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猜你喜欢
楼主: 回笼觉主

我的房事(86楼开始为江湖新作)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08-11-2 23:02:28 | 显示全部楼层
B哥说的卖嘴皮子,就是去卖房子。B哥进的公司就是我第一次做房地产的那家公司,可当时并不知道,只知道他做业务去了。因为那阵子我很少和B哥联系,老实说,我怕他老和我要钱,我那都是血汗钱啊,我甚至对B哥那高不成低不就的心态开始反感。我进这家地产公司是以前和我做技术活的难兄难弟小木介绍的,而不是B哥。当然,B哥和小木并不认识。在我确定要去做地产的时候,我给B哥打了电话。. q/ s$ W8 b5 g' x& h; D7 s

0 L0 {& p; l" P" D6 _B 哥一阵惊叫:不是吧,我们同一个公司。谁介绍你来的?我说是小木,B哥说小木比他晚进,但这小子很讨领导喜欢。我想就你那磕撑样,能讨领导喜欢吗?
0 y4 X3 @  n. O
- l9 R# ~4 F8 b8 q/ d“TMD,小木说这行不错,你怎么不介绍我进来?”我在电话中有点不高兴了。/ w, z' C$ i  n, u* b
“我们是什么关系了,我是不想两个人都在同一个锅里啊。小木是运气好,进来就卖了几套,他当然觉得好,我没卖多少啊,不觉得好。”B哥委屈地说。
" ]% X% G+ [; ^, `2 I6 j其实我相信B哥的为人,他再怎么恶心,我相信还是会为我好的。
& E; _+ G+ u* s: A0 _
# G$ ~, p: ~4 j3 Y3 S“那你说我要不要去啊?”我问B哥。
' p: y! U8 k5 {+ v$ m“还是进来吧,风水轮流转,应该比你干那技术活要好一点。”B哥说。
' [  _  T8 |, w7 e9 Z3 W: Z接着,B哥要求我做了一件不可思议的事,但现在看来,他真的是个鬼机灵。4 c7 x5 ]5 G% b' {/ V" U
9 h2 X7 y$ U, u+ V0 `
“你进来后,装做我们不认识。”B哥说。
  E! x6 x4 I0 N“为什么呀!”我有点生气了。5 L9 I) D" |0 V8 z1 r' p/ V
“哎,你别激动。”B哥说,“你进来是一批人,到时候要分项目的,有的项目好赚,有的项目难赚。这公司的领导是台湾人,很是厉害和严格,他是坚决制止搞小团体的。”
6 W' s- g# K1 K, j% ^“那又怎么样?”我还是余怒未消。
- {9 G2 E+ l: @1 w% d; S, T* g
% b+ K* v7 X( i; [& A6 E“现在公司有3个项目,我所在的项目目前是最好的,马上就可以卖,小木刚好也准备要提拔到另一个项目做小组长了,所以,你有机会留在我这个项目。那假如让大家知道你和我的关系,你就不可能在我这个项目了。”
9 t3 ^7 {- [: R8 F“有那么严重吗?”我说。
$ F3 L; a4 F% }& [* z' ], O& K“你有所不知,公司前阵子才发生一对同事谈恋爱,两人合作做事情,影响很坏,女的已经被开除了。”
4 f' {  O: j8 D0 i  y0 k3 m$ l“哦”我有点明白了。" g7 u1 h  K5 D. {& y+ ^7 ?1 M: @
“还有啊,如果我们不认识,我帮你说好话也比较真,你们还要培训,最后要考核的。”B哥又说了一个这样做的好处。4 p* N7 e- a( x" ~
“恩,那就当作不认识吧。”我理解了他的做法。+ \1 `9 [. b" Z8 a
于是,就出现了开始我所描述的,B哥还当了我的师傅。当然,他在头家面前没少说我的好话,培训结束后,我顺利地留在了B哥这个项目。+ b' P, c5 ^; M7 Z4 ~
: f' A2 |7 b. A7 J  e
   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倚,这么精辟的话怎么就被2000多年前的老子给说完了呢?还有他那名字,也起得是TMD天下第一拽。B哥和我机关算尽,结果把我留在他这个所谓马上就有钱赚的项目,还真就不是一件好事。; r  o, h" z( F" P% v8 W0 v
% p+ L! y, O$ S% {% l
    坏在哪里呢?这项目马上有房子卖是不假,坏就坏在我和B哥的感情上。通过前面的描述,看官不难知道B哥的性格,以及我进去不久之后就被提拔成小组长的事。之所以前面按下不表,是要在这里给大家敲个警钟。我被提拔成小组长只后,虽然有大波妹为首的在字里行间表露出不满,但最难受的是B哥。他心里也很不是滋味,还不能说,甚至还要装作很支持我。男人么,有时候也有虚伪和小气的一面,不过这也可以理解,三国优秀青年周瑜不也说“既生瑜,何生亮”吗?但我情愿把这理解成是一个男人的尊严。
& U8 W8 n0 ~: I2 J4 K: B& \1 l
  b$ n0 ]& b5 }6 t8 F; h2 n     B哥是中国人里尊严感比较强的人。我们以前每次从家里来城里的时候,B哥即使再困难,也不愿意去挤那破火车。春运时的中国火车是相当恐怖地,特别是前些年,我相信再贪婪的屠宰场也不至于把猪装得那样拥挤。B哥不愿意去挤,不是他怕吃苦,他认为那是尊严的问题。他其实心里不乐意的是这个世界,为什么要把经济特区设在别处而不是我们家那里?为什么先富起来的那部分人压根就没想带别人也富起来?用B哥的话说,挤成那样为啥呀?就为了过去被人家榨干力气?美国西部有金淘那会也不见美国人挤成这样。B哥认为这样很没尊严。我当了小组长后,我知道B哥心里不好受,所以没多久之后,B哥就辞职了,到了另外一家公司。往难听里说,是我逼走了B哥。
7 |' C" V: m: W& [7 x/ U' h6 i+ Z4 I8 ], U+ Y
    B哥这人,全身触角最长的地方不是他那难言善道的嘴,也不是那长臂猿一样的手,而是他那半尺如意金箍棒。关于B哥的这个本事,我也曾经多次说过,并且也不是空穴来风,虽然B哥有时候也夸大其辞。但我自己亲见的事情也有。那阵子还是我刚进公司不久的时候,我们合租在公司附近的一个小区里。1 c9 c/ [, P1 l6 T1 Y
- B$ |* @6 ~- u' z8 i
    并不是每个单身男人都有一间房子住的,还有不少在下铺上睡,闻上铺的屁。那时候两房住了4个人,还有一间房住了两个女生。那阵子我住下铺,闻B哥的屁。在房间的时候,B哥放屁可谓肆无忌惮,简直要把草席冲破,这时候我就用脚踹床板,如果及时,B哥就会本能地止住,调整肛门,老实下来。但一般我踹的时候,他都已经彻底放完了,然后哈哈大笑,还问我今天是什么味的。
! ^% {: a4 [, D6 E# f3 W
' M% k, X! ?& a( W+ h: b3 g7 M& u( o      B哥这人其实挺勤快,特别是女生都在家的时候,他还偶尔会下个厨房。有一次我们4人都在,B哥在做菜,他的屁又来了,他很聪明,就狠狠翻锅里的菜,让勺子的声音掩盖住屁声。但我对这声音太熟悉了,就对他说:声音是盖住了,那味道怎么办呢? 两女生都偷笑了。, S8 Y: |2 }# l0 v2 C

. `* j, X, ^: P, D  p       只要有一点逻辑的人都能判断,B哥一定是对其中的一个或两个女生有意思了。其中有一个女孩叫小燕,晚上喜欢穿白色运动短裤,露出的腿相当美好。我现在把她脸都忘了,腿还记得。她的乳房不大,但很结实,是她身体的组成部分,不象有的女孩,那部分美则美矣,却好象要从身体上独立出去。我这样心旌荡漾地描述她,是要衬托B哥对他的疯狂。由于那阵子小燕在学英语,B哥就也去买了李阳的疯狂英语来读,每天象个强迫症患者一样吵我。* ?% P, R$ M: z. g# D

