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猜你喜欢
楼主: 回笼觉主

我的房事(86楼开始为江湖新作)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08-11-2 22:48:10 | 显示全部楼层
老神开盘卖得好,却为后来的几个月埋下祸根。老张总能正理歪用,说“不满是向上的车轮”,给了老神巨大的销售压力。那阵子天也渐渐冷了下来,在老张胡乱加价的情况下,售楼处门可罗雀,老神急得团团转,成天往策划部跑。但老神手下有个四川的销售员,叫小杨,是个挺帅气的男孩,他却一点也不着急,用他的四川话说:人少落得清闲,巴适得很!
5 t! t, z6 o" T. G; W  J+ O6 t) `: B% y
# u/ e0 r" Q7 y. Y   这小子闲着没事,就知道泡妞,泡完了也罢,还要在售楼处吹嘘,高谈阔论起泡妞的心得。那天老神刚从策划部回来,就见到小杨在售楼处开讲,还孔子般地有教无类,男男女女一起听:泡妞的最高境界就是要不花钱,要凭你一张嘴能挤兑!要把站着的女人给挤兑趴下,这就是功力!老神突然出现,大家匆忙作鸟兽散。“都给我回来!”老神显然有些生气了。. W" W: X" C9 ]# ~5 a

8 J( _( o$ Y: n. m! z8 Z% M2 }# z“你那么能挤兑,你怎么不多卖几套房子出去?”小杨那脸红得象处女不小心看见男人小便一样。就这件事之后,老神开始了他的整风运动。& O1 _3 F' W8 B5 f6 q5 d, X! P, H" x
我听过售楼处采取末位淘汰制的,还没见到老神出的这个狠招:% d6 ?, i# H5 l& K1 b
4 h0 V: Z* @$ s8 @  ^! _) l3 ?
那是在这个月的月会上。老神的管理不可谓不严,他要求销售经理小马每天都要开早晚会,每周要开周会,每月要开月会。月会一般还有嘉宾。当然,嘉宾并不是真的“嘉”,通常都是那个棺材脸老张或者那个比葛朗台还厉害的财务。连续3个月了,销售业绩直线下滑,就好象那阵子的股票似的,这个月会的气氛肯定是阴沉得象个奠礼,而且死的还不是老人的奠礼,好象是死了个“马上风”的年轻男人,羞耻甚于悲痛。
1 |' z$ {7 S" f* i& O% l$ ]3 D+ L) ^
好在今天老张没来,估计又和官员们应酬去了,来了那个该死的财务。会议由老神主持。; V  u/ N' j* \6 b1 n. v7 C
: \3 t' \: J* c# b
“各位同仁,下午好。”老神的脸色,根本就没想和人问好的意思。“下面请大家按顺时针的方向,汇报一下自己这个月的业绩。从小杨开始。”小杨煞有介事地拿着个笔记本,支支吾吾地说了:“这个月接待客户12组,接到来电5个,其中来现场的客户2个。。”
6 B8 c9 Y; e) d: U“够了!”老神声色俱厉地说:“直接说,销售了多少?!”“销售业绩为。。为零。”
% {) f; r4 o3 j“好了,下一个。”大家陆续汇报完毕了,小马做总结,这个月的销售额仅为128万,总共就卖了4套房子。6 f2 i1 E, K: Q  M: j9 w! |1 x
“马经理,你认为现在房子为什么那么难卖?”老神问。
3 N; x5 R: J1 \) {“恩,恩,大家普遍反映价格太高了,比市场上同等的房子贵了10%左右。”* F. M( @- L2 J2 }& `' A) Q" X1 }
“你有什么对策吗?”老神继续问。
+ j6 s5 x" s4 Q8 ~/ s/ h7 C* E, v' x“没有。”马经理是因为嗓子好才上任的,脑子估计就不怎么灵光。/ {! B# z. H+ x/ j) r6 i2 S
“好,”老神说话了,“我要郑重地告诉大家,为什么我们房子调高了300元。”0 H# i" @& ]1 }$ _
大家都屏着呼吸,想听老神怎么说。$ p0 h! [6 }/ B2 p

& H! a- F9 n3 D1 {7 W: a* S1 H     “大家有没有发现,我们开盘的合同都签得很顺利?现在已经百分百签完了!”其实,我明白老神的苦衷,他深知安内必须先攘外,先帮着业务部对该死的财务说些好话。“我们这一次涨价,就是要让前面买的客户觉得有得赚,所以签约才爽快,交钱才痛快!”老神喝了口水,接着说:“但是,从明天起,客户签约的事已经过去了。明天开始,大家必须要重新打出个高潮!”这话听起来,就好象在说,销售也和行房一样,歇得足够久,应该可以梅开二度了。, L- x  s$ a/ S
接着,该死的财务说了点屁话之后,大家就把他用掌声送走,那掌声稀落得象在拍蚊子。
" O3 p5 n9 Z; s, B9 k( H2 Q: c! e  f; g
     财务走后,老张开始了他那近乎残忍的整风运动:“最近,销售部作风散漫,是时候给大家提提神了。萝卜大棒,我这里都有。大家听好了,下个月个人销售超过100万的,除了抽成外,加特别奖金1000元,200万以上的,特别奖金4000元。300万以上的,特别奖金1万元。但是,今天在座的,将有一位没有机会再参与销售了。”会场气氛顿时凝固了一样,大家知道,老神要开除人了!“究竟是谁呢?不是由我说了算,由你们说了算。”老神一脸哀伤地说,“我也很希望我们这个团队能从一而终,但这三个月的表现,实在让人失望,到了非严厉整治不可的地步。”老张再喝了口茶,“今天无论是谁离开,对他自己和团队,都是一种福气,你们慢慢会明白的。” 老张拿出8张纸,分给每个业务员,“你们在纸上写上一个你认为应该离开我们这个团队的人的名字,名字最多的,就去写辞呈。”
5 |! x9 m+ I0 l0 D/ [& H* N4 t1 H6 V) R. u- q3 Y
       汗,老神竟然玩超女的把戏,那时候好象还没超女,也不知他是哪里学来的。超女是娱乐,但这可是关系养家糊口的工作大计啊。迫于无奈,大家只好写。除了那个以前的经理老好人小黄写的是自己外,其他人写的都是小杨,连他自己也写的是自己。明眼人都知道,最近老神最感冒小杨,写他准没错。后来,小杨悻悻地辞职了,出去后找了一家待遇更差的房地产公司,没办法呀,到了这份上,只求能吃饱,哪还顾得上吃相呢?据说,半年之后,应验了老神说的话,离开是一种福气。小杨因为工作认真刻苦,做了那家公司的销售经理。现在小杨和老神好得很,非但没有记恨老神,还说是老神帮他“开了苞”,给了他挫折,让他重新找到了自己的坐标。这话听起来肉麻,但至少说明小杨学乖了,哪怕他不是发自内心的,他最起码懂得,老神在业内还是有一定威望的,打好关系总比弄僵关系强。但小杨对小黄那就是真的好了,就是那天唯一没写自己名字的女人,小杨说自己感动得差点没爱上她,就算小黄刚吃了大蒜,他也想吻她。这小子还是死性不改。不过,基本上我认为泡妞和做工作并不矛盾。这自然也不是胡说的,就拿小日本来说,绝对是世界上最色的猪羔,可是他们干工作也确实是一流的。1 d! B2 b6 B$ E0 D; Z# S2 A5 b

) V8 a, N0 a5 y+ t; x# F. t3 c    老神的这次整风运动,意义深远。他告诉我们一个道理,其实,你做得不好,不是老板想开除你,是连同事都想开除你。另外,老神还做到了一点最重要的,不论自己的产品是什么样子,什么价格,如果是无法改变的,那么,你就要乐观地面对它。要是连你自己都觉得贵,客户一来,你额头上就写着个贵字,客户能买吗?印度教哲学说,你越想成为什么,你其实就在不断地趋于它。心灵是有力量的,其实这一点大家也有经验,我就不信谁在自慰的时候还能想着的是恐龙。! u% `5 D+ l( P! m2 ]. P! ?/ D; }
( H; e* k$ _/ a/ i& p: P* j
     接下来的几个月,销售逐渐有了起色,随着市场的普遍看涨,销售部度过了这次难关,本来都想把全班人马换掉的卤莽的老张,又露出他那久违的笑容,请销售部吃饭,而且还兑现了特别奖。说起特别奖这件事,我又看到了老神的另外一面,我感觉这老小子就象战国时的吴起,我真的蛮佩服他的。吴起能杀妻求将,也能帮他的士兵吸疮上的脓。用吴起来比喻老神,当然夸张了点,但老神对销售员平时是那么严,但在特别奖这事上,却让我看到他的另一面。
: \4 v" F" {7 G8 o- ^( L; Y" o' Z

  l5 ^6 M) n# h8 c1 o$ D[ 本帖最后由 回笼觉主 于 2008-12-29 21:41 编辑 ]
 楼主| 发表于 2008-11-2 22:51:08 | 显示全部楼层
    特别奖这件事是这样的,前面提过,本月个人销售超过100万的,除了抽成外,加特别奖金1000元,200万以上的,特别奖金4000元。300万以上的,特别奖金1万元。这个月领到1万元特别奖的是一个叫六子的男业务员。六子家里排行老六,听到这个排行就不难知道他家里负担有多重。今天这个年代只有名人,富人敢超生,养得起也罚得起,而六子是80年的,他的父母生那么多就完全是因为农村晚上没有夜生活了。
3 b) t; D. m1 Z  h6 \6 W
) e; U- n" i3 M$ T7 a& O   六子这人很懂事,工作也积极,那个心好的小黄对他特别好。六子这个月本来没有300万的业绩的,大约只有250万,是小黄把自己的客户拿了两个给六子来成交,到时候六子再把抽成还给小黄。这样六子就可以多拿到6000元奖金,用六子的话说,这些钱够他家的橘子树长得焦头烂额两年了!而他的父母,一年到头就在家侍弄那片小橘林。说回到特别奖这事,要说完全合理,好象也有作弊成分。所以,马经理也如实把这件事告诉了老神。老神示意不要再说了,他已经知道了,然后问了一下:“财务知道了吗?”马经理说,不知道,就只有他和当事人知道。老神示意小马,不要再和任何人说这个事情。老神的这个表现让我想起了罗斯福。最近学术界有一些很BT的想法,在找证据证明当时日本偷袭珍珠港是美国故意给日本机会炸的,目的是激起美国民愤,以让国会同意美国参战。他们找的其中一个证据就是已经有美国情报员破译了日本情报,说要偷袭珍珠港,当将军给罗斯福汇报这个情况的时候,他也是说知道了,还问了一句:航母已经开出港了吗?这个证据就是要说明罗斯福已经有珍珠港被偷袭的打算了,只是值钱的航母要先走开。老神问财务的事,其实也是在心里已经有了要给六子钱的打算了。* B: i# l4 ?  @2 h
   在后来的一次聊天中,马经理问老神,你一向很严格,为什么当时会给六子1万元的特别奖?老神说,主要有两个原则没有违背,一是没有超出公司预算,所有的特别奖都是先和老张预先申请审批的了。二是,规则上也没有明确规定不得这样做。其实,最主要的还是鼓励积极的人,起码六子是最接近300万的,小黄作为他的同事都能牺牲自己的业绩,起码是面子上的业绩帮他,我作为主管为什么要作梗?我当时想这个问题就更简单点,我想老张赚了那么多钱,我们本就应该合着能多掖一点是一点。我甚至感觉老神就象鲁迅说的牛,吃的是草,挤出的是奶、血。在这次聊天后的一个月,老神离开了公司,即使走了,他还是留下了非常美好的背影,老张也还请了他吃送行饭。我知道在平静的表面下他们之间有着激烈的暗涌。
; ]( K* a% ?+ X. V9 r' M4 @7 G' |' \, R7 d% B6 M( `3 N1 j
   老神走了,并没有说老张什么坏话,对整个销售部还是以鼓励为主,说自己因为家庭原因需要到别的地方发展。但我和老神属于比较有知心话的一类,他也没说自己要走的具体原因,只送了我一句话:跟狗吃屎,跟虎吃肉。6 W- F9 H* m: y5 g6 |. K7 U6 s) W
/ x/ a: I" Q. L( Q; p1 B* h9 N
这句话其实可以这样理解,分2种情况:你想吃肉,就要跟老虎,不要跟狗。也有人喜欢吃屎的,那就跟着狗而不是老虎。" k. r. z( M( ], J7 F# c

