时再卖。”& v+ ?0 Q) e5 A; a. Z+ k
“蓄水期只能是二个月,时间一长效果不好。”穆总说道
4 `: s- p6 g9 ^, q* g3 Z“一般情况是这样,要客户等,就必须理由充足。关键是要看我们做的怎么样?定做的房子大多数客户会等的。”
# F4 j  @" k* X/ S& n) B. q- B穆总又皱了一下眉头:“卖卡、日进斗金这些招数都用烂了,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客户已经对此不感冒了。”
' i, x, O8 {! J, H& ?' x“这一点请三位领导放心,我绝对有办法。不过售楼员可要您们三位来做。”我一脸的坏笑。
* E6 |$ t, [! i1 t: J
" a: o) @6 A2 K郝局点点头,看着程总问道:“你怎么一言不发?”
) g( c" V& N1 U; @- M程总笑了:“这种事情胖子要是解决不了,他根本不会来内蒙。”
5 _4 B6 I% \0 ~  K  _郝局突然转向我:“小王,你不是搞工程的吗?怎么对销售也这样精通?”( C0 \/ H$ R7 ^/ I' d
我笑了笑,没说话。程总笑了:“这家伙做销售十多年了。”
5 F& d, ]  v- u' _3 |+ l4 W+ S我接着话说:“穆总我们招聘策划与销售了吗?”
" S" y/ k$ T; _) l# i; U1 o穆宗说:“还没有。不过我感觉,在这里找策划与销售,可能你不会满意。水平太低了。”, g  A1 O: R- Q  Y1 z  O
我苦笑了一下:“慢慢教吧。”) ]" A: ^6 T. K5 g. i
郝局笑了:“这些事情归小王管,不必问我们了。今天我是放心了,项目交到他的手里,没问题。你们的意见呢?”  p/ u6 p# o9 G: |. ^
穆总笑着说:“没问题,他在前面冲锋陷阵,我全力支持。”
2 U) B0 g3 b  O: d# G) @0 ?1 U' Z: y7 k# P8 k" [& C  W
[ 本帖最后由 够级之王 于 2009-3-2 17:59 编辑 ]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09-3-3 15:41:10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七节        手足情
' h" s9 }8 s8 A% p# o/ j$ j

+ z6 y4 s7 H+ D7 q7 X) Z- R(此节不在写作提纲内,是临时加上的,因为这些天,有很多的朋友和我商讨信心问题,用此节激励一下亲爱的朋友们。此节纯属绝对虚构。切勿对号入座。)2 B7 ^/ K* N8 K4 A% Y
吃完午饭,送走郝局,回到办公室。
" j7 y6 j3 b# K: m刚刚坐在办公室的椅子上,房间内,忽然响起了汪峰的歌:“生命就像一条大河,时而宁静时而疯狂 。现实就像一把枷锁, 把我捆住无法挣脱。这谜样的生活锋利如刀,一次次将我重伤。我知道我要的那种幸福。就在那片更高的天空。一直在飞一直在找,可我发现无法找到。若真想要是一次解放,要先剪碎曾经的过往 。”5 y1 ~" B# |1 {: f
在歌曲快要唱完的时候,忽然明白,这是我手机的铃声。赶忙抓起电话,礼貌又毫无感情的说了一句:“你好。请问您哪位?”8 z4 S6 }9 l2 L; l8 n, B
“行了,别说这些没用的。肯定没看电话号码,还跟我装。”一个我最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g2 t  K& z4 a+ o3 Z% i
“哥,哈哈。你说的真对,我还真没看来电显示。有事吗?”
9 l0 D4 q5 I4 P9 m“别废话了,你在乌市吗?我现在乌市。”: r6 A4 B- m) x0 E
这句话让我惊喜万分“您在哪里?我马上去找你。”0 C0 h! }( v/ p5 G/ t
“我在成吉思汗广场,你马上过来吧。”说完,哥哥挂上电话。, g( a& P! R: x5 J& l
我喊着小李就直奔成吉思汗广场。* J  A7 U- B# l
成吉思汗广场是乌市最大的休闲广场,这种季节是很少有人在那里玩。远远望去,只有几辆警车停在那里,有几个警察在车旁边聊天。我指着警车说:“小李,就是那里。”
. ~8 `: D( q/ X; S$ i( U车还未停稳,我就蹦了下来,冲上去,就和一个中年胖警察抱在了一起。( d$ b2 x" I3 C* `
“哥,你怎么来了?”
; {, W6 h  O, h“办案子,抓了一个逃犯”
( [* g$ |5 m2 T& u* ^4 L这时,一位年轻警察说道:“王助,这就是你弟弟?传奇人物——二哥?”