' i' ^4 z( v: A, p0 q4 U  l      女人是不经追的,因为女人体力不好,不太会跑。 事情的结果是,那女的被B哥追上手了,开始我还一无所知。我知道后,觉得小燕那条腿更美了,因为它竟是可以得到的!   我想象B哥和她在房间做爱的时候,也会用英语对她说:TAKE OFF YOUR CLOTHES!要是换我说就简短得多:脱!  3 v- |; r% Q0 o3 ?$ f
   
' e" N" v- [. y2 |# }& ?      唉,我发现小燕被B哥搞定是这样的:有一天我提前回家,打开房门,发现B哥把小燕搂在他床铺上,我后悔我回来得太早,不是因为我破坏了他们的好事,而是因为这阶段没什么好看的,如果我再晚个十分钟左右就更好了。但如果我更早地去读疯狂英语,是不是更妙呢?学外语就TMD这个用处吗?1 Y/ h6 @" _, {( B+ o
这件事确实让我见识了B哥泡妞的厉害,可是没想到B哥泡妞还竟然泡出个副总来当,这使我相当诧异,并且脑子里马上想到一个词:财色双收。B哥境界又高了。
( S: \4 C3 U; j& O/ ~6 D3 x# f! A8 G* F
那天是B哥辞职后大约半年的时候,B哥来到我们售楼处。好象不知道我们知道他叫阿B似的,给我们每人发了一张名片,上面赫然印着:XX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  副总经理。
& B- m- Z) O/ C% `: ~5 y$ \5 [5 d# ], o) @) c  X$ X  m& {  R
我觉得副总经理那几个字似乎故意放大了一样,和B哥那放大的得意的笑容一样。
7 A8 r' u: J! R) g) S
5 s0 Q( t9 H- ^7 ^$ _; ]“不错嘛,B副总。”大家带着羡慕和试探的语气和B哥开玩笑。5 n4 D; G, I+ G4 K: M1 @
“哪里哪里,虚有其名。”B哥假装谦虚,其实B哥就是要在这里补偿一下当时壮志未酬的失落。0 Y! x5 G: w. \1 H3 z
1 M+ F) |! J& _, l; r
当时说B哥长得就不象一个主管的我的那个威严女主管,坐在一旁没做声。我觉得B哥发名片这个事做得太没必要了,反而显得他小气。
5 ?' ~' z! s& C$ U
$ q: n# W2 D: l“升得挺快嘛,但你今天那得意样也太沉不住气了。”晚上吃饭的时候我对B哥说。
: \: B8 w/ O' J8 r0 J9 }# P. h“我也没那意思,真的没想炫耀什么。”B哥偷偷地说,“我是范进中举一样,真没想到啊”说完哈哈大乐,喝了一大杯啤酒。原来B哥是憋着乐,回到我们这里才敢开怀。
$ X" w$ I' f* e% J7 l! Q+ w9 K% `
B哥的那家公司在距离我们这个城市约3个小时车程的另一个城市,是一个暴发户聚集的地方。
/ `- F8 W! B. b! A5 q( Z/ {' M
- |6 w6 x2 @* b% [6 C# H“怎么当上的?难道真有传说中的钱多人傻?”我开他的玩笑。
: J% ^' R) @0 o9 ]; h) F“什么话啊,足够聪明才敢用我。”B哥牛逼得不行。  A# b' O( _3 c. B) {; ?$ L
“你再厉害,也不可能半年把你升为副总啊。”我试探着。
; `0 r: z5 @* d% X“听我和你说吧“B哥边喝酒,边把自己做副总的来龙去脉说给我听。

* N5 A( j8 `: u+ t2 N+ s" @% }$ V6 |  V7 Y2 G
[ 本帖最后由 回笼觉主 于 2008-12-29 22:00 编辑 ]
发表于 2008-11-2 23:02:39 | 显示全部楼层

你这个缺德的,害的我今晚上是看不完了。咋这般多呢?还有吗?

哈哈
 楼主| 发表于 2008-11-2 23:03:42 | 显示全部楼层
原来B哥这厮只要是棒状的东西他都很擅长,比如用麦克风唱歌,打台球等。B哥唱起张信哲的歌可谓惟妙惟肖,虽然长得和张某是两个极端。打台球就更是超群了,我和他打的话,一般要输3-5个球,手顺的时候他能一杆把球收干净。$ ^# Y& h; H% D$ m5 J; V  b( a

! H+ \9 R4 G+ v' ^6 e. Q) Y5 C   B哥去的公司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公司,但怎么说也是个开发商。现在房地产行业就这样,你只要看到走出去对人讲话特别客气的,一定是代理公司的。开发商的人一般都牛B轰轰,讲起话来都是指导性的,虽然不见得他们有什么真知灼见。没办法,出身不同。老张就曾经大言不惭地说,找代理公司不是看中什么专业专业,只是自己忙不过来,找一些人来执行而已。
/ s  \5 _$ S1 ^* }# d3 ], _8 j  y4 }, O
    B哥的公司小是小,可是项目却很大,是个私人老板。那个城市很多有钱人,多到钱不知道干什么,有事没事就买房子,好象我们到菜市场买白菜一样。这个老板原先是做服装机械的,也赶潮流在当地买了一片地,自己的女儿在主管房地产这块。# a1 I$ P6 @! H1 u1 M

7 Y7 ^5 Z% P8 P1 `; }- ]     这个女儿跟他一样,也姓黄,也就是B哥口中的黄总。黄总大约26岁,长得不敢恭维,但由于高级化妆品的补偿,看上去也还有几分人样。毕竟是个26岁的小年轻,还没结婚,涉世不是太深,所以和B哥这个所谓大城市来的销售经理混得特熟。
* g7 ~8 Q5 c  n" j. @) `' h2 v7 l; S+ u; [6 A5 J- v
B哥原本是去那个项目做销售经理的,把在原来公司学的那一套给黄总忽悠一下,让黄总觉得B哥很神。特别是业余时间B哥又展示了他的歌喉和球技,让黄总更是佩服B哥。
& R/ ^" T. q* D$ m  l* p* `6 p4 r4 N; S, V+ |
     那个项目大是很大,也是属于盲目瞎拿的地,在一个地级市属的县城里,200多亩。项目的风景倒是不错,三面是山,一面是水。
+ R* }0 s9 j' w2 Y5 k7 R0 O; a, ?# ]( Z! `& n
         当时B哥面试的时候就用信心征服了这个黄总:这个项目好啊!房子都是坐龙椅的,前有照,后有靠,上风上水啊! 实际上这个项目并不好卖,因为县城里的购买力不是很强,而离富翁云集的市里还有一个多小时的车程。B哥是第一个面试的时候没有感叹不好,而是直夸好的。B哥说这就是技巧,你一定要知道,开发商敢盖,你就要敢卖!怕什么,卖不出去是开发商亏大,我们最坏就是浪费点时间。特别是这样的项目,一旦你真的卖好了,开发商的鼻子就被你牵着走了。
; v* X- S) E) q" N* T, b7 M0 D
, H; K+ Q% n& V( q( {- _4 B     B哥当然也不是个泛泛之辈,接下来的一些想法热闹感黄总对他更有信心。B哥指出,这个项目不能倚赖县城的人来买,而要靠市里的有钱人来买。为什么呢?因为那个市是个工业城市,虽然发达,但居住环境不是很好,空气里都是纤维的味道。而这里开车只要1小时,有的厂区离这里更近,甚至只要半小时就到了,为什么不做一个高档的别墅区呢?; G  J* w) r4 C$ X