. }. }0 w/ K4 O& _! ?$ s我情愿先从后面那句先来判断自己,你到底是想吃是屎还是想吃肉?要弄清楚这个问题也不简单,人最难的是认清自己。然后,你再判断你跟的人是老虎还是狗。
6 q% I' z0 G9 D8 z# G, s+ ]- a可我判断到今天,我还是觉得老张又是虎,又是狗,不知道是个什么东西。老张属于对内不行,对外很有一套的人,接下来他又优惠地拿到一片土地就是例子。在土地转让不招拍挂前,老张走的是关系,现在这个政策就是吃了豹子胆的也不敢违反,老张就巧取。
# T; F/ g9 |; M$ t1 }/ S, @+ a% x$ w. z6 J0 D
0 ]8 A4 k2 F  f! a+ W" W* q
G市是一个美女如云的城市,空气里都弥漫着欲望的味道。这样的城市在中国并不鲜见。老张第一次到这个城市投资的时候,我有幸也在场。那是一顿非常丰富的晚餐,其丰富倒不在于菜色,而在于女色。
$ }" v2 i; B# C& d3 }& U3 l0 t: W3 R5 I- P6 B) x1 Y6 b5 A: Q
    这顿晚餐是由一个当地某商会会长安排的。“张总,这是陈老师,陈老师曾经指导过XXXX的比赛。”我之所以把某比赛用XXXX来代替,是因为我知道了XXXX比赛的老师原来就只是个高级妓女而已,说出来怕坏了这个比赛的形象。当然,我基本上还是相信这个所谓的陈老师根本就不是指导XXXX比赛的老师,而是那个会长瞎掰的。因为我曾听说过,云南那个神秘的摩梭族,有着走婚习俗女儿国泸沽湖,主动找你走婚的,都不是本地人,而是各地来的妓女。
$ D8 B! S; W. s/ l; r
$ _! |6 I$ J! F: _, B" @所谓走婚,听说是女的对某男的有意思后,就在自己家门口摆个什么东西,男方晚上会翻窗而入,最让人不可思议的是,男方不用负责,可以爽完就走,如果有生下儿女,交由女方抚养。从另外一个角度讲,男的也很可悲,活像一台播种机。老张就是一台这样的播种机,他对女人的态度一向也是“英雄不问出处的。”用被他开除的小麦曾经说过的:只要是有田就行,哪管它是肥是瘦,开垦过没有。所以,老张在酒过三巡之后,就给了我各种各样的暗示,包括最后的语言明示:你先去把帐付一下,付完之后去调查一下XX城项目!他说的这话,我隐约感觉到是他的小弟弟指挥他说的,显得有点不合时宜。8 a) L1 m5 `4 Z4 G* }9 O# s0 n5 c6 K
: T3 }. f# g7 n* b- {. O% d+ l, S
   这个某商会会长,也不是个什么好鸟,他这么热情对老张,其实也只会为了赚卖土地的中介费。“你快去付帐,你们老总下午交给我了。”会长贼贼地对我说。我很知趣地走了,买单要了发票。我不知道他们下午发生了什么,因为我老老实实地去做了XX城的市调,也许陈老师下午就只对老张做了很简单,的音乐和形体指导而已,但我是不太相信的,因为以老张那喉咙和身材,陈老师是断然会灰心失望的,那陈老师来做什么的呢,我只能猜想是来卖身的。这只是我个人的猜想而已,虽然我很少猜错事情。老张是属于很喜欢让人赔了夫人再折兵的人,会长给他介绍的土地他并没有看上,虽然这并不影响他看上那个陈老师。陈老师是那种让男人忽然很难拒绝的女人,除了身材够好外,脸蛋也很好,还TMD属于台湾人说的“高智识阶层”,最要命的是她够贱。他和老张在饭桌上那个主动的握手,那句肉麻的“久仰”,还有眼里放出那满是狐骚味的光,都贱得那么彻底,让人心旌荡漾。都说男人喜欢强奸女人,但更喜欢被女人强奸,这话一点没错。
3 k. W8 G/ U! {2 y& _  X% H2 Q   毫无悬念地,老张要了人家陈老师。美人计后,老张却没有买会长推荐的地。更让会长受不了的是,老张还和会长的一个老乡丁总合着买了另一片地。这和B哥以前约女网友见面,女网友没泡到,却泡到了女网友带出来的朋友一样。会长后来几乎和老张翻了脸,还有一次告诉我说,你们老板是一只贼狐狸。7 n5 R9 y2 @0 J) M6 ~3 e/ V
0 |3 o+ ^6 D/ O  [
   和老张合作的丁总是浙江人,在G市有修建了一个水电站。和一个水电站老板合作拍了一块地,真是匪夷所思。这块地离会长推荐的地不远,老张是去看会长推荐的地时顺便看到的,这是一片什么地呢?我给大家描述一下就清楚了。这片地位于丁总水电站下游的河两侧,由于水电站蓄水,下游的河几乎没有什么水,河里垃圾比杂草还多。成片的生活垃圾毒死了河里的小鱼,偶而能看到翻了肚白的小鱼尸体,和老张平时看下属的眼神很象。再认真看一下,还能找到不少用过的避孕套,这里的浅水就养着这些奄奄一息的小鱼虾和被人遗弃的精子。河上丁总那个水电站也不争气,估计有十几年了,粗制滥造,坝上长满了鼻涕一样的水草,好象随时都要垮的样子。但就是这么个破电站,也把丁总从一个穷光蛋培养成现在的千万富翁,电老虎可真是名不虚传的。河下游两边有两片荒地,加起来有上百亩,这地在旁人眼里,看着都碍眼,但老张却把它视为珍宝。老张是这样打这个如意算盘的:和丁总合作,把旧的水电站拆掉,再在河下游新建一座漂亮的水电站,这样河两边那两块地就处于水电站蓄水位置,两片地中间的河就不再是个垃圾场,而是一个美丽的湖。
$ M1 e" z2 Z" o, i9 u) `! ]/ ?- ^+ X- `3 \( w9 n+ ^4 V
   丁总这个精明的浙江人和老张一拍即合,马上找了关系让当地政府把那两块地挂牌拍卖。这个地别人都不看好,老张也毫无悬念地和丁总低价拍得了这块地。丁总那个破电站,又以年久和美化河流的名义,很快获得政府的许可,允许拆掉重建。当这些手续都办齐的时候,当地那些开发商才大拍脑袋,一块肥肉就被老张这个外地人拿走了!当时就有人愿意出双倍价钱和老张转让这块地。作为一个城市来讲,你不得不承认精明的老张是赚了钱,但你也不能否认,老张的做法无论对于政府还是市民还是环境来说,又都是有利而无害的。这就是开发商的厉害之处,这东西没什么技术含量,但主要是他们想着赚钱,想了一些本该由我们的公仆想的却没去想的问题而已。老张这一役的妙处就是把那个破烂水电站变废为宝,走的是巧取路线。说到变废为宝,我还想起前阵子看到网友设计的一张海报:李宇春大手一挥,为政府代言公益广告:生男生女都一样。我觉得这个创意好得很。老张除了巧取之外,也参与“豪夺”,请听下回分解。
9 t7 a  P$ y5 {7 a9 Z/ Z

7 T" c! _& W& e: K7 U8 a) w1 }[ 本帖最后由 回笼觉主 于 2008-12-29 21:42 编辑 ]
 楼主| 发表于 2008-11-2 22:53:57 | 显示全部楼层
     被“豪夺”的主角叫老卢。这个老家伙是属于那种乍一看没有任何东西可抢的人----衣服穿得朴素地就象他家那刚出土的煤。老卢村子是当地有名的产煤村,他们村的村长不无牛气地对老张说:你们XX市有的好车,我们村都有!哈哈哈哈。。。。笑的时候还露出几颗金牙,让我想起《大鸿米店》那个男主角。村长虽贵为村长,但要论家产,他还是比不过老卢。老卢这人给人的第一感觉是“蔫”,行动慢吞吞地,连交换眼神都比别人慢,好象一只老乌龟,村里人叫他“卢蔫”。+ M2 g- E' Q& a, X- ?! G0 y