4 L, S, {0 e0 Z! F) E6 F6 Z+ e当时我的脸就红了,回头对小李说:“你回公司吧,不用等我。”
- v, E4 E) H8 }5 S( g, ]2 v6 Y0 @7 d哥哥指着说话的警察说:“这是刘勇。”' c  y4 q: }4 O2 j  E
我伸出手去说:“你好。”
6 D5 Y( S  z( M$ v刘勇和我握住手说:“二哥,你千万不要和我客气。从小我就是你的粉丝。”
/ q  m7 N" b% O8 V" u* ^, n% ~' W我虽然是那种脸黑的看不出红的人,可是他们也会看出来我的窘态。
- P& c( |6 O, R4 j5 U3 Q# T刘勇赶紧说:“二哥,你别误会,我真是你的粉丝。小时候,我佩服你一个人和四十个人打架的勇敢;赌钱赢遍全市无敌手。后来又自己做企业,成为我市最年轻的企业家。企业破产,孤身一人300元闯北京,洗车、苦力什么都做,现在又成为打工皇帝,绝对的传奇。相信用不了多久,你一定会成为全国闻名的企业家。”. b* p2 P9 o0 W* ?0 G5 g! w- N, a+ \
我哥哥笑着说:“你这是夸他还是骂他。你不就是想说一个黑社会头子改邪归正了吗。他是黑社会,靠山还不就是我这个局长助理。你连我也一起骂了。”% T9 \; i" i& x6 G
这下刘勇脸红了:“王助,我对二哥的佩服你还不知道。我刚上班那会,天天缠着你,让你给我讲二哥的故事,你忘了?”
3 I* }/ L( Y. ~哥哥不再理他,又介绍了其他人给我认识。: j5 U1 V' j4 x7 P% O) f
随后大家来到广场边上的咖啡厅。8 J8 Q* F8 X! d$ s4 W8 J$ o; N0 u
刚刚坐下,我迫不及待的问:“哥,你们什么时候来的,案子办的怎样?能在这里呆几天?”
7 W/ O3 |! r) V/ f: E哥哥说:“案子办完了,和你见面后马上就走。这次抓的逃犯你很熟悉,是白熊。”0 m1 r0 a2 H' J) _& z2 Q  A3 A
我的震惊是外人很难理解的。因为我的外号是黑熊。小的时候,金庸的小说正是风靡全国。就有一群好事者给我们几个名气比较大的混混用小说中的人物给起了外号。白熊的父亲是银行的行长,手眼通天。因此说句实话:我是用拳头打出来的,他是用钱砸出来的。成年以后,我身上的戾气消失,成为良民;又接受堂哥的教诲,戒赌了,筹集资金办实业。而白熊继续吃喝嫖赌,无恶不作。天天身后一群跟班,威风的很。当然他没有成为黑社会,原因是智商不够高。+ l0 R# c( q" l9 v" N: h1 F; c7 m

1 J/ @: e/ c; b9 I1 a/ J哥哥接着说:“白熊的父亲前年出事了,虽没有判刑,可也是家徒四壁了。白熊手里没有钱,只能靠坑蒙拐骗生活。长时间借钱不还,被债主骂了几句,就用斧子把债主砍成残废。然后逃亡到乌市的煤矿来挖煤了。”
4 U/ c4 _6 E- J刘勇说:“二哥,白熊与你没办法比。你300元闯北京。你牛的时候一天的消费300元也不够,可是到北京,你能去洗车行洗车,一个月挣300元。没想到你洗车还能洗出花样来,带着几个人与酒店合作,专门给吃饭的客人洗车。洗车工有的是,有几个做到这点的?你走到今天绝对不简单。我要是你,遇到那样的困难,也许只会靠朋友在家里找个小工厂上班。”5 W3 }* }$ [* Z5 J+ S
我点点头:“这个问题可以这样看:白熊、黑熊、小刘三个人可以看成是面对绝境的三种态度:
9 e9 }* z4 k5 K1 ~3 z3 c白熊:陶醉于过去,不能自拔。不肯面对现实,还是用以前的方式去做,时过境迁,物是人非,被淘汰是早晚的事情。# l: a" ?9 C6 a4 j' ^* ~- R
小刘:遇到绝境选择明哲保身,寻找时机,意图东山再起。
3 Q0 W; n; u' e$ H2 n& S黑熊:直面危机,另寻方向,选择突破。虽然有可能走出困境,但是粉身碎骨的几率也是很大的。* O9 \3 z. N8 O, Q& |: w2 j0 d4 l  }
至于面对危机选择那种态度去应对,因人而异。我倒是很欣赏第二种,我的选择是无奈的,当初想的:置于死地而后生。现在看看太激进。”
3 Q) B0 z" h' V" x, O9 P5 v& S- d& |0 R! ^1 Y, J! V, K" d
刘勇说道:“二哥,其实有一件事你可能不知道,你所有的活动都在王助的视线之内。他们对我说过,有好几次王助都想去北京拉你回来。当时王助也说过:小二只要过了这关,就是真正的男人。”$ g  d$ K+ Z  N5 z2 C9 x
我看着哥哥,他也在注视着我。一母同胞,血肉相连,肯定有心灵感应的。
3 m) M! X7 i. C0 V: C# k& Z……
6 U4 |8 e( @0 Y& T二个小时后,哥哥就又踏上新的征程。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09-3-3 22:51:51 | 显示全部楼层
看了!好啊!继续!继续~~期待啊~~~~
发表于 2009-3-5 11:05:33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也是草原的孩子呀,心中又一首歌,歌中有我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在从内蒙回来的大巴车上听到草原歌手齐峰唱的这首: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我当时居然落泪了,我想在内蒙古一年的那段时光里,我已经深深的爱上了那片热土。喜欢当地人民的淳朴善良,粗狂豪放,热情好客。内蒙古,萨巴侬。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Copyright © 2011-2015 http://www.dcjiangh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公安局备案号:51010802000012 蜀ICP备08104267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