% o8 C9 K3 U) P4 [$ g      原先一期设计的那么多两房、三房,原本指望靠当地人买的,是不可能吸引市区里的人的。所以,B哥建议黄总,破釜沉舟,一期不卖了,马上推出2期,做别墅。B哥还从策划书上找到了这个项目的主题广告语:观山观水观天下: z9 i5 m6 s& b' b
. u! w5 [, \' L" e
       这一来可不得了,专业人一看也知道B哥这个广告语是参考别人的,可黄总他们哪里知道,简直就觉得B哥是唐伯虎了。就在B哥他们潜心运做2期的期间,B哥把黄总搞定了。
: ~- j8 f1 o) ?7 Q7 E: v' G$ H% `, c' d- n
     搞定一个女人,B哥说是要看时机的。在黄总的地头上,不是不能搞,但黄总会有所顾忌。所以,当B哥带黄总来我们这个大城市参别墅方案的时候,他们住在了我们这里的酒店。接下来的戏份就和至尊宝泡晶晶姑娘有点象。
8 P2 G! ^( R/ J8 g+ B8 I9 o4 Y' n: a: g4 B* N3 s) a
   那是一个海边的酒店,夜晚的海水一次又一次地吻着沙滩。B哥和黄总都来到外面吹风。
- _& T! }% f+ c, r1 Y: X“长夜漫漫,黄总为何无心睡眠?”! Z* f  d" W: N3 b/ N6 N* P2 l
“你不也一样吗?”. l/ u- U, B0 a: |5 x1 Y
“我现在是个矛盾体。”B哥苦恼地说。6 ^' h6 a9 o" ^, u  r
“怎么矛盾了?”黄总欠过身来问。& f. O9 P. a/ p2 I# E
“我明知我是来做工作的,必须一心一意把心思放在工作上。”B哥很深沉,“可我缺感觉我工作那么起劲,好象是为了表现给你看。”
" t) M  q. `) o2 T# d7 [" i0 A“恩,,恩。”黄总被B哥这样一说,心里其实是爽到发嘛。# }1 m  i8 o: f" ^
“哎,如果这样真的不好,我还是辞职吧。”B哥显出痛苦状。, {6 Q8 C% e4 j' e
“别这么说,你很不错的,你的思路很好。”黄总安慰B哥。
- J1 Q4 {: k  }7 T+ W6 K“其实,我觉得你善解人意,一点没有富家女的娇气,我真的很喜欢你,如果你不是有钱人的女儿该多好啊。”B哥感叹到。8 Z/ ~. u. U# A- g, r+ K
" g% W# p" z. M) m6 t9 ?, @
黄总哪里抵挡得住B哥这样的攻势,平时因为见多了势利的人,今天居然有个大才子从本质上这样欣赏自己。黄总软了,摊在B哥的怀里。2 }. w% U# @% w
; d% h7 _2 y  ]! y+ W
    那天晚上,B哥说唯一的浪费,就是下午的时候多定了一个房间。B哥说泡女人,不是靠外表长得帅就够的,最重要的是抓住女人的心。就好象孙悟空的武力比唐僧高,用一根毫毛也能把唐僧打得满地找牙,可是唐僧却有紧箍咒可以对付他。文能胜武,这也许是个不错的案例。5 D2 c; p8 Z* @/ m" f( D" `  K

5 u2 q* [" [( N) z- D) V% v作为一个被搞定的女人,黄总什么都为了B哥好,很快B哥就当上了那时候拿出来炫耀的副总。5 f- N0 u; S8 M- {+ u

# `* J8 f4 d0 i7 b  w7 FB哥不发大了吗?我甚至开始想象B哥和黄总结婚后做了老板指点江山的样子,那样子真TMD 帅,我想象着B哥也能提携提携我,给我也搞个副总当当。9 n+ {: F2 P; T
- |* ~' y# j6 M$ s0 \: e
事情绝对没有那么顺利的,假如有的话,B哥就不会可怜到现在连一套房子都没有。

+ j& e  @% f& b) {. Z9 A2 @1 c* L- |/ j- }" A
[ 本帖最后由 回笼觉主 于 2008-12-29 22:02 编辑 ]
 楼主| 发表于 2008-11-2 23:04:22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到县城后,B哥和黄总在大家面前又要装做若无其事,弄得B哥和黄总甚至在工地里没人的时候打野战做爱。这听起来很荒唐,但却是真的,B哥还觉得这样比在床上刺激。
7 R+ w# c  e: I2 m1 T
' H9 L1 E5 D! A# F, M7 }- U' h! A$ v且不说B哥是如何和黄总分手的,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B哥为这个项目还是做了不少事的。
8 E/ B* b9 H) U8 j2 V; s
  J$ [7 |2 ^4 G     B哥认为,这些别墅应该是要走线上和线下营销相结合的路线。所谓线上,就主要是指广告,所谓线下,就主要通过人和人的直接接触。线下营销,万科做得多,B哥也学了一招半式。为什么要做线下营销呢?B哥认为首先从营销成本的角度来说,线下营销比较节约成本,其次,这个项目的一个特性就是要塑造一种共同的认知感。
6 v/ D9 E+ ~7 u' }' V2 Z7 c( W" A: @; f' N  r
“那我们也学万科搞个万客会一样的吧?”黄总虽不是很专业,但还知道万客会,因为她自己也是会员。! n/ H& r: ~% L5 e7 f% ]
“不行,万客会那样的形式不是想搞就搞得起来的。”B哥说,“那必须有一定的品牌基础。”  x8 t& O; L( A/ `# J
  {/ b7 A" Q* }% C
“那我们怎么做线下营销呢?”黄总问。
  X* S; O% G6 R1 x# ?" x    B哥是这样分析的,市里有很多中小企业家,他们有两个共性,一是都对商道和企业管理感到不足,其次,都很迷信。我们可以针对这两个主题做讲座,邀请他们来听。6 T/ b- j+ O- o: r6 v  m7 s
说干就干,B哥还把这次活动的主题定了出来:拜水上清溪,问道天门山! t% v  T; _& ^6 |% b

1 g" O& d  h. j2 J# \# e- w      这个项目门前那条溪叫上清溪,后面靠的最大的山叫天门山。B哥这个广告语也是模仿的,他说他去成都旅游的时候看到成都有一个宣传旅游的广告叫:拜水都江堰,问道青城山。
) \( p& u) r1 {4 X% _: L
0 }( ^3 G1 c% x这次讲座活动的主题分两期是:商道和企业管理,风水学5 Y& s. n  r& Z
, T& m( C* i8 Z4 ^
    讲座就在项目所在县城最好的一家酒店举行,请了XX企管大师和XX风水堪舆专家。那个企管大师还和后来老张请的舍林娜是一个公司的。我发现这世界真小,尤其是这些忽悠行业的。
( N6 l0 x2 Z: U/ y% G
9 U5 X& Z8 K5 K- z    这次活动做得相当成功,B哥首先设计了很精致的请柬,让业务员一家一家往小企业送或寄。还在市里的报纸上写了软文介绍,没花几个钱,告知有兴趣的企业主可以免费到兽楼处索取门票。这门票就做得恶心了,明明不值几个钱,B哥把门票价值印成3888元,反正是白送,就让拿到的主开心一下,而且也更珍惜这个机会。
0 S: h% n7 g: D  D( G- k
  M( i& x% F0 \# R0 ]- ]' f     开讲分两次,第2次比第一次来的人还多,分别达到200和300人,全部介绍完毕后,主持人介绍了项目,说这个项目就是提升大家聚会的一个平台,并恭喜XXX首先认购本项目。XXX是当地颇有名望的一个儒商,其实他是开发商的好朋友,是来做场面的,真的买没买是另外一回事。特别是风水那一课,那讲师简直把这地方就快说成是毛泽东的韶山了,说得是出将入相,天花乱坠。那些有钱人本就迷信,听这样一忽悠,纷纷心动,这次活动共签下意向定单将近100份。) n- Z7 }% v, }" K' u  v
事情做得漂亮,情场却失意了。有一天B哥又坐了3个小时的车来找我喝酒。
3 h1 i. D# @3 g" p
  k; s% t% B( X& s+ a! G
0 W; o' M% q9 G- |3 s“我宣布,我被别人玩了。”B哥苦笑道,有点自我解嘲。
. [4 |4 X" ?7 j) t4 s“怎么回事?”我问道。
! D5 Z# R3 X6 s% q“小黄不理我了”B哥还是喝酒,“其实我也不是贪图她的钱,也不是很爱她,我就觉得现在这样挺好,可是她和我摊牌了,说我们不合适,分手。”$ b0 ~- l  d$ w" Q% E* f" M
“她说什么原因呢?”我问。
( E- u! k" Y3 y" O% f8 H0 W! |7 A7 Q# E5 O* E. N) k
“就这个原因让我最光火!她说我不是处男。”B哥骂道:鬼扯不是?男人是不是处男她也能感觉出来?明名是他老爹发现了不同意,还找这个借口,真让我受不了!
6 i4 J+ [1 R9 RB哥有时候也真够衰的,以前不升官是因为长得不象主管,现在被人甩了是因为不是处男,这些的确都是很让人受不了的理由。
9 C8 [& A7 C5 i" ?9 k& f
# N" Z" S( h; v! o! R6 d: k- N; T' g6 T8 s$ J
“黄总不喜欢你吗?”我问。) O. G* D% `, B  n
“喜欢可能还是喜欢,但这种女人没主见,家里意见是第一的,没意思。”B哥喝着酒,“其实你以为真要和我结婚我愿意呀?我也不愿意!那样我还有男人尊严吗?大丈夫当自力更生,焉能仰仗婚姻耶!”B哥这时候还有心思卖弄文言文,这话好象是东周列国志里一个郑国太子说的。
6 x; j+ {( v- c8 k$ W: b+ s6 K"喜欢你的话,她不会和他爹说明一下吗?"
" z) U4 x, S' b+ ]"呵呵,你还指望她是卓文君呀?"B哥边喝酒边苦笑,"鸳鸯双待老,梧桐会双死,那都是传说了,小子!"B哥一得意起来就管我叫小子,一副沧桑老人的架势,"她不是卓文军,我也不是司马相如,21世纪了,爽快点,人要尊严的."
% [) H6 C8 D" [! c1 g/ \; P; \; }! J0 W, I% |
“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我问他。1 o$ h; C) J8 L8 b  {1 H
“辞职,一分钱不要,走人!!”B哥恨恨地说。“我可不能让他老爹那个势利鬼小瞧了,老子不稀罕他那点破钱。”( [% a2 _  M3 Q( n2 A8 d
其实,按B哥的抽成,到这时候也可以结个10万左右的款了,但B哥没有再回去和公司结。; ?/ I: s- q# ]- p5 W4 Y