" B3 |& x, @& Q3 P; B$ F就这么个蔫人,据说没什么别的爱好,就好“女人”,在城里还养了几个情妇。我听到这个的第一反应就是疑问“廉颇老矣,尚能干否?”我不是云南人,这里说的“干”不是吃饭的意思。疑问归疑问,我还是相信的,因为老卢他包的煤矿就TMD特别能产煤,这怎么解释呢?那些请了什么地质学专业人士来看的矿,却偏偏不产煤。要问老卢有什么秘诀嘛,他只会拉长了声音说,祖-上-积-德-。可村长说老卢8代贫农,积个屁德。有秘诀也罢,运气好也罢,老卢着实是当地的第一富翁,估计有几个亿的资产。老卢自己土得象个土行孙,却赶时髦把两个儿子都送去澳大利亚了,反正他也不知道澳大利亚哪里好,只是听人说好就是好,别人要是告诉他袋鼠的袋子里都装着黄金估计他也信。8 e% `- v/ n* `- h) A. h7 K' M
% q- ~1 Y: E: O; l& l
    村长也姓卢,最不是东西的就是他了。他和老张就用阳谋把老卢一步步搞定的。步骤是这样的,首先肯定是投其所好,村长给老卢在城里又介绍了个女人,长得是真的不错,白皙的皮肤和老卢站在一起就好象煤摆在白纸上。那浮凸的身材让这个慢人半拍的老卢第一时间把裤裆给撅了起来。姘居了不到3天,这个女人就给老卢介绍了一个大老板—老张。+ K4 v7 V; m; K
1 L8 H; }; U; X6 m/ ^! y
“您好,您好!”老张伸出那双满是毛的手冲老卢握去,老卢看着是热情,我看着就好象是去老卢身上掏钱来的。老卢唯唯偌偌地说:你好,你好。那个女人这天还穿着睡衣,身材隐约可见,老卢脸上还有点不乐意,好象让老张占了便宜一样。这女人知趣地去换了一套衣服出来,引荐了大老板老张:张总是我同学的哥哥,是做地产的高手,我想介绍你们认识,看看有没有合作机会。老张立马就对老卢进行洗脑,把自己是如何从一个泥水匠做到地产老板的故事说了一遍。老张说这个故事有两个目的,一是告诉老卢自己是一个如何勤劳肯干的人,二是让老卢知道地产是一个如何好赚的行业。这时候,村长不期而至,说是来看看自己撮合的这对东西现在怎么样了。“很好,很好”老卢贼贼地说道。“我介绍一下,这是我同学的哥哥张总,做房地产的。”: O3 T. R. H3 e: I: i

( p0 a  x. ]2 u# U. _) y! u     那女人假装和和村长介绍老张,其实老张和村长早TMD认识了,还正干着这鸡鸣狗盗的事呢。“房地产!?”村长张大眼睛,那德行好象看到他老婆终于给他生了个带把的儿子一样。说句题外话,这村长估计是祖上没积德,老婆已经连续生了4个女儿了,就是没生儿子,老婆都快被压榨成甘蔗渣了。“这是个很好很好的行业啊!”村长赞叹道,“什么时候有机会带我们也投资点啊!”村长还真TMD能演戏,接着说了一堆做煤矿的苦水:“煤价跟我老婆那脸似的,说高兴就高兴,说翻脸就翻脸。还是房地产好啊,中国多少人要住房子啊,我看还能再涨个百把年啊!况里要是出个什么人命,那可是吃不了兜着走,现在国家越查越严,不好做啊!而房地产嫩,中国最有钱的100个人里面有一半都在做房地产啊!张总,带小弟一起做房地产吧。”老张还故做为难地说,“不是有钱就能做房地产的,技术难度很高啊,拿地要拿最便宜的,产品要做最适销的,销售又要卖最高的价,不容易啊。”“不是有张总您嘛,房地产业的老大啊,到XX市问问,谁不知道啊。”那女人趁势帮了一下腔。老卢被这样一忽悠,也显的来劲了,“要多少前能做啊。”老张马上接下话茬:“项目有大有小,1000万能做,1亿能做,100亿也能做。房地产就是有一点不好,投资下去一般最快要一年才能收益,慢的话要2-3年,我的钱都投出去了,XX项目,XX项目,还有XX那片地马上又要开始,我自己都没钱再投资了。但最近XX市要挂一下地出来,非常地好,我是只能看着流口水啊。不然那块地要是标下来,我有信心把两年把利润做到200%!”“是吗,要多少钱啊?”村长探长了脑袋问。“XX国土局我熟,估计我来操作操作,3个亿能拿下来,要是正规拍卖,估计要拍到5个亿。”+ e( Y0 u3 f5 ]0 I: P
1 X* R1 H- u# f
“3亿啊!”老卢慢吞吞地说,“吓-死-我-一-大-跳”这老东西即使在受惊吓的时候说话还是那么慢,真让人受不了。“这怕什么,又不是你一个人出,我也出几千万,张总出大头啊,我们合着做。”村长安慰老卢。“恩,要做的话,我是肯定要占大股的,我要占51%”老张说。那女人仿佛是嫁给老卢的老婆一样,把老卢拉进房里:“傻瓜,怎么能让他占大股,那样不是相当于我们投钱只分利润吗,我们又不懂里面的行道,他赚了也说亏了怎么办?要做的话,我们要占大股,由我们来管理公司才行。”“恩,恩,我考虑一下。”在几亿的投资面前,老卢习惯性地谨慎了起来。估计是这女人用尽了浑身解数,3天后,老卢答应要做大股东来成立公司来做老张说的那块地。“老实说,3亿是我全部家当了,后续建设还要用钱怎么办呢?”“哎呀,什么叫房地产高手嘛,就是能运作后面的事。”那女人给老卢吃定心丸。“没错啊,半年后我XX项目开始卖了,钱马上就回笼了。要是那块地能拖半年再卖,我就自己做了。”老张还在摆他的高姿态。“都那么熟的人了,就当帮我们老卢一把嘛,别老想着那么肥的肉独吞啊。”那女人故意这样损老张。“好吧,就这么定了。”老张掩饰不住内心的喜悦。) M7 `* H! l! _1 k; ~# t* f

% C1 X  i' I" s  老卢是个法盲,什么书面协议也没签,拍地那天就象个楞头青一样以个人名义去举牌了。“没问题的,我已经和内部沟通好了,我采用快速挂牌的方式,没有几个人知道这次拍卖,知道的几个也是朋友,这次我们买,下次他们买,不会有人叫叫价超过3亿的。”老张在开拍前还这样给老卢打包票。其实老张哪有什么能耐去运作这个拍卖呢,主要是因为那块地根本就不会有人出价超过3亿。那块地在当地是历史上挂牌总价最高的土地,以前最大的土地也没有超过1亿,所以竞争对手也实在没有几家。结果,真正举牌的就老卢一个人,老卢以个人名义,以底价2.5亿拍下这块地,签合同那天先交5000万,以后每个月付一亿,逾期30天不付的,前面所交的钱全部没收,收回土地。“放心吧,我运作了才有这样的付款条件,不然一都是签合同的时候一次付清的。”老卢在慢慢写下他的名字前老张这样安慰他。老卢慢慢地写下了他的名字,一笔一划,非常认真,字比他人要端正得多。签完合同后,还付了5000万的款。老卢心里估计在想,老张还真能耐,真是一个竞争对手都没有。
, G$ _  [! ], a6 i/ |1 n: U7 x6 D+ d
“张总不是占40%股份吗,他要付2000万呀,你让他给我2000万,还有村长9%也要付我450万啊。”老张付完钱回到家射完精才醒悟过来,对躺在身边那个赤裸的女人说。) B9 P# O/ Z9 [7 g
“你这人怎么这样啊,人家张总肯帮我们一起做地产,是多么义气啊,你还要算钱算那么分明,等公司注册下来,他们再把钱补进公司不就好了嘛。”4 k1 Y3 y) ], {* Z6 s# D, _* w
“那万一他们不做了呢,我一个人可不会做,也没那么多钱做呀。“% f6 g' g* `9 G. Y
“你这个傻瓜,5亿的地3亿拿来,谁会不做呀。人家张总在其中花了多少关系和钱去运作还没和我们计较呢,你这个傻瓜。”于是这个傻瓜又把头埋进这女人高耸的乳峰中,其他什么都忘了。

1 t# ^" V: L3 n7 D! \4 X& L; y! c1 s: @& t( |
[ 本帖最后由 回笼觉主 于 2008-12-29 21:43 编辑 ]
 楼主| 发表于 2008-11-2 22:56:57 | 显示全部楼层
不知不觉,一个月过去了,国土局来催老卢交第2笔款了,1亿元。这个数目对老卢来说就不是小数了,老卢所有的现金和存款都凑上去才勉强够。习惯了帐户上9位数的老卢,一想到钱要交个精光,最近这几天连性欲都没了,那女人被放空了几天。“我说,这次得让张总交40%了吧。”老卢对躺在身边的女人说,虽然没性欲,手还是抚弄着她的乳房,好象在耍健身球一样。“是啊,我给他打个电话。”那女人操起电话就打,电话那头的张总说,他现在在澳大利亚考察,一时回不去,让老卢先交上,到时候最后一笔1亿由他和村长来付就可以了。就这样,老卢又一次又把第2笔款自己交上了。  a/ t2 N$ v: ]) h& W

8 t8 b5 ~2 i3 U! p下面的这个月,时间过得比老卢的性子还慢,老卢谨慎地联络着老张,直到有一天老张电话关机了。“妈的!这老张不会坑我吧,还有10天又要交钱了,他就给我玩失踪?”老卢问坐在身边的女人。这个月,老张对于女人兴趣已经减少到他自己都难以想象的地步,平时他总说:好吃不如饺子,好过不如躺着。平时没事就把女人往床上抱,最近女人都坐着了,家里的气氛显得有点胶着。“不会吧,我打打看。”“ 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女人无奈地说,也许是手机没电了。可是连着3天,手机都是关机。“不行,我得找村长去。”老卢终于有点醒悟和雄起了。: D$ U+ A. z& N8 `, I8 x