3 k( W. N2 P; W/ N6 C* Y“算我给他女儿的包养费。”B哥乐了,至少在精神上,他胜利了。他是阿Q的嫡传弟子,我一直这么认为。- w/ Q& n& X4 [! P) ~8 k* B
$ Z# l: h/ G2 X# m" A
   B哥从那家公司出来后,没花半一个时间,就找到了现在所在的公司,也是副总。
1 \/ ~& ^2 I* H  M1 J. m3 ~7 t* z  R, q2 I, @( X
    房地产这个行业就是这样,台阶很重要,你是销售经理,你出来还会是销售经理或者以上,是副总,出来一般还能找到副总甚至更好。所以,各位新进行的看官们,努力使自己上台阶很重要,哪怕牺牲一点眼前的利益。% w% a* [1 z1 v# ]7 A

6 Y- |0 n0 }( A, N: Y- j3 ~2 V+ ]& D8 f     B哥现在所在这家公司老板人很好,他时常感叹钱多也没什么用,只是买一些东西的时候不象没钱人那样心疼而已。但东西买多了又有什么意思呢?所以,他现在的生活也很节俭,不比B哥好到哪里去。B哥说这个老板唯一的不足之处是,没有一个适龄的女儿。* p# F6 O7 c7 E

7 x' A! d; q8 x. ?) f! p+ _, [! H" |% R, P
疲惫,突如其来。# w2 o/ M8 P+ T- Y' I0 }
# o/ ~$ ?  W& @4 r& X5 U
      我相信在地产这行混迹久了的老鸟,都会心生这样的感触。做还是不做?这是一个问题,B哥也学哈姆雷特那样问过自己。B哥月薪近万元,可是却买不起一套自己的房,虽然这有他开销太大的问题,自从他当上副总之后,磨损费的预算也大幅提高了。
' ]6 X1 u( a3 u# @( O5 g  i# X) E' D) _# _4 G" m$ R
“你知道我们像谁吗?”B哥问我。+ {# I3 D1 ^$ S0 f' d
“我不知道。”那天我去B哥住处喝酒,喝完了在他那摇摇欲坠的床上睡觉。B哥这张床的脚就仿佛磨损完后的B 哥那样无力,床头柜上的东西也很杂,我翻了个身,从床头柜上掉下了一卷卫生纸,半个橘子,还有一个闹钟。我端起那个险些砸到我的头的闹钟一看,闹钟定时定在早晨8:40,我知道B哥是9点上班的。3 {1 f3 z# R* q6 w/ Q) _) W
“你说象谁?”我问他。4 @0 E. e) ^4 S' b6 D
“卖炭翁。”B哥沉沉地说道。! b. j1 U$ o6 d) B( p" _! S2 U8 }
“为什么?”
1 z" A8 f" ^- Q' V( N“心忧炭贱愿天寒。”B哥苦笑着。“我是心忧业绩愿房涨,哈哈哈哈,可是,我自己都没房。”
2 S4 y! a' D2 F& {3 i0 ?是啊,这是一个何等无奈的职业。
% k9 R0 {  a+ ?* r! g+ Z" r' ^9 ~2 X/ i' }+ x6 r6 C
“你想过没有,以后做什么?”我问B哥。/ e1 \9 h5 B$ a7 [- M
“一直给人打工也不是办法。我学的计算机又不精通,况且中国现在除了垄断行业和房地产相关行业景气,没有一个行业景气,呵呵。”B哥继续苦笑。
0 b. h. T$ q. x) @9 s! W“我想与小木合作弄一个代理公司,你看怎么样?”B哥转过头问我。
0 c* s; J& H& T& n3 S" P  @小木,就是介绍我进地产行业的哥们,他现在已经是操盘老手了,经验非常丰富,假如换作娼妓行业来说,古代是老鸨级的,现代是妈咪级的。5 M, x& r1 @/ N" z# n
“不错啊,你们一个能忽悠,一个实干,不错的组合。”我答道。
3 }8 Q5 k& P$ N. T' d+ \  I3 U“恩,前阵子有和小木谈过,他也有这个意思。”B哥边说,边把被子往自己身上卷,嘴里还嘟哝着:“和男人睡觉真没味。”
* l$ V7 R, o7 {/ ]% O' k: Z: W7 f3 w/ j& k8 l% X5 A
         这个晚上过后的大约两个礼拜后,B哥真的和小木合作了一个代理公司。小木辞职出来干,B哥继续当副总,工资和小木平分。我之所以没有参加,还是那个道理,不要把所有鸡蛋都放在一个篮子里,用B哥的话说,我们是一损俱损,一荣俱荣的。于是,两个义气用事的小年轻,把自己的公司名字取作“兄弟连”,口号也相当响亮:你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 H1 K2 ]% J1 m1 R0 N1 O; P' t
( e. q/ H' P- H7 C2 V4 I后来我在李宁的广告中里看到这句话,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还是B哥比较早用的。只不过是用在这个两人的皮包公司,没人知道而已。一个董事长,一个总经理,他们钱还没赚到,但都升职了。
3 P& r# y( R2 O( I( U% R* H7 y. U2 s& _4 [  _
自己做公司有那么容易吗?他们能接到项目吗?下回慢慢分解

2 ?0 a( E7 G& K8 V0 }
; w, |" R5 L$ G+ }! E, l- a! a  q
% u% \4 \- V' [4 W3 G" i
5 D* g' ?" u1 E: H/ J; R