/ z' V8 U# V$ T1 Q( V# u    村长家依然是那栋最豪华的别墅,虽然他不是最有钱。“我也找不着他啊!”村长掐掉只吸了几口的中华烟,“他不出现,我也难受啊,我只占9%,是小头,我那点钱你拿去也不够啊,我们一起找他去。” 村长和老卢来开了6个小时的车,找到老张公司的总部。老张那时候交代我们,有别人找他就说不知道,可能是考察项目去了。村长和老卢得到这样的答案后,也只好无奈地回家了。“还是想办法先筹钱吧,不然还要交滞纳金呀,再拖上一个月,以前那1亿5000万还得泡汤啊。”村长和老卢商量着,仿佛自己也是受害者。“我是没钱了,不然你给补上,你占49%,可以吗?”老卢看着村长。“开什么玩笑啊,老卢,我那几个矿有几个钱你不是不知道,我全部家当连老婆女儿都卖了也不够3000万啊。我占那9%就已经是霸王硬上弓了的。老张找不到的话,我就不做了,反正我们也没签什么协议。”“你-你-你说的什么话啊,不做?恒哼,不会你和老张合着搞我吧?”“老蔫!你要这么说我就不和你客气了!我赚你钱了?我玩你那女人了?我怎么骗你啊,现在是你自己交钱买地,我是一片热心,好心还被你这狗咬!”村长生气地骂老卢。8 g3 G$ ]. A9 U7 d
1 o; P' }$ \, p
    老卢就是个乌龟性子,被人一凶,什么话也不敢说了,败下阵来,“那你我该怎么办呀。。。。” “那就找其他矿主或本地其他开发商看看,有没有要入股的喽。”老卢心想,也只能这么干了。可村里的矿主都是老土,而且也没那么多钱,他们都听说老卢是被坑了,要他们投资哪里肯呀,都捂紧口袋跟足球场上罚任意球时那些做人墙的球员似的。至于找开发商,老卢就更外行了,而且当地以前都是小开发商,要拿一个亿谈何容易。不知不觉,交款期已经过了,滞纳金开始计算。0 {) P# A+ `) y! Z- w  P% j
8 T+ l. A3 Y9 ^4 U7 S. J! C6 Z
“妈妈呀!”老卢感叹着,这滞纳金每天都要,我那几口矿产煤都来不及还啊,我完蛋了我。。。。。再过个20多天,我那1亿5就白交了喔,惨惨惨惨惨!老卢其实有唱戏的天分,他和那女人诉说这些东西的时候是用唱《窦娥冤》的语调来说的。“光急有什么用,快去筹钱吧,我们自己做。”“唉呀呀,别说筹不到钱了,就是筹到了,我哪会做啊 ,惨惨惨惨惨!这些日子老卢几乎都快忘记女人是用来做什么的,也许是用来倾诉牢骚的吧。
% n5 i; ~# Z4 U& l$ J
" Q) N- A8 A+ Q) L     就在老卢几乎陷入绝望的时候,一家叫XX地产的老板来找老卢,说愿意出1亿,但因为还有技术股的原因,要占60%的股份。“妈的,不是白抢我5000万吗?”老卢计算钱的速度倒不慢。“那你能怎么样呢?”女人劝他,“也许这个项目赚了,40%还能赚钱,你要是不依,那1亿5都要泡汤啊!”1 q4 l0 g4 N% ~( H. a0 h' X2 i
8 n$ Z; e: j5 u  {8 K2 Y  x( _) h
        老卢开始没答应,继续四处游说别人来入股,但都没找到资金。“那家公司今天给我打电话了,说年要是不答应,他们要把1亿资金去拍另外一块比较小的地了。这条路要是断了,你就真的完蛋了。”女人装着为老卢着急。“是吗?”老卢那眼睛里泛着绝望的光,十足可怜。“妈的老张,电话停机,估计死了。”“你说这有啥用啊,你和别人又没有协议,要怪怪你自己傻呀。”女人安慰他,“你还是赶快给那家公司一个答复吧,他们看的那块地明天拍卖。”- e8 w" i6 B, G6 i, B
“啊。。。。”老卢一阵脚软,“依了他,依了他吧。”
5 Q& |2 h0 T8 c0 r& }, h/ y
6 m0 o' G4 }4 o      事情的结果就是这样,那家公司以1亿元和技术入股,占了60%的股份。这5000万还是小事,要知道与这个公司合作本就是与虎谋皮的事,这个项目要是赚钱了,那公司分到的肯定不止60%,要是万一亏钱了,肯定不会亏40%,都由老蔫担着呢。老蔫对地产和其中操作一窍不通,就只能做这家公司的弹力坐垫了,是盈是亏这家公司都坐着舒服。老蔫起到的作用让我想起机械学里一个很专业的术语—公差补偿。那时候在我在工厂的时候,玉米牙就成天和我们说这个,我现在突然觉得,原来玉米牙也是那么地单纯可爱。' x( I; V5 `" ?2 F& ?

  H  b2 t% k4 |3 o$ \( Q     看官不难猜到,那家公司和老张有关。没错,那家公司是老张的小舅子开的,以前主要做些小项目。而他小舅子的只是法人代表,大股东还是老张。不消说,村长和那女人都得了好处。具体多少我不只到,村长是满足了金钱欲和妒忌心,那女人以前其实就只是个高级妓女而已,她得到的钱是她把下半生的下半身卖光也卖不到的。这就是老张的豪夺,夺得还不犯法,甚至还夺得象个TMD救世主。
% N; |( J1 W" l' y: W: U0 D7 }- S4 i/ k+ C+ M
    这件事就是要告诫那些有点钱的,成天想趟地产这浑水的人,要么你懂房地产,不懂的话你至少懂法律,如果法律你还不懂,至少你要会看人,如果你实在不会看人,那至少你不要听那种不三不四找你勾搭的女人的话。假如你一个都做不到,那么你最好还是老老实实做你的本行。
% m: x, ]. y) F3 ]4 t) F5 S
  F) r0 r$ ^$ n1 K% h
[ 本帖最后由 回笼觉主 于 2008-12-29 21:45 编辑 ]
 楼主| 发表于 2008-11-2 22:57:31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张就是活得如此嚣张,与他形成鲜明对比,活得极度郁闷的是我的一个朋友,小张。
& c8 _) S: y9 v/ g1 z9 D; b7 {0 V9 {) w; X( e( C. p
“都TMD姓张,咋就差别那么大呢?”小张边喝茶边感叹。小张今年28岁,在老张开发的楼盘的住宅底商里开个40平米的小茶叶店。我认识他比较早,经常去他店里喝茶买茶。: j- \( _  P3 Q- r# V

5 G( @8 m4 a" r' h1 h2 j     有句话叫“懒人屎尿多”,这话不无道理。小张就是一个懒人,所以他选择开了一家最悠闲的小茶店,成天喝茶,屎尿能不多吗?其实这句话根本上还不是从生理上说屎尿多,而是从心理上。我也是个懒人,我清楚地记得小时候家里收割水稻的时候,家里人看着那片金灿灿的稻子,脸上露出丰收的喜悦,用镰刀割起那稻浪,我远远看着就象金色海洋里颠簸的小船。我就不是这么想,我想这么一大片得收到什么时候啊,我弟弟只会勤恳地割,我就经常称屎称尿,跑到一边看“小船”颠簸。我一直认为懒人没有发言权,因为有一次我父亲拿着一把稻草,狠狠地抽了我一顿,那时候我正躲正稻草垛里乘凉。边抽还边骂:屎呢?!
6 D0 V: [9 ]" T, a7 \: v  O我自知理亏,只好象落打的狗一样乖乖跑回去干活。) y7 e! z) Z9 h

3 e+ U+ \5 f* ]; ]6 d小张却不是这样,不肯出去拼搏,却要抱怨自己买不起房子和店面,说自己租房租店面,活象一个包身工。5 z- u1 t0 o/ F+ |# a! O/ G
“你们老张真够黑的。”小张啜了一口茶,“房价快要4000了吧,妈的,干到死也买不起啊。”
+ D, t& A6 D6 s& G0 M- e4 l" C2 u5 m, p; x" n, {6 A& v
     我能说什么呢?我什么也不好说。房价确实是太高了,当地平均收入不足1300元,房价接近4000,的确是一个高得离谱的价格。而且这种现象不是在这里,全国都一样。/ @& w" e$ U3 \' ~8 Q, H
6 m* s. E( n, U7 E+ x
    “我现在一走到空旷的地方就巴不得马上大地震。”小张说,“震倒了重来,也许房价会降下来。” 房价高到普通老百姓惟恐天下不乱,是不是真的有点过分了?小张这小子最要不得就在这里,还非得他在空旷的地方时发生地震,还是很珍惜他那条小命的。4 y' ~. \4 ]# n, g0 M! L

9 u" O! `* m& x# b6 h8 }( b+ j“你也别急。”我安慰他,“今年政府不是要建许多经济适用房和廉租房吗?”
1 o8 N9 e+ J1 a- S2 ^: f“经济个屁!一平方也要2500左右 ,谁买得起呀?平均工资不到1300,我就不知道那些公务员怎么都买得起!TMD,要我说,把那些买得起房的公务员抓起来,一抓一个准。很简单,凭他们的正当收入是不可能买得起的。”小张用数据说话,我就真的没有话可说了。
& F/ b# u( B& m" Y
* Z1 ?. |1 q2 i- \# H# I    其实我也不想说什么,我对老张这样黑心的开发商也十分厌恶,但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总不能去拆他的台。老张曾经不无得意地发表过3000拐点论。老张没什么大文化,他怎么知道拐点这个词我都很纳闷。“3000元/平方米是一个拐点,一个地方的房价突破3000很难,需要很长时间,一旦突破3000,就很会在短时间内突破4000,接近5000。”说的时候老张是张着血盆大口,满脸横肉。
% o! U1 G" E1 G' H! ?2 {! h5 J8 k% P
     3000这个鸟数字,最近沪市股票就一直在3000点徘徊,是不是站稳了3000点就能很迅速地冲上4000点,5000点呢?其实老张只是觉得拐点这个词比较酷罢了,就象他从前说的把某人SP掉。拐点是应该代表突破3000元后即将下降。说3000元是个槛比较确切,虽然槛这个词比较老土。不管怎么说,老张这个论点还是比较正确的,至少我看到的几个城市都是这样。
1 |) ~' u7 t! Q1 m" Z: W; m  f8 h8 `- @& W
“2500算很便宜了,你就别抱怨了,赶快去申请吧。实在不够,找亲戚朋友先借点”我劝小张。“别瞎JB忙了,那300套房子杯水车薪,能轮得到我小张买,我头都砍给你当椅子坐。”小张一口喝完了茶,“都是有关系的人在买的,买的人都是有好几套房子的。妈的,这社会!”
9 z& q: p$ v- ~. B2 B“哎,你也别太极端了。”我劝他,“那就租房吧,为什么一定要买呢?政府在建廉租房呀。”
- r0 i4 Z4 U2 z- V2 y“别提租房了,租房,连个象样的老婆都找不到,谁愿意跟你租房呀,一听就没出息。”小张重新泡了一泡茶,手捏着那薄薄的茶碗一点都不觉得烫,我对他的这一点很是佩服,不知道是皮厚还是麻木了。中国人对房子还确实有这样的怪癖,没个房子就好象是个穷光蛋,没有房子基本上也被剥夺了性福,娶不到心上人,是一件挺残忍的事。
9 O- g' _' ]/ u, M# _* ^& e9 y* G6 W  \+ o8 S9 f
“哎,城市化进程快,城市人口暴增,要让每个人都买得起房也不现实啊。”我也和他说理,“你要做的就是尽量挤到有钱人的行列,怨天尤人没有任何用的。”1 j5 c* J1 ]1 Z7 o: ]8 K
“是啊是啊,挤!”小张说完后还哼起那首俗不可奈的歌曲:我赚钱啦赚钱啦,我左手拿个诺基亚,右手拿个摩托罗拉,移动联通小灵通,我一天换一个电话号码。。。。) D5 k# h5 d. p7 M! q