, V) f4 P) O- J6 I[ 本帖最后由 回笼觉主 于 2008-12-29 22:05 编辑 ]
 楼主| 发表于 2008-11-2 23:06:18 | 显示全部楼层
小木喜欢高谈阔论什么狼性生存哲学,床头还放了一本<<狼道>>,但谈论归谈论,人不是狼,受伤后很难自己舔伤口,而是需要对别人倾诉的。& o2 F5 b: u$ r, H: e
小木的这次挫败来自一个本市的小项目。这个项目是个裙楼商业为主的项目,楼上的住宅已经卖得差不多了,因为开发商需要尽快回笼资金,打算借助外力,所以想找代理公司。
) I5 B( e: t6 N' Z$ `: e
% R, V- a& f' r4 J, _' p4 A. sB哥还在当他的副总,他在兄弟连里主要扮演的是顺风耳的作用,这个机会就是他打听来的。一下班,我们就很自觉地聚在了一起,在大排挡点了几个小海鲜,问小木今天的情况。
7 Z1 {2 v5 g4 v% N* i$ c5 m: r! S# x3 ^
“别提了,憋屈死了。”小木喝了一口酒,“觉得特别寒酸。”1 X  u7 n( m! e8 ^
“怎么了呢?”我问他。$ J) h; @6 [4 i
“没谈3分钟,就被回绝了。郁闷。他说我是光杆司令。”小木说。) Q, S) B( t- v" j
+ B9 ~+ I7 q" S+ I, W5 h/ o7 D
小木口中的他,就是这个开发商老板,许老板。
" w/ D  l" N% J2 L4 w( d0 H4 O% ]% I* D, X0 y% H
“你不会说人没来吗?你只是先来踏青的”B哥紧接着说。
2 Q9 {3 i; _1 @: F4 j. c“踏什么青啊,亏你还有闲心开玩笑,人家严肃得很,一张脸板着象卖棺材的。”小木还是有些委屈。“连一本公司简介都没有,连个跟帮的都没有。。。。。”说着说着,小木又喝了一大杯下去,“该整点道具啊,B哥!”小木抹着嘴,刚才喝太急,嘴上有泡沫,好象中毒呕吐似的,非常可怜。/ ]: M) w0 v5 }1 B! o" {; u
“恩,是应该,但我们是刚开始吗,激动什么,失败是成功之母嘛。”B哥敬了小木一杯。
* I6 W! Q+ y, d% I. N" L. t! r0 G- l, p2 H
“对了,你记得那个天盯吗?”小木问我们。
- s1 q/ \" p" L5 k; C( [“记得啊,就是以前我们项目边上那个售楼处的销售经理嘛。”我记得她,因为那时候我们几个项目之间经常市场调查,她那个售楼处的业务员管她叫天盯。天盯这个词不是一个好词,大约意思是很会盯人,好象在天上看一样,跟人造卫星似的。2 a3 v% F% K3 y) U1 j. ^5 `+ o

/ Y3 v! V+ H! ?& ^  Z, r     抛开天盯的可恶不说,她长得还是很有些姿色的,一副很职业的样子,穿着职业裙的时候,露出的大腿又长又白,比范冰冰的象腿还强。
8 @0 g2 z4 S& Y% w& b$ [! u* f
( o. \3 @$ r1 C* _  F“此人是个狠角色啊!她也去谈了吗?”B哥问道。
7 ~1 T5 g! g: O, s3 a# C“是啊,她可受那许老板喜欢了。我被谢绝后还不死心,想看看她谈得怎么样,结果一等就是2个小时啊。出来的时候在门口我只好假装说许老板还有事要交代我。她好象马上就识破一样,轻蔑地走了。草,郁闷啊。”小木苦水总算都倒了出来,小木做事还真是很负责细致的,换了我,是断没有耐心在那等哪怕20分钟的。
4 V3 D! f7 }/ L/ @
, X" A& {6 f' X( V1 |      这个天盯的确是个狠角色,感觉是个冰冷的职业狂。B哥甚至分析她的个性很象俄国的叶卡捷林娜二世,B哥说她象还是从性方面着手的,别看她冷,手段多,内心一样狂热,还是从搞定男人着手的。据了解,天盯在那个项目卖完之后,被当地一家很有实力的代理公司挖去做拓展总监。那个代理公司眼光也确实独到,天盯过去后已经接下不少项目,B哥说不是妒忌,事实上这女人就是很会利用男人。正如叶卡捷林娜一样,依靠波兰的情夫做内应,把波兰都侵略了。据说叶卡捷林娜在性方面也很厉害,她还有一个女助手专门帮助她考察男人,先试用之后是个猛男的,才转给她自己使用,也就是B哥说的“踏青”。B哥这样臆测她也不是没有道理,据他售楼处的人说,天盯和原来项目老板的儿子有一腿,而且她对销售员的严厉和残酷是令人发指的。在她项目没什么房子卖的时候,她成天要求售楼员去市调,这也就罢了,是一般的方式,但她还要求售楼员一天几次地打扫卫生,力求使地板干净得让她可以去舔,真是恐怖。最让人不能接受的是,还要天天加班开会讨论市场,每天到11点,估计是那阵子缺男人。销售员成了她唯一的玩物,这就好象一个在牢里被铁链锁住的人,他唯一的娱乐就是把铁链弄得忽长忽短以及弄出各种声音。
$ u9 B$ F/ E+ ^- d- s0 B  T; [5 |0 Q1 |9 N  `: E, E
“那这个项目基本就没戏了是吗?”我问小木。9 O% d( Z  \& s- ]
“基本上没戏了。”小木叹道,“你看天盯那架势,带去5个人,全穿统一黑色制服,好在有两个男的,否则搞得跟古墓派似的,厉害得很呢。”8 h, G# G3 {; I% {& G/ x
最后B哥总结了,现阶段我们筚路蓝缕,主要以积累经验为主,他还会再打一些关系,争取下一个项目能成熟一些。
' a9 C, T" W9 z; Q  `“我觉得我们还是先招一个设计吧,有必要的时候也可以做些秀稿,出去的时候也好有个跟帮。”小木提出一个建设性的意见。+ f) D6 @8 m! E$ K
“恩,我也觉得要。”我附和道。
- Q# w$ c& G' L“是要啊,两种形式,一种是给工资,一种是找人一起合作,占原始股。”B哥脑子开始转起来了,估计他想到了福哥。, t! m2 Z1 G: i- u: f  H
# |+ w1 S/ B4 L; S3 y
      福哥是个很够意思的胖子,他脑袋的容量比肚子还大。小木找他合作开公司,他表示没有兴趣,但他帮小木的公司设计了一份很精致的公司简介。“开公司,别人都送花送字的,我就不走老套路了,我就帮你们设计一本兄弟连的公司简介吧,初案我3天之后给你们,你们还需要修改和补充的,我再帮你们改。”' B1 N1 N7 f5 c- w
! @. ?1 u+ B2 }* N! R6 Q
& t4 p6 h( v4 C! v
        3天之后,福哥把稿子给了小木。整本手册的设计是一种古典的韵味,色彩凝重,让人联想到战国时期。“对,就是合纵连横。”福哥笑着说,“说兄弟连就想到老美打二战,就没意思了,我整本手册的策划思路就是怎么样利用各部分的资源,去打一场胜战,里面用到很多孙子兵法的东西作为标题,勾画的是一种战国风云的感觉。现在房地产企业那么多,而且国家政策也在调控,估计开发商们都有点战国七雄的感觉,呵呵。”
! v# u$ R7 U. E1 l: c- d5 d* g# O6 K' l  C$ m; t
“非常漂亮,太棒了。”小木看完后发出赞叹。小木这人业务做久了,夸别人很有一套,礼貌也特别多,见到这个是大哥,那个是老师,我也曾经笑过他这种“曰师曰弟子云者”。但话说回来,这样的人还真是讨人喜欢,福哥能帮他设计这个手册就是证明,换了我和B哥,他是断不会那么慷慨的,最多是客套几句恭喜发财。
; e' q0 j2 }# u$ K2 X& n7 P3 m
! t7 a* R( s2 [4 {     这本简介在福哥不厌其烦的修改后,15天后终于印刷成册。小木说他仿佛有了一把冲锋枪,还是有200发子弹的。小木一本花了12元,共印刷了200本,花了他2400大洋。书的装订也很别致,是用线装的,比较符合春秋战国时期那时的生产力。. a5 G4 ^1 _! U) y$ f/ M- V, @
: b3 Y. ~: w' v, m0 i: I) m
      B哥也很久没牵到线了,倒是我这,老张在一个小地方要开发个建筑面积才1万多平方米的项目。老张这块地是和那里的一个农民合作的,农民手上这块地是回批地。什么叫回批地呢?就是当地为了发展工业,把大批的宅基地和农田征作工区,而在另外的地方专门划出一块地给农民建设住宅或店面,算是一种补偿,也就是拆东墙补西墙。这个农民也不知道以前是被征了多大一块地还是连女儿都被征走了,居然分到一块10亩左右的回批地,容积率2.5,合计合计也能盖个15000平方米。老张这厮的策略就是抓大不放小,这样茫茫人海里的一个有着10亩地的农民他也能找到,假如我们把土地当作是骨头,老张就是那嗅觉超级灵敏的狗。老张的“不放小”是甚至对餐饮业也不放过。有一次老张去海边谈点事,看到海边有个商业项目在招商,老张看中其中一套别墅一样的店面,和业务员问得还很带劲。我说张总不会想跨行业投资吧?老张贼贼一笑:在这里弄个店,就不做别人的生意,我一年自己的招待都放在这里也够本。由此可见,老张是一个多么能算计的人,更可以看出,开发商的应酬费有多高。" ~5 ^" B: H2 t$ C" Z
. X2 }9 ^5 b4 j0 p4 C' ~; d. |3 E
言归正传,我给老张推荐兄弟连来代理这个农民的项目也颇费了些精神。
8 k% P* f) e% L9 l1 W3 ?( T# J9 n
$ S( a$ Q- C+ p# j& H! N: V& @“张总,我们回批地那项目要自己卖呢还是找代理。”我问。; ?: @* s& U+ Z1 s
“肯定代理的,那么小的项目,自己卖不是要拖死我啊,这还要问?”老张不耐烦地说。
6 C7 ?) X) h; `  ]- R% R/ E( u4 `- o  W+ t  V& G* h
“XX当地好象代理行业不活跃呀,几乎没有几家好的。”我说。
% U$ w) d$ U6 H! I* R6 L4 m“那就我们这里找过去呀。”老张一边开着车,一边说。那天我要和老张去一趟设计院。
8 n! Q; D6 a5 v' |$ L! i% Z+ }4 u* o$ |! N, |* w" _) l0 ~2 X
“我们这的大代理公司也不见得愿意去呀,那地方房地产市场又不是很大。”我好象很为难地说。/ @  e  |5 x% }- |: g
“现在还怕找不到代理商??哼哼”老张冷笑一下。
  E* {5 }8 O& \1 ~. S# J1 {* S“找是找得到,但恐怕大的代理公司也不会用心去做的。”我说。5 ?! j4 U/ `$ y0 @6 D# p1 W
“那倒是。”老张说,“这个项目可以考虑找当地的代理公司或我们这里中小型的代理公司去做。”6 `; l; ^! \, x1 a1 }4 p