/ x9 F8 c9 N$ m+ J
3 l8 V% C: R  A: v6 [ 就在这时候,老张公司负责招商的小刘来了。小刘是一个老道的女孩,一进门还管小张叫张老板。1 h( f9 e, @4 @# N
“别这样叫,喝杯茶吧?”小张招呼小刘。) U' t0 D) R* {! }0 y& y- n  m
“好啊,喝一杯。”小刘坐定后,开始说正事:“我们想把那租赁合同的租金改一下。”2 o, O# j  R9 u* O2 X0 o3 H' }5 L
; p+ z2 M$ T! {3 g8 F9 d5 a7 B% a
“改什么?!”小张眼睛顿时瞪大。小张这个茶叶店的店面是和我们公司租的,公司采取先租后售的形式进行招商时,我建议小张来开的,不然那时候他根本没事做,成天在家吃父母的,唯一的经济来源就是打牌赢的时候。5 o+ G% t! o  U" p' D. u
9 ]5 s- {* O, ]9 p7 Q: z
“是这样的,我们为你们经营商家避税着想。”小刘说,“你40元一平方米还是40元一平方米,我们改成租金25元,物业管理费15元,对你来说付的钱是一样的。而税收呢,却可以减少。你也知道,现在税收对这种小店的营业额不好监控,都是根据店租按比例收的。”7 W* q8 H2 B$ f
“是么,我还没缴过税呢,都没赚钱,还缴什么税啊。”小张郁闷极了。, B0 y2 V; g0 _- X) j/ N
) T1 C& D& }. k( d1 S  Q, s; b
“真是这样收税的吗?”我问小刘。, k! d- J6 c: Z" f6 o* H) B4 C- w
“是的啊,对小店是这样的,不骗人。”小刘很肯定地说。1 [! a) [8 [! @) k: P' ~

, o, ]& L2 q/ }+ s/ y$ \其实我对税收不太了解,我一直就纳闷所谓8%的营业税怎么收呢?普通消费者根本就不拿发票,我卖了10万也只说卖了一万呀,这个漏洞真的很大。可是按租金收不也一样可笑吗,你瞧,小刘这样的做法不就很好避税了吗?对于这种做法,业界还有一个很恶心的名词,叫“合理避税”,还有人专门开讲座呢。当然,这个税收要是肯用心去收的话,是有办法可以很合理地收上的,至少我可以想到办法,我不知道税务部门是觉得钱少还是麻烦,居然用一个这么草根的办法。* B3 }* D. p: [" S/ b+ C+ R6 \4 |
“好吧,就按你说的办吧。”小张签下了小刘带过来的新合同。
! e6 D/ S9 F& p9 I% }- y; b
9 N( B. \9 D# Y0 V: s其实,老张哪有那么好心为租户避税着想呢,他要避的是他14%的租赁税。小张又不自知地配合了一次他厌恶的老张。
2 O$ n2 H' u( Q5 X1 ^! c7 O- u! x, F8 @; ^% |6 g& ~9 v$ U
我想起一个故事:有一个乞丐去大地主家讨钱被拒后,发誓自己拉屎也不拉在这个地主的田里,以免帮他肥沃了土地。可是这个乞丐憋着屎在田里走了一天后,终于憋不住拉了下来。结果,他拉屎的那片地方,还是这个地主的土地。

, F0 N' r' @/ k
, g7 K& w# E+ U& L[ 本帖最后由 回笼觉主 于 2008-12-29 21:48 编辑 ]
 楼主| 发表于 2008-11-2 22:58:28 | 显示全部楼层
& U# v& G4 R. n" M3 H
老张这么大一个地主,手下这么一帮长工,就没有养出几只蛀虫吗?4 T9 k- v/ H; j
客观地说,有。
6 A# U* `5 }0 ~1 s" Z但相对其他房地产公司而言,已经很少了。老张是如何做到这一点的呢?首先,他象暴君一样严厉,长工们见了先怕三分。其次,什么事都自己一个人说了算,象一条大便从肛门直接插到地上,根本不留任何弹性空间。$ P# z. k8 }& m( J" p

2 m# v1 c, y0 N: ?0 f   这只能说是老张练好了内功,老张时常会搞一些培训,我记得有一次培训后他发给每个人一本书---《老板是你的第一个顾客》。老张对于公司内部的蛀虫特别提防,估计他以前在别人公司就是靠做蛀虫发家的,所以能“久病成医”。老张真心的也罢,做秀的也罢,他的一番话听起来还是很有道理:你们年轻人一定踏实工作,踏实赚钱!要怎么对待别人给你的回扣的诱惑?坚决不要!因为你要是要了这些不费力气赚的钱,你就会没有心思再花力气去真的赚钱。虽然赚点小钱,你却染上瘟疫。即使侥幸不让我发现,对你们个人而言,是一种损失。对我来说,我对这种做法绝不姑息,一旦查出,坚决法办。1 c( b( z' M$ j7 |$ C" |8 t

9 D) |. Z, J& g- X1 [* D    谁都知道,老张在公司是有锦衣卫的,那个老财务就是该死的大内总管,所以大家都老实得要命,进公司这么久,没听说谁谁谁发了横财。且不说惧于惩罚的原因,就是不被发现的情况下,老张的那个说法也不无道理。做过一次妓女为什么很难再操正业了?因为妓女认为,反正做一次也是做了,而且其他钱都很难赚,贪污渎职,也是一样的道理。" O8 y, s" H) c1 _

6 R; Y7 f6 y0 u     即使这样不遗余力地进行洗脑攻心,也还是不足以消灭蛀虫的。工程方面的我不熟,营销方面该发生的还是发生了。以前课本上说资本家有100%的利润就铤而走险了,是句大实话。但别老扣着一个资本家的帽子,那样显得我们自己很不大肚,因为无产阶级也一样, 我长这么大以来见过最长的排队是在深圳的关口,那时候进深圳要办证,叫什么名目我倒忘了,那天去深圳办事,在那关口排队从早晨9点排到下午3点。那人龙排得真够长,都望不到尽头,有的人怕位置被占掉,尿都在边上撒,还衍生出卖盒饭的行当来,真乃世界奇观。这个劲,估计让资本家们排队每人排到队发一个小金块都没人愿意干。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话一点不错。老张以前之所以能防得住蛀虫,绝不是因为他的内功好,根本原因是外部环境不好,本就没什么机会贪污和赚钱。. b7 ]" n! m# h( Z: J6 k5 L
+ r/ ]- ~' N4 N$ q% c1 A  f
    现在,如老张所说的,房价突破3000后,很容易突破4000,然后接近5000。就在这个房价快速增长期,市场出现恐慌性购房的时候,有人开始搞钱了。
( @2 p& V; P) O9 l1 J8 {搞钱的就是那个因为声音洪亮而当上经理的小马,虽然是姓马,可我一说起他总想到驴。印象中驴比较爱叫,而马比较矜持。马经理这小子在地产这个大染缸里混了一年后,也滑头了起来。以前说话少倒不觉得,现在话多了,加上声音又大,售楼处简直成了驴棚。8 H5 U% @7 U6 R- K, |7 `  ~
5 `+ ^- r9 a" t# f/ `# ]% `4 V% ^
     马经理负责的项目在一个湖边,风景迤俪,是X市风景最好的位置之一。“这里的房子好!”马经理贼贼地对我说:“晚上在家还可以看人在湖边打炮。”虽然这本是一句该低声说的玩笑话,但他声音还是压不住,被边上在联系客户的新业务员小何听到了。小何是马经理招进来的业务员,长得颇有几分姿色,看上去挺乖巧,娃娃脸,却又非常丰满。给人感觉有点象满城尽带黄金甲里的那个秋蝉。当然,她并没有象秋蝉那样把胸脯挤起来。演秋蝉那演员才18岁,最近听说还挤出一辆宝马车了。如果小何也把胸脯挤起来,相信迷倒几个有钱人的本事是有的,挤出一套房子来也不是难事。“皇历上说马是最色的动物,看来没错。”小何听到了并不害羞,还很自如地应对了过去。听她这话,就知道这小何不简单,不仅有奶子,还有脑子。小何那胸部确实是尤物,是B哥在见过小何一面后,就在他的日记本上为她的胸部写下龌龊小诗:8 n/ z. F$ h3 D" ], e
2 O3 h2 T; \& c6 z/ ~
小何其人,身有对宝$ Z* ]# ]* x( [9 T2 N9 U
曰胸部,曰乳房,曰奶子,曰咪咪
8 p* W4 d$ M4 D  B% @# n总觉不妥' L% t5 t- P. B9 b. P3 p' [6 S8 n
望之如春笋
' {& u2 _9 z: y% X# B) j6 S/ ^2 w抚之如夏棉' @* X, K, I" D4 c. I& }8 t
闻之如秋实; y8 C, ?4 W  f( e' E% j1 z. o( [
赏之如冬雪! B8 {# O8 ^& U4 \$ e' s# V
最是可怜之处) ], e9 B5 X: N3 J, o! `3 _3 E, y
峰颠傲雪红豆
. O. Q. J& `$ X7 u0 _/ k% n0 q
2 s1 V5 G6 R( Z5 N9 `6 K" m小诗虽是无聊,却是有感而发。我看过B哥这首诗,却没有雅兴结合实物去欣赏一下,我那天是过去忙的。到他们项目看看需要总部配合什么的,因为这个项目的2 期再过半个月左右要开始开盘了。这个项目离公司总部坐车一个小时左右,公司的联系也比较少,基本上一礼拜去一两次,都交给马经理负责。
' n+ s* @$ P6 a( V* h2 r1 d
; R$ B2 p. L% @/ a9 I     这个项目一期均价3800元,马经理写给总部的报告是建议2期210套房子均价4100元,目前来客量不多,只积累了100组不到的客户。这个项目虽然风景好,但是位置较偏,来客量不多也很正常,而且老张也不急着一下把房子卖掉,因为通往这里的城市快速路就要开始施工了,到时候到市中心只要半小时就够了。综合考虑这些因素,老张批了马经理写上来的定价报告。房子根据位置和面积的不同,3788-4300元不等。
, M4 Q) ^4 t1 L) E/ u. _$ ~
1 g8 u/ U" X5 l+ f    开盘当天,房子卖出110套,老张很高兴,认为马经理很不错,一点没输给以前的老神。当天晚上喝酒的时候,老张还夸马经理: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啊!美得小马直喊干杯,那天喝得在卫生间吐得不省人事,趴在小便池上睡着了。我们进去找他的时候,看他那样子真是恶心又好笑,好象一匹马卧地在马槽里饮水。把小马扶出来时,最心疼他的就是那个小美女小何,又是搽又是骂的,俨然是她男朋友一样。但大家都很清楚,小马和小何各自都有自己的男女朋友,他们不会又好上了?后来谁送小马回去的我不知道,反正我没送,一是我本来就和他不是很熟,二是我亲见他趴在小便池里,我怕那尿骚味。& e$ ?: `& U) `7 k

5 V( k0 Q+ y0 E# {      所谓乐极生悲,不出1个礼拜,小马出事了。此小马和大陆彼岸的马英九小马哥当然是没法比,但马经理出事和我听到一向以阳光健康形象出现的马英九也卷入弊案中一样,很是吃惊意外。马经理别看憨憨的,听说在这个项目的2期开盘期间赚了将近10万的回扣。还有一个业务员也赚了5万左右,不需我多说,这个业务员乃小何是也。卖房子吃回扣就是配合炒房,相信各位做到地产的看官也都知道怎么回事。但你别看小马平时那么憨,他赚起这个钱的计划还设计得挺周密,比我们一般人听说的要严谨。能不周密吗?头上就是那只猛虎老张。
2 ]% Y+ H1 _# M. }: ]* n% o$ S5 H: Q' L% q; p
   马经理的赚钱行动是这样展开的,不可谓不处心积虑啊:! u, H3 l4 D" U5 b, n% M7 l  w! n- N
4 g5 E: ~2 u, L( W5 W' r  ]
       从开始积累客户开始,马经理就刻意隐瞒客户量,只让手下业务员把客户资料上报一半,染个老张觉得客户不是太多,别对价格期待值太高。当然,这也是从老神那里得到的经验,当时老神一卖的好,老张就马上加价,要是上报情况很好,老张肯定也会把价格定得很高,结果是谁也不好卖。小马把这个原理说给业务员听,业务员也相当认可,都非常配合。6 f: {: v% C# G) y0 W0 I# }
5 f/ L% [" S6 T; M) \
    老张的项目一向是杜绝炒房的,也就是说,一般开盘前几天才最后定价,开盘购买交定金的人,必须在一礼拜内签约,而且不允许更名,一礼拜后要么你签,要么没收定金再重新卖。X市活跃着的那帮炒房族谈起老张就咬牙切齿,天天诅咒老张出车祸。有这个固若金汤的防范,小马还怎么赚钱呢?

- s8 M! F, I+ ?  |0 D% d! ]6 d  T4 ]9 V6 o0 o
[ 本帖最后由 回笼觉主 于 2008-12-29 21:52 编辑 ]
 楼主| 发表于 2008-11-2 22:59:30 | 显示全部楼层
要说人赚钱,都不是偶然的。
2 Z& B9 S, @" G1 C) Q- p8 C! C  y" Y& W5 C- Q; k9 G
     小马因为以前的憨厚,使得老张对他比较放心,或者说,老张根本就不认为小马有那智商来赚他的钱。小马正是在军师小何的指导下,在开盘前的半个月,也就是那份定价报告交上去的同时提出了一个貌似不错的方案:把项目里面拿出20套房子做市场价格试探,这20套都是位置偏差的。允许这20套房子按报告上的价格先进行交钱下定,等开盘那天再来签约。这样的好处一是开盘那天保证至少有这20个的签约人气,带动开盘气氛,二是如果按这个价格很快被定,则可以再把剩余的房子价格再适当提高。如果这个价格都难以销售,是不是要考虑延期开盘,以获得足够客户量。因为预约的100组客户只是有意向而已,他们交的预约金随时可以退,不知道真的要他们下定不能退的时候有多少是准客户,通过这个方式也确实是可以判断出来。要是万一开盘那天价格出来,真正购买的廖廖无几,那是很让人泄气的,可能这个盘的风水就这样卖没了。其三,这些都是位置和户型都是比较差的,哪怕给客户优惠点,也不亏。这个方案自然有可行之处,但最可行的还是老张认为小马不可能有安坏心,所以就大字一签,同意了。
4 n! E4 ~* |% ], X
* m; h* s" d, m7 s3 e- j2 p: k     于是,小马手上就有了20套价格在3788-3900元左右的房子。其实,这个项目因为城市快速路的关系,风景又好,一直都被大家看好,小马他们起码有积累了200组以上交了意向金的意向客户。而且这些客户也都普遍认为价格要过4000,以老张那么贪心的人,也许卖到4500都有可能。按理说,小马直接给客户一人收个1万元茶水费,就让客户买不也省事?客户也乐意,小马也舒坦。可这样很容易东窗事发,只要有一个客户或者某个业务员把这个情况告诉老张,小马就成死马了。
' g$ d1 D/ |" N% Y9 a$ k" q3 y8 S$ i
     要做得周全,小马必须有一个帮手,那就是小何。小马在把这个消息公布给所有业务员前的2天,就已经先把消息告诉了小何,小何早就把这个事情先运做在前了。小何之所以被小马选为合作对象,倒不在于她漂亮,而在于她哥哥在X市开了一家中介公司,有一定的运做资金。当小马貌似公平地和全体业务员宣布这个消息后,小何的哥哥就找了6,7个人,你一套,我两套,第一时间定下了较好的15套房子,每套3万,只留5套给其他业务员。定下之后,小何的哥哥以及小何就四处找客户,客户要买这样的房子,不是到售楼处了,而是到小何哥哥的中介所。房子都定完了,小马又和所有业务员说了同样的话,先别让老张知道定那么快,否则一定把价钱抬高。所以,定单就一直握在小马手里。老张问情况,小马就说定了2套,然后把别的业务员定的2套交上去,再问,又定了1套,再交一套。。。就别人定的那5套,给小马有了将近10天的更名时间。因为也比较远,那该死的财务也没来现场坐着收这小钱,还是小马自己给他打了电话:就不劳烦您老了,这里有人定的话我当天就把钱和定单送去你们财务室。那该死的财务自然也乐得,以为小马是个多勤劳肯干的小伙子呢。
5 X3 a8 {+ c  [5 ~8 a0 ]$ E3 H3 _; W) J$ z
业务员哪里知道小马的秘密呀?其实那天小何哥哥带来的那些人都是托,定单上都没签字的,钱也自然没交。
4 k) u2 Y  G9 l) J- e. g! m6 Y! ?: `- z
( U+ f3 f  a8 q' N' t
     真正要买的客户去了中介所,就被告知需要1-2万元不等的转让费,交了转让费就直接改定单。这个价格还是合理偏低的价格,10 天内这房子就全部卖完了,只剩下2套,共转出去13套,赚了20多万,小马分了10万,小何5万,小何哥哥的中介所得了剩下的。这所有的操作小马就不出面了,有客户的时候也由小何拿定单给客户签。
% l* ^0 c. W8 f- }6 K
. \* q' B5 J* f+ E  }. w( @剩下那2套怎么交代呢?业务员是认为已经全部都定出去的呀?别说剩2套,就是剩10套小马也能掰过来。且不说这些业务员不会去较真,就是真的较真了,小马也有足够的理由说自己是在销控,看到房子定那么快,为了挽救公司损失,不让再按这个低价出售了。
$ Q* ^2 m: G  v0 z9 x- n% A2 }% y3 ], S; |/ ?+ [) g
开盘前的一天,小马把这剩余的房子上报公司,老张马上在原来定价的基础上每平方米加了200元。; @! D# o9 _& _$ E  j
/ b  z2 W$ y$ z# L0 {- N/ T
开盘那天热闹得不行,谁还有空管别人呀,那两套房子也被小何自己按新的定价卖掉了。这件事就这样瞒天过海,漂亮地度过了。' D3 s% f) V. D0 _, K4 a; B- E
+ V0 _# t* o1 W& T/ d
      小马以为自己肯定是高枕无忧的,因为自己没开口和客户要一分钱,都是中介出面,中介赚介绍费是天经地义。而老张成天都在忙他那所谓的“大事”,根本没时间也没机会和中介业的打交道。而且他和小何哥哥也商量好了最后一步,即使被老张发现了,就说客户是自己被中介赚了不该赚的钱,要是客户自己来售楼处订的话,根本就不用多花那1-2万元,自己和中介根本就不认识。现在中介做得也是过分,无所不用其极,怎么说都有人信。要是万一再碰上一个“钉子户”,他咬死自己来过售楼处问了又问就说是没有了,可是中介带过来的时候却有的话,小马就只好壮士断腕,忍痛割爱,说是小何和他哥哥合起来炒房,自己一概不知。这些情况也都是他们合作之初谈好并认可的,因为小何只是一个新业务员,大不了不干,没什么大不了的。
. {" v) L0 V) \6 h/ M$ J8 u5 ~, o9 O
按理说应该天衣无缝了,为什么小马还会被拉下马呢?事情是这样的。有一个多交了2万元买了房的客户,有一天碰到买了他边上一套的邻居,他邻居说当时只多交了一万。好家伙!这位先生顿时暴跳如雷,他是一个中学老师,本来就对这样的行业不正之风很是不爽,结果还做了冤大头,能不跳起来?他跑去中介所,想要回1万元,否则他就要去告发他们炒房。“炒房嘛,天经地义,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你这是无理取闹 !”小何的哥哥估计老婆来了月经,自己这几天心情也不好,正愁没处发泄。
- S. f* \; N. W5 r/ K7 N" G, y: ?- `( i
     这老夫子哪受得了这气呀,发誓非要把这事弄个明白。好死不死这人还和老张认识,虽然交情不深,但也还说得上话。他跑到老张公司来找老张,说老张的房子怎么可以炒呢?炒的话是把自己的招牌炒臭!老张被说得莫名其妙,经过几天的调查,终于把这事给查出来了。) |: p5 h8 c8 Q
1 D% H# `# V; R$ H& t
     东窗事发后,小马真的把责任全推给了小何和他哥哥,说自己什么都不知道。这本来是两人的君子协定,虽然有点不够义气,但至少能保全一个人。坏就坏在女人是感性而不是理性的动物。坏还坏在小马把戏演得太逼真了。小何才刚出老张办公室房门,准备离开公司再也不回头的时候,小马还故意说了一句:哎,没想到小何平时看上去那么单纯,实际上却那么阴险。小马的本意是要讨好一下老张,让老张消消气。哪想到他是在错误的地方错误的时间说了一句错误的话。小何被老张开除后,心里本就气不过,也觉得自己背这黑锅压力太大,还被人骂阴险,突然推开门就骂:你说谁阴险?你小马才是幕后大黑手!
9 h$ h/ Q+ R' ]; U" _# V- ^
1 ^4 q2 L: i. o4 g, g) {小马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变化,慌了。. l/ ]9 H+ i+ J$ }7 v
“别胡说,快回去吧。”小马忙说。
+ a* E0 V: p+ X“不!今天你们给我说清楚了!”老张看到情况不对,马上站了起来。
7 {6 O. j: u) ~' p3 w% P& d% T* |; G# x% Q( Q, S0 K7 T! k$ ?; F
“你说那13套房子是你销控起来不想卖的是吧?”小何问。! d: E- x  ]# c+ x' A4 E
“是啊。”小马回答。他根本不能说是已经销售掉,是中介赚差价改定单,因为老张是不允许改定单的。只能说是房子根本就是销控起来,那些客户只是被中介骗了钱而已。; H  j8 i* v/ {, L
“那为什么我带人找你买,你就肯卖呢?你还不是分了钱?!”小何紧逼着。
' s7 B1 I! @) y& x: K! b( }4 m* v- N“这个错误我已经和张总承认过了,我比较偏袒你。。。想不到你还要反咬一口。”小马开始支支吾吾了,“我根本就没拿过你钱。。。。是你一直叫我卖,我就卖的,我后悔啊我”5 r- L/ ]2 h9 U. M0 q
“装,你继续装!装得再象一点,但并不代表你没分钱!!”小何象条气急败坏的母狗,疯狂展开攻势。“你有本事把你银行卡的单打出来,看看你最近是不是有一笔10万的进帐?!”" \) L# x% j9 Q4 {