3 a8 W3 R9 E. T3 Y) U“如果是这样,我倒觉得有一个公司不错,刚成立的,里面的主要人员都是XXX公司、XX公司出来的。”我低调地说。0 v4 f# E( P4 {) u( I9 P' H
“是么?”老张好象有了一点兴趣。正好B哥和小木以前所在的公司,都是平时他比较认可的公司。2 c: J6 r# v0 V) w/ m4 ~$ `
“而且这是第一次做,他们肯定会花所有的心思来做,希望一炮打响的。”我继续加着油。
" u4 G/ `/ Y8 K) R) ^9 V  J/ e8 \
“是啊是啊”老张难得地认可了一下,“就象我们在XX的那个项目,第一期一定要做好,做不好我把陈XX都给枪毙了!”陈XX是这个项目的经理,估计他此时此刻会打个喷嚏。老张当山大王的感觉当顺了,喜欢说些江湖黑话,动不动就要把人枪毙了。: \9 F3 x; ~' ~$ O  n' ], T
“改天你约他们来谈一谈。”老张最后撂下一句人话。7 ?" _6 u7 t6 q8 j+ I3 N

! P7 B0 ^- U$ _# V8 ~- [晚上,我把情况告诉了B哥,B哥也很开心,“是吗?31选7被你选中啦。”8 I' M* g9 h6 f/ o! n: x
我一头雾水,“什么31选7啊,我又没买彩票。”
  Y& T0 \- k4 G3 _" L: ]1 C小木在一旁哈哈大笑,我一想,原来B哥说的31选7是指女人的月经期。  u- ^1 U- X# j4 E" J  }2 G5 r
“选中了老张心情好的日子,比31选7都难啊。”& h4 A* a1 t3 K, a) o4 L6 Z. R3 k

' G" x: ?8 G  ?开心归开心,真正面对老张,会是什么结果呢?

$ A) v% a5 H1 @* e8 ?5 g5 Q+ f8 `5 o
[ 本帖最后由 回笼觉主 于 2008-12-29 22:09 编辑 ]
 楼主| 发表于 2008-11-2 23:07:03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月的总结会议,我听到余屋项目的经理汇报,这个月的住宅余屋卖得不错,更要命的还卖了两间楼下那30年都收不回本钱的店面。我其实一直很纳闷,按理说能赚那么多钱的人应该很有生意头脑,为什么会有人在老张这个的价格下去买那破店面呢?我想理由大概有以下三个:
( b4 M% H; S$ t) u
1 {3 u# [  Q( {1、        钱多人傻,这个社会有很多人是喝天水的。也许他很笨,但人只有两只脚,钱却有四只角,是他被动被钱追的。这样的人具体是谁我不知道,这样的行业我就发现几个:烟草、石油、移动、国有房地产公司。。。。+ L4 Q( }# d) d/ \; v
2、        中国实在没有更好的投资渠道
1 @9 C: @) S2 Y6 M, a3、        洗钱,丫的根本不把钱当钱。。。。。5 X# U; c: X& m7 Z# X

! @: X* A  Z9 H9 ^1 {8 G( `有时候我想,把人民币破坏了有罪,那是小罪,做这种垃圾投资的人才是真正的亵渎人民币。9 }9 S/ n5 p; D& S
( c$ o) M% f7 u4 e
说了上面那通没用的屁话,真正有用的是我得出一个结果:老张这两天心情肯定不错。7 d" [: _5 E7 h
* H  S( C: H7 @, |$ _& B
        果然不出我所料,会后我问老张小木他们公司哪天约来谈一下?老张说这个礼拜天吧,下午3点。老张这厮虽然贪得无厌,但盗亦有道,他在不耍大阴谋的时候,说话还是比较算数的,也比较守时。关于守时这件事,有小道消息说老张当时为了泡舍林娜,还在一个雨天焦急地站在某饭店门口看手表。他的手表是劳力士的,但戴在他这大老土手上,怎么看都象在香港中英街100块买的。这事传到老张耳里,他还不无得意地说,现在狗仔队真是太多了。。。汗!还真把自己当角了,我们听了只觉得哭笑不得。
% j; p0 X7 [$ u6 e3 Q' Q# W$ I( C& n4 E6 c3 t
  距离礼拜天还有3天,小木兴奋得不得了。“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我明天就去XX市看看那块地,顺便考察一下市场。”小木这次可把老张当救命稻草了。公司成立也快3个月了,只见银子花花往外流,没见一分钱收入甚至是有收入的迹象,小木心里慌啊。B哥每月把自己的工资的一半给小木补贴家用后,日子也过得紧巴巴的,磨损费预算急剧下降,时常自言自语地安慰老二:“兄弟,委屈你一下了。”* \8 N8 z  Y  w) N8 R- w1 m/ p