" q" i  E) h/ S6 y/ k& h* O( I+ P
说到这份上,小马腿软了,拉着小何就下了楼,边下楼还边骂:我也不干了,这下你满足了?
1 d1 f2 F7 v: g4 U9 j0 d
; s# f' g# U! o9 K% ], a2 y
2 p, O9 k, b, M: O这两人从此没有再踏进公司一步。据说还谈上了恋爱,不知怎么搞的。感情层面的东西太复杂,我就不好说,但我可以想象小何那身段谈起恋爱应该是足够有味的。
/ [9 g8 X8 H' I& R* a% w( h% J4 D% d4 @  ]# X4 x
; c' t' f9 o. a- Y
大约几个月后,我在一个咖啡厅碰到他们,两人穿得很时尚,据说开了间服装店。小马和我感叹到,没办法啊,不赚那个钱,光靠老实拿工资和抽成,能活吗?房子是肯定买不起的,还做房地产的呢?
/ z3 p- c/ N  N
! P9 C- v- V, o1 \5 ]& i恩,他说的也没错啊,我想起小学课本那首诗:3 P0 \; p6 p+ G; Y4 t
《陶者》
9 f8 I. i& ]( p9 ^4 o5 H" q陶尽门前土,屋上无片瓦。十指不粘泥,粼粼居大厦。2 M; ?8 Z6 Y6 R6 T5 p
估计现在的教材是没有这个课文了,因为这太写实了。

+ Q( H+ \8 h& s- u: x* s' D1 Y% t+ M1 u- O: D
[ 本帖最后由 回笼觉主 于 2008-12-29 21:55 编辑 ]
 楼主| 发表于 2008-11-2 23:00:21 | 显示全部楼层
每次说到陶尽门前土,屋上无片瓦,B哥就要说他是比那陶者还不如,陶者只是没瓦而已,还有屋,他是连屋都没有,给他瓦他也只能拿去打水漂.B哥小时候扔石头打水漂就非常地厉害,石头越薄,打得越远.有时候为了表现他打水漂的工夫, B哥还会趴墙上房去卸人家的瓦.- x. b2 e% S' n3 T( U+ y

  Q4 A) r! I- F6 z0 w怎么说他现在也是一家开发公司的副总,怎么会连房子也买不起呢? 其实这样的人很多,只要你理解了地产这个大染缸." k5 {; [9 t3 A* U: l

* y$ w( |; ^/ x1 K8 D7 s! u" ^   《我的房事》写到今天,自己也觉得人物过多,好象记流水帐.这让我想起一个关于神经病的笑话:在精神病院里,甲问乙:我写的小说好看吗?乙煞有介事地翻着一个本子,评价道:好看是好看,就是人物太多了.这时候护士远远跑了过来:快把电话本还给我! 我不是神经病,也不想把小说写成电话本.所以,我要着重说一说频频出现的这位B哥。看似与地产无关,实际却相关得很,我想大家能从他的故事中领悟到社会-性格-地产之间的三角关系. 有些东西难以言表,只能自己去体会.
  O0 N" _( c: Z& f* |8 m" G" s6 K1 S1 J! p
      B哥,现在的他,并不介意别人这么叫他。B哥很喜欢自己的这个名字,甚至有时候在一些非正式场合签名时都会用。比如有一次在酒吧给小妹留电话时,在纸张上熟练地写下那个花了半个月工资买来的尾数是88的手机号后,非常放任而自由地签下“B哥”这个他引以为豪的名字。小妹一看,笑了:十三哥?呵呵,只听过侠女十三妹呢。B哥一看,“哦,是B啦,,B裂得太大了。”B哥说起来自然,小妹听了一阵脸红。即便这样,这个小妹在那个月的下旬还是和B哥上了床。   W1 ~4 O$ Z5 R
- _( _+ ]2 u3 N
       这个小妹叫小玲,长得也确实玲珑浮凸。B哥和她的第一次是发生在B哥那张被烟头烫得班驳的电脑桌前。B哥不去鬼混的时候,就总在这张电脑桌子前上网,这张桌子并不是专业的电脑桌,是房东留下的旧家具,厚重得很,高度也十分合适作爱。小玲在那张桌上像考拉那样,快感如潮,经常禁不住喊出来。那时黑着灯,只开着电脑,动作太大,把桌子上那几个啃过几口的山梨都弄掉在地上。B哥的桌子上总有那么几个吃了几口的山梨,想起来就吃。有时候几天都没动,硬得人牙咬不动,只有猪肯吃。
$ d# D1 g* S3 a
6 F7 S' A1 G' ~  u    每到冬天,B哥的父母总是会从老家给他寄来或让人捎来他家唯一的特产-----山梨。6 a. h! @) [8 k3 A& u: L; R. N
/ z  L: G/ [. @0 B1 J6 [
     说起山梨,我就想到我和B哥他们天真浪漫的童年。B哥很瘦,腿又很长,的确很象一个圆规,小时候B哥在爬墙上树方面堪称举世无双。当时我们还有一个玩伴叫虱子,长得也很轻巧,为了和B哥比谁爬树爬得高,竟摔成骨折。关于这件事,我到现在还没有想明白,爬树要爬得高,必定是要爬更细的树枝,当时虱子爬得没B哥高,竟然树枝断了,从树上掉下来。B哥虽然瘦,但体重还是比虱子重,为什么B哥没把树枝弄断呢?后来B哥是这样解释的,是力气使用均衡的问题,和做爱一样,也许你体力不是最好,只要你力气使用均衡,是可以做得最完美的。我想也只能这样解释了,这也可以说明为什么刘翔的百米速度在跨拦的人中不是最快,但他为什么跨拦是世界第一。
: Q+ G$ y% |% [8 H% ^' C% Q& [( [; w! X' w
     B哥从小就坏得不得了,爬树偷山梨那是小事,难得的是有一次他在别人家的梨树上被发现,居然镇定得很,和树下的李伯说:我在树下怎么看着你家的梨比我家的大,爬上来看个究竟,呵呵。李伯算起来也是他家同宗的亲戚,在树下吼他:你个狗崽子,小时偷针,大了偷金,还学会骗人,你兜里装的是什么?只是看个究竟吗?7 W: O7 O- N3 _/ v

, p! d7 Y* z6 P6 U/ c7 l0 K" F' l3 G   树上那位人赃俱获的B哥,一只手还可怜地提着衣服,衣服里包着他刚从树上摘的梨。“兜里的是我家的,我就是采来比的嘛”B哥说完还煞有介事地取出一个,和树上的梨做比较,“李伯,你家的梨其实也没比我家的大哦,奇怪怎么在树下看起来比较大呢?” “比你个鸡吧,兔崽子!”李伯生气了,操起打梨的竹竿就打B哥,“快给死我下来!” B哥的敏捷度我算是见识了,李伯就是打不着他。“不打你了,快死下来,等下摔个半瘫我可负责不起!”# J, ]0 m( M" `- m% o  }  O5 R1 X

- g% o& t7 S4 d& m; ~) P% y    B哥这才死了下来,怀里的梨竟一个没少,走出梨园就大声喊我:丫丫的,让你望风你干什么去了?
7 g2 P7 H" K* p7 s
9 t- X/ |3 |& }我从边上溜出来,说刚才屙屎去了,不信我带你去看,屎还热着。B哥这才不甘心地给了我两个梨。
7 F7 ~$ J% y# U" l4 s+ x* ^; {" ^3 d# @- m' g7 f) A. G) S8 J
      我们躲到河边,狼吞虎咽起来。当然,B哥回去少不了挨他爸一顿板子,并且边打边骂他:你这个没出息的东西,再等半个月能馋死你呀?叫你做贼,叫你做贼!"贼"字和板子的声音是在同一个节拍,就好象现在流行的HIT POP 一样。这时候,李伯通常就会在边上莫名其妙地出现,B哥他老爹就会打得更重,直到李伯说:算了,算了,小孩子嘛,哪有不嘴谗的? 殴打要到这时候停止才合适,这就是上一辈人的思想,估计是样板戏看多了。
/ J, x& R6 m+ p' f( r* q