' x) F! {5 W  ]1 F      不当家不知道柴米贵,小木做了这几个月,才明白老板那么抠门也有他的难处啊。费用摆在那儿的就有房租、水电费、交通费、应酬费、电话费。好在小木现在还是个光杆司令,只有一台自己家里搬来的电脑。要是有点小规模后,还有员工的工资,保险,定期不定期的聚餐活动、文印费、办公设备折旧费、差旅费。。。更为恐怖的是业内早已约定俗成的保证金。
( E: `$ n$ r. K0 g& k* D- F
6 o8 y6 }, p7 `, e' C3 J* N6 ?小木去了XX市两天,住的是50元一天的旅馆,这种旅馆是属于长得象如花一样的老娼妓可以直接上房间敲门的那种。听了真辛酸,做房地产的弄成这样。这年头做房地产的给人的感觉相当光鲜,同样光鲜的还有做网络IT的。有个笑话说两只蝴蝶在聊天,有一只问另外一只,你男朋友是谁?答曰,蜘蛛。“你男朋友长得好丑啊!”这只蝴蝶甩了甩美丽的翅膀,面露不屑。另一只回敬:“丑是丑了点,可怎么说也是搞网络的。”5 O( ?% j: I, m$ r( _/ S8 p8 s
) \" Z+ C/ @5 e! e" l; _
“靠!你也别太委屈自己呀,被同行知道了会被笑话的。”B哥甩了甩他那瘦骨嶙峋的手,因为他那一大块手表又掉到了手的根部,几乎把他的手套牢。B哥这厮好面子,没两个鸟钱,还花了8千多块买了只梅花牌的手表,全然不管自己瘦成那样根本不适合戴手表。买则买矣,还挑得贼难看,买一块个头最大的,戴在他手上就象戴了副手铐,这种人也该判他亵渎人民币罪。6 c& V( U+ n! @1 J
0 W0 o% T6 l9 p) `
“妈的,都三个月没开锅了,还讲什么排场呀。”小木弱弱地回了一句。
+ T: k- W  Q& Z; \: A“XX市女人漂亮不?”B哥只关心这个。1 S3 ]5 X4 B# p6 i
“没注意看,女人漂亮不漂亮我不知道,但房地产市场不是很漂亮,销售的去化速度很慢,房价也很低。”小木说。
; \/ _8 V5 a* m- L6 i) t$ N“恩,那明天和老张谈该怎么说呢?”B哥问小木。
) t" g( B3 ]5 m# B“如实说呀,总不能盲目乐观。”小木回答。1 s' b  v7 S. B
我在一旁听了,忙说:“那可不行,你要是说市场不好,老张就会认为你没信心,没信心的话这项目的泡汤了。别人性格怎么样我不敢说,老张绝对是这样的。”1 Q! C* x( d! ?6 A$ J4 g2 M# x4 ~
“恩,那我们要好好商量商量,把握好尺度。”小木说。
6 W/ N  ]1 l6 V0 q+ f, Y5 X5 }' C3 G1 [$ s' R- J
“当然,你不能说市场很好,否则老张肯定认为你在扯淡,老张很精明的,市场怎么样他清楚得很。”我建议道。
. x  a* z* T& `7 H) H“好也不行,坏也不行,那我们就说挑战和机遇并存。”B哥呵呵地乐了,这厮每次说到社会上普遍存在的口号和领导的御用发言就想笑,还别说,这些口号还真TMD好笑。我曾经看过一个疗养院门口放了张制作粗劣的广告牌,上面写着:“疗养为了一切领导,为了疗养领导一切,一切为了领导疗养。” 我当时看了差点吐出来,没吐出来的原因是因为我不是领导,把胃吐伤了又不给我疗养。
, q0 V6 ~. {/ q1 m
# p4 w5 q& C8 X4 d- |“可别和老张说这些虚的,他直接把你赶走都会。”我说,“老张是个很实干的人,也不喜欢这些假大空的东西。”
% Z! Z, A, \3 U) P+ A+ K“是啊,关键是要在现在的市场情况下给老张想出对策。”小木说。
- F1 @5 t+ N0 X! D- K8 G
) Z/ j' M: `6 @" [& d, j“产品差异化。”B哥抛出了一句。
% B$ ]& y' D* F( E  e) n2 c" E“恩,这是一个方面,但这个话题谁都会说,还要搞些新的想法。”小木边说,两只小眼珠子在直转。
  k# o: P5 y6 e7 S3 y* f: ^
3 _& w1 H) z) k2 B
1 h: l; f( s0 Q2 G6 d      小木分析了一下那个市场,其实那城市还比较富裕,工业区特别多,人的购买力还是比较强的,因为目前地产还没有热,大家还处于萌芽状态。
. E; a/ |( o" n7 f/ S“加速让地产发热。”小木考虑了半天后,斩钉截铁地说。
, u9 |$ F- w3 N
7 F6 h3 c& C  Y1 R* i  h$ s& ^6 i“怎么加热呀,你又不是微波炉。”B哥呵呵笑,“况且老张的盘又那么小,要加热是需要很多广告费的,老张会为这个小盘去加热整个市场吗?”6 t' k# Y1 V' @5 J4 i6 K# W
“无论从人口,经济,地理位置来看,这个城市的房地产肯定是下一波要热的。我们明天只是谈而已嘛,我们可以把我们的见解分析给老张听,并建议他可以去这个城市买大地块。通过拍卖,或者大量收购回批地。假如有了大量收购回批地的消息,市场就会有敏感反应的。”
& ~+ O3 s2 h/ F  w6 \7 I9 p9 }, R2 D* P: `! q& {
“这是一个方面,但你有没有考虑到,这个城市就因为工业比较发达,生活环境不好,所以房地产发展才受到制约呢?”我问。3 e1 I. O! l: m/ q6 B( p$ Q6 U
“这个问题固然是有,环境不好只能说它吸引外地人来这里购房的能力差,但本地人还是要买的呀,爹娘生的就这样,他们也得认,总不可能跑到40公里之外去居住吧?但是,我们可以建议我们的小区主打健康、运动、养生牌。”; Q' U2 B9 O- V2 z
: l; C3 \7 t3 ^9 O, k; c1 N: F
三个臭皮匠,就这样研究到了半夜1点。

! K) M8 `/ S- D/ f: L' A1 T( J% i3 S/ z7 B- j9 Z( Y
[ 本帖最后由 回笼觉主 于 2008-12-29 22:12 编辑 ]
 楼主| 发表于 2008-11-2 23:07:34 | 显示全部楼层
第2天的下午2点30分,我看到小木、B哥还有两个他们请来的临时演员从我公司门口的公交车上下来了。好死不死,老张这时候也正好开着他的宝马来到了公司门口。哎,从公交车上下来的这四个人灰头土脸,正好被老张看个正着。
, ~! b: Q' f, B+ J; W9 m8 h
* T! s" H. E+ m1 b/ Y8 |    小木他们上来之后半分钟,老张也上来了,径直走进他的办公室。老张这个土人,办公室不怎么样,却让人从印尼给他搞了张特别大的办公桌。那办公桌大得极不协调,仿佛是用来坐在上面打坐的,类似观音的莲花台。小木他们坐在接待室,我给他们倒了茶。另外两个临时演员也是我们以前的同事,有一个就是那个当时喜欢刁难我的大波妹。小木人缘好,要是别人,断请不得她来。B哥说请大波妹来就是为了分散老张注意力的。3 E( Q; P# {8 j4 v

4 j" r5 ?# y0 z) e8 Q“刚才那个开宝马的就是老张,你们都认得吧?”我轻声说。
' {+ p# _' y7 o! \7 o“认得。”小木说。9 V& }8 X* @$ r6 S* q. b
“你们刚才下公交车被他看到了,所以,等下你们谈的时候,千万别说自己公司实力怎么样怎么样啊。”我说。
( m: \/ H. Q: [/ s. U9 e- S  _+ S“恩,本就不想说公司实力的问题,我认为坐公交车被他看到反倒是好事。”小木自信地说。1 z0 K0 y9 J/ Y) N; q, M
B哥则在一旁听了直皱眉头。) t5 A8 }$ V% m5 J