/ ?* S) ~& n2 u; Z! ^2 Q[ 本帖最后由 回笼觉主 于 2008-12-29 21:56 编辑 ]
 楼主| 发表于 2008-11-2 23:00:54 | 显示全部楼层
小时候我和B哥经常抱怨为什么我们家的梨总比别人的晚熟,B哥当时说的理由是,你看李伯他老婆的奶子就知道了,那么大,他儿子小胖都长得比我们快,肯定和她胸前的大鸭梨有关。当时我们是何其爱吃那梨子呀,可是如今的梨子,却受到B哥如此的冷落。
! _& `" @" w! @; V& G9 n$ i“哎,老人家一片苦心嘛,现在谁还啃那东西啊,他们问我喜不喜欢,我当然说喜欢了。让他们开心呀。”B哥也有他细腻的一面。
$ e+ D8 t, s2 X0 ?; M+ k4 W; l& N3 V& ~) Y. F
    的确,现在B哥是不喜欢吃山梨了,他喜欢的是女人胸前的大鸭梨。
  V9 l' t7 W; K  i1 |( @$ ~( c" p2 M$ }6 n. a/ n
     B哥小时候并不叫B哥,他的小名用本地话翻译过来叫孬崽。孬崽最孬的事是这样的:
0 I3 V" Y4 ?& |$ i- n     那时候的厕所也不叫厕所,叫茅坑。现代厕所和当时茅坑的区别很多,我就不再赘述,但一个很重要的区别,现在的厕所你不可能从厕所外面往便池上大便的人身上泼水,而茅坑可以。因为茅坑很简陋,那时候不存在排气扇这玩意,为了不至于太臭,四面墙是不可能封死的。当然也可能为了节省材料,有的墙的高度仅仅比一个人蹲着高一点,如果遇上设计极度节俭的茅坑,村里那个185CM高的王大个上厕所,人家大老远就知道是他,因为他露出了半个秃顶的头,这个头还时隐时现,看来他出恭时也很无聊,有时候会低下头去看看自己刚屙出的屎。我这样说,大家应该能明白茅坑是怎么一回事,B哥正是利用了这样独特的建筑物以及人在拉屎时的弱点,对人进行打击报复。
* G5 E. @! L7 I7 j: u6 k, c7 T0 _/ j) A0 O
  受害者之一,是李伯的儿子小胖。可以想象,小胖昨天吃了太多山梨,屎比较硬,正在捏拳头使劲的时候,突然一盆污水倒进来,满身湿透,拉了一半的便条也缩回肛门。等小胖站起来看个究竟的时候,B哥早伏下身在墙脚小步快移。等小胖搽了屁股,开门出来看的时候,B哥早无影无踪了。B哥泼人的那盆水,是在猪圈下面的沟里掏的,成分应该是相当地恶心,除了水外,估计有母猪尿,淤泥,运气好的话还有几只小虾。
% B9 R& |! g0 |" y' i( ~6 r7 E* o/ U4 a) j
     B哥这招必杀技是被那个摔断骨头的虱子破解的。虱子也遭遇了这一盆水的袭击,但他马上冲出茅坑,看到B哥象野狗啃着个盆在往巷子里疯跑。只差3秒,B哥就要消失在巷子的转弯处。虱子之所以能抓住B哥,是因为他没有搽屁股。虱子说:牺牲我一个,幸福后来人。虱子后来直接洗澡,也没补搽屁股,不过在洗澡之前,他就没有感觉不搽屁股有什么不适。应该也是,我们人类的祖先没发明纸时,不也都不搽屁股的么?人都是被宠坏而进化的。2 a( k6 M5 g. t6 i" b+ `! a
1 s4 }. T+ M2 k
    东窗事发后,B哥被虱子,小胖等一系受害者联合起来狠狠揍了一次,还扬言见一次打一次,后来还是我做了和事佬,他们才没有再揍B哥,当时谈的条件是B哥也让他们泼一次。8 H( Z' x* _" p4 u
  9 F4 G( R, ]  \3 M' P$ n
  听<<笨小孩>>里唱的"发现那城市里不用灌溉,花自然会开"的时候,我有很多苦楚.他们哪里知道有多少人在起早贪黑地默默灌溉呀?灌溉者却过着最不起眼的生活.  B哥和我,就是在这样的一个背景下长大的人,我们来城市都是一穷二白,我们都有着家的牵挂. 但我是个文弱书生,B哥却是个有点坏的人.
0 x! N5 Y9 Z0 k  o9 `  Z& N: P/ W+ A
1 i5 t, K! Y/ @# @所以,他上道比我快.
( v( Z1 u' W/ ^: R$ `! }
6 B/ a% i8 r1 I2 c3 [/ I
[ 本帖最后由 回笼觉主 于 2008-12-29 21:56 编辑 ]
 楼主| 发表于 2008-11-2 23:01:35 | 显示全部楼层
九十年代初的几年,是西风东渐最厉害的几年。那时候,好多人都是追星族,女孩子特别厉害。我所认识最厉害的就是我们村一个叫小凤的,他说她愿意给四大天王的任意一个做奴婢,特别是刘德华,她甚至愿意喝他的洗脚水。现在听起来,这有点SM的味道.
! }1 `' Z% R! c, m. ?, t4 L8 b, O% W
     B哥那时候也比较追星,阔的时候还有几盘郑智化的磁带,虽然他家并没有三用机,我说B哥时尚,主要是要证明B哥比较早熟,很早就晓得男女之事.那时候的B哥就知道留长发,中分,每天还用自来水梳出一条路来.偶尔有闲钱的时候,还会跑到理发店花3毛钱打摩丝,这价钱现在听起来也不便宜,但那时候摩丝是新鲜玩意,很是时尚.但B哥花3毛钱打扮的这个头却总要遭到他母亲的数落,她母亲说他那头油光发亮的,母苍蝇都站不稳,以至要摔到骨折. B哥不仅是心理上早熟,身体上也比我发育要快 .有一次在厕所和他双管齐下,我惊奇地发现他的小鸟上长毛了,开始我还以为是他那劣质裤子的线头.( R% p7 i3 |3 Z* P. v

% q/ J" e: ?" x6 P) R$ H/ {! b7 w9 t5 N
    B哥从小虽然调皮,但胆子还是比较小的,他敢做的坏事,一般都局限于一些事态不会发展到严重的事,比如当时偷李伯的梨、泼同村小孩污水,还有后来去吓唬女孩子。吓唬女孩子除了在别人笔盒里放各种恐怖的小动物外,B哥还喜欢做一些更为无聊的举动。小学六年级的时候,我们为了迎接初考,都要晚自习到晚上9点。说是自习,其实老师都有上课,相当于补课。回家的时候,我们走在乡间小路上,大家都打着手电筒。本来附近就有些坟头怪吓人的,B哥总是要抽疯似的突然大叫起来:我踩到蛇了!或者把手电筒找关掉,自己偷偷躲在草丛里,看见落单的女生,就野狗一样跳出来,并大喝一声:啊!
' m6 t$ _  e4 Q- N! t
! u- B* u# {2 i3 z2 n+ O  z3 W      B哥乐此不疲,成天变着花招来吓人。直到有一次全体女生联合起来把他摁倒在地,每人朝他脸上吐了一口痰,他才收敛些。这件事情现在似乎不可理解,女人能摁倒男人么?但在六年级的时候,女生发育比较早,都比男生大条,是可以实现的。% ]$ r9 E2 R7 C( H; j. `/ g
9 S2 W  d) E! N  S* @- w) n
       B哥这么个欺软怕硬的人,真正变得胆大,是去参加了打群架.我要不是亲眼看见,是不会相信的。那一次群架,是我们本地的和氨厂的几个小孩打。我们这穷乡僻壤,也有个当时算来也是高科技的企业---合成氨厂,那是当年计划经济全国平均布棋的产物。氨厂的职工,基本上都是外地人,并且是城里来的人。由于营养和遗传的关系,他们看上去确实比我们要有型,当时我觉得比较妖娆的几个女生,无一例外地都是氨厂的。氨厂的男孩子也比我们要新潮,除了每天早晨有让我们垂涎三尺的蛋糕和牛奶外,每天他们男男女女一起逗乐着上下学,也让我们眼红。我们当地学生一到初中之后,就基本不和女生来往了,上下学分开走,起码要保持6米以上的距离,这大约是受了程朱理学的遗传影响。朱熹的理学对我们这个小镇影响还是比较大的,镇上还出过一个理学家,跟的就是朱熹这个狗屁师傅。
+ T! U: U, E( [  @- s# a2 K0 L9 ~9 K: r. F) S9 n; m" H; K$ V7 W5 G7 f8 N
       B哥他们和氨厂的争端,是多样性的。除了对他们“看不顺眼”外,还有邻村一个叫黑猫的想泡氨厂的一个女生琳琳。氨厂一个念初三的,叫鱼头,在中学混的不错,黑白两道通吃。黑道,就是指打架方面,他有号召力,白道,是指老师方面,由于他学习不错,体育又好,嘴又甜,很讨老师喜欢。鱼头说黑猫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虽然这话在我看来是大实话,可是黑猫却不这么想,他邀了一班人,其中就有B哥,要和鱼头他们打架。战场就在学校后操场,一边出10个人。那一战,打得相当精彩,有几个被打得鼻雪直流,还有被打到地上动弹不得的。一开始还算是平分秋色,可打到红了眼,黑猫急了,大叫一声 :全给我上!我们本地的孩子多,一窝疯冲上去,把氨厂的孩子打得落花流水,有一个骨头都打折了。
5 B3 U7 B& I$ u
7 p1 V3 \* [5 Z9 r$ C' {       B哥这次也挂彩了,鼻子被氨厂一个孩子正正地打了一拳,流了鼻血。回到家,我对他说:你还是老实点吧,别跟黑猫他们一起了。“没办法,黑猫帮过我,我怎么好意思不去呢?”B哥边说,边摆弄他那有点歪掉的鼻子。其实B哥也喜欢那个叫琳琳的女孩,那时候虽然只是初中,但琳琳已经发育得很完全,乳房非常挺,可以预见,以后的乳汁供应量会很足。B哥说,要娶就要娶琳琳这样的女人,做她的儿子幸福,做她的老公舒服。
: q- v6 T% B5 w8 e) W' u
- Q# R+ d8 I# H- \" y/ |% @- Z7 Y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没过几天,黑猫他们出事了。就在我们村的胡同里,被几个县城来的“杀手”砍了。“杀手”这个词,是B哥说的,说的时候,眼里泛着恐怖的光,却有着一种侥幸的愉悦.后来黑猫就辍学了,B哥也还时常和他们混在一起.
6 \6 s, F  C% A7 w, s8 L
3 I* s% N0 `% {2 b2 O; E, e         那时候的我,三年没长高,老实得象只虫,只好默默地读书。只看到黑猫经常来学校找他那帮狐朋狗友,最过分的是有一次晚自习老师不在的时候,黑猫和几个社会青年突然把我们教室的灯关了,冲进来摸女生的乳房,当然,遭袭胸的多是氨厂的女孩子。还听B哥说,氨厂那个已经去读高中的鱼头,周末回氨厂的时候,也遭了埋伏,被砍得比黑猫当时还严重,在医院躺了半个月,险些丢了小命。$ {% f: L+ M8 l, ]1 i6 u+ E

2 t0 S; X! A: O2 @      现在,我和B哥在城市的酒吧里,看着B哥和那些酒吧的小妹操着他那不标准的普通话喊着:两只小蜜昏呀,挥到花丛中呀,挥呀,挥呀。。。就想到过去的一幕一幕,B哥的今天,受以前的影响很大。在没有来做业务之前,B哥也做技术,B哥学的是计算机,在公司也是打了人才辞职的。当然,现在的B哥已经非常世故,他在那家软件公司的时候也还年轻气盛,打他的主管是因为没给他配新电脑,却给一个后面进来的小子配了。他找主管理论,主管说这是他的安排,无需向B哥解释为什么,B哥盛怒之下,当场把那主管的鼻子打了一拳,还撂下一句话:为什么揍你,我也不解释了。  c1 [9 l0 H- w2 A5 r1 M9 x

. |7 V* A* D% f, |  C% `    解释值几个钱?B哥本身做软件就是半路出家,很不专业,现在离开这家公司,吃什么呀? B哥足足有2个月左右没有找到工作,那时候我还在做我的技术活,成天起早贪黑的,B哥还在早于我的早或黑于我的黑的时候坐了一小时公交车来和我要了两次接济.一次100元,一次50元.8 h0 |' r3 f* c2 Q4 ^8 n7 O" f

9 z: d+ Y, J, U! i" E     "不做技术了."有一天B哥突然对我说,"卖嘴皮子去."

0 @: t* A( {  }) C& H
1 Q6 w. y) x8 M3 H[ 本帖最后由 回笼觉主 于 2008-12-29 21:57 编辑 ]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Copyright © 2011-2015 http://www.dcjiangh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公安局备案号:51010802000012 蜀ICP备08104267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