0 n5 N, O  ^; t; |( n    3点到了,我去给老张汇报,老张坐在那张大得离谱的桌子后面,说了一句:让他们进来。TMD,那派头就仿佛皇帝坐在龙椅上召人觐见一样。
5 a( o3 k; R" z( X, k小木领头,四人鱼贯而入。老张看到大波妹的时候,眼珠子突然变大。大波妹那两个波也象眼珠子一样,怒瞪着老张。大波妹那波最近是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了,我觉得是大得有点离谱了,和老张的办公桌一样。" e) N7 Q' h) p. P0 G% _
% Q1 J3 L1 |/ p" @4 x
    交谈进行得还比较愉快,小木把昨天商量的几个观念,包括产品差异化、市场加热、运动健康主题的东西都说了。
+ x( l, L7 W- y. \8 E2 K3 M8 [, Q4 ?' l1 w1 I
  老张开始发难了:“那么小的社区,怎么做运动健康主题呢?”2 O3 G* _1 ?# o, s8 s1 J3 w& b+ J
“其实,社区小不代表品质差。现在很多人的观念认为做高档社区就不能做小户型。其实,小户型与高档并不违背,小社区也一样。正因为它小,反而可以做出很专属的感觉。我们可以考虑做一个较大型的健身会所。现在很多会所都是个概念,但只要我们的会所真正做好了,对小区业主免费,对外还可以有限量地服务,是非常有吸引力的。绿化方面,我们可以做一个空中花园,把绿化率提高,而空中花园本身在XX市还是空白,也可以制造卖点。”
2 |4 Y( M4 O' ?/ Y. n“恩,空中花园成本高吗?”老张继续逼问。
* m& L! q6 l: z' |- ?6 Q! d0 q2 V“老实说,这不是我们的所长。但我在XX市有看过这样的空中花园,就是在底商上面的2楼做大面积的露台以及架空,让2楼成为一个花园,架空的部分就可以做为健身会所,还是有氧运动呢。相比而言,2楼的房价本来就相对比较低一些。花园部分种植根系比较浅的植物,只要防水做好一点即可。如果有需要,我们可以深入去了解。”
& m) @1 K9 O, I3 B! d6 V; i3 B7 l+ A( j6 f! x+ \
      “想法还不错,但是你们好象第一次做,也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实力,你们要拿什么来给我做保证呢?”老张贼贼地说,就差没说出“你们刚才坐公交车来的。一个公司连辆车都没有。”
- s6 T$ `! b( @1 X: D* [( S6 c' U
: Q, h, u! E& [8 n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说到钱,B哥上阵了,“张总,以我们这个项目的规模,按市场上的行情,保证金大概是10-20万元。但10-20万的钱能保证什么呢?项目做不好您没收这钱有什么用呢?保证金的意义应该更大是为了保证我们能尽全力为您服务。”
, e1 J% v% U7 N1 v- \
5 @* u: i$ w8 @4 p2 ~) A         小木见缝插针地加上一句:“刚才您也看到了,我们来贵公司都是坐公交车来的。我们公司刚成立,又都是年轻人,坦白说,经济实力不强,但就是因为我们有坐公交车的精神,您也应该相信我们一定会尽全力做好的, 因为我们想赚钱,想发展!”
! U" T' ^- H! D, v6 j& M  K7 x& `1 R' ?: y2 D' c4 G9 l$ R
老张听了一怔,这和以前遇到的代理公司截然不同,以前的公司都牛B烘烘,没有这样示弱的。! w  O6 Z  Z6 ?5 ~3 b: ]  s
4 d* b* X* v3 k# m: @
          英国有句俗语“拿着锤子的见到什么都是钉子。”老张就是拿了锤子的,见到小木这样不冒头的,倒真不知道怎么砸他们了。也许小木他们现在的创业过程让老张想到了自己以前从泥水匠到做包工头的历史,老张居然没再提保证金的事了:“好吧,看你们斗志昂扬的,我就给你们一个机会。你们去XX市给我做一个很详细的市场调查,然后给我出一份详细的报告,写清楚你们想怎么操作这个项目。看在你们也是刚创业,如果这个报告做得好,我就把项目给你们做,如果你们报告做得不好,那就怪你们自己了,我还可以补偿你们3000块的报告费。”
- G$ B/ `- P' F) |( c# l' E4 p, j" c
“张总,非常感谢您给我们这个机会。如果报告做得不好,您也不必给我们3000元了,我们也没脸要。”小木又趁机表露了一下信心和魄力。& o( G* D- o! ~/ [. ^/ i; Z
“好,就这么定了吧,半个月之后交给我。”
* H) N0 H# Q' L# G. m. Z“恩,好的。”小木接着说,“我们还会对您在XX市的其他地块的投资可行性做一个分析,给您做一个参考。”
4 v9 s  w; }9 K8 J7 Z4 i$ K“好吧,今天就到这吧,我还有事。”老张整理着桌上的文件,好象《新闻联播》里那几张老脸在结束的时候说“谢谢收看,明天同一时间再见。”小木他们知趣地告辞走了。
' X; ~0 N, U: s3 d% e
$ r% L1 k9 P5 }6 W9 P0 @0 x
[ 本帖最后由 回笼觉主 于 2008-12-29 22:13 编辑 ]
 楼主| 发表于 2008-11-2 23:08:1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下班后回到家里,问小木,“为什么不要那3000元呢,如果不成能补个3000元,也不至于亏了差旅费。而且他说了给就会给的,这种小钱他从来不食言的。”
/ m8 m  C/ [. M) H6 }9 ]0 p7 P0 d- c4 Y) J  T, o7 R
“该花的钱要花,我就用这3000元买一个老张对我们的信心。要知道,如果你接受了这3000元,老张就有一个很好的台阶拒绝我们,虽然他可以随时拒绝我们。但一个人如果还没有到丧失人性的地步,我们要和不要3000元,容易被拒绝程度是有区别的。如果是3万块,就不一样了,3000元买这个我觉得值。”
6 b9 f3 D9 |/ m" ]+ q
3 K2 q5 L( k. Q“有道理啦。”B哥冷静地说,“3000块算个屁,小孩子过家家似的。我们现在是没名气,等我们牛了,这样的报告不花个20万别想买!”
. L: L' }4 n* p  Y. @+ y1 Z2 b! `“你就活得跟做梦似的,现实点吧,老张没笑贫不笑娼就不错了。”小木说。
8 H4 I7 S( ~5 X- v# \; ]: a1 I
- B) W, A& l' a! {) ]“那可不是,老张是赞成笑贫不笑娼的。”我说,“虽然老张这人和老土,但他有时候抛出一些理论还是蛮后现代的。”
4 w& m; y! _; f“怎么个笑贫不笑娼?”小木问。$ n3 l2 J% u* E6 |9 |% y* {
“老张的观念是这样的,在现阶段,笑贫不笑娼是不可取的,等社会制度再完善,竞争机制更公平的时候,就应该笑贫不笑娼了,因为给了你完全平等的机会,你还贫,就应该被耻笑。至于娼,没什么好笑的,一些发达国家已经是有条件地合法的了。”
' C8 j$ `8 V; A  \4 v. Y) h( z* M“呵呵,也不是没道理哦。笑贫不笑娼看来还是一种更高的境界哦。”B哥对这样的社会充满向往。"你那么向往干吗?现在这社会不也几乎公开了吗?你不也没少享受吗?"小木打趣B哥.
! L$ t5 U" z- c"那可不一样,市场就是这样一回事,如果你合法公开了,那就会更物美价廉."B哥接着说,"就象房地产的调控,居然出现提高开发商门槛和缩紧土地供应这样的猪头招数,那不是明显要助长嘛,哪是控制?"
7 [' N9 l* Y/ Z% [# u. b"好啦,什么你都能扯到房地产.服了U".% ?+ J* }9 f) _. K& d% W: K
6 m, {  U9 g) i6 ]. m3 @: \
不管这笑贫笑娼对不对,但小木算是第一次离机会这么近.; P! H7 g, D9 _7 U! r( q

' n6 u1 \% j- m4 t1 t         第2天,小木就出发了,不辞劳苦地去XX市足足住了10天。他疯狂地看盘,与当地的国土部门、规划部门、中介所等了解当地的市场,还和自己遇到的普通市民了解消费习性。10天后瘦了一圈回来,一本笔记本倒是记得黑压压的。5 B2 R2 Z5 I, |: V0 P1 r' r

2 g8 c) T! z5 g4 V. W7 {“不深入了解还真不知道呢。”小木嘘了一口气。7 D7 t7 Z2 Z- V. x2 z0 o
B哥问:“又有什么新发现?”
. \2 }0 D% Q7 T# y* B8 Y5 X
# @- o2 N9 w, B" [' @“当地的企业,很多是工艺品厂,还有特别多的油画产业。”9 R: H" C% a# P2 L2 _1 Z
“油画?那玩意也能批量生产?”我问。
2 I! v; N8 l6 k4 G0 d% b“画家和画匠是有区别的,画家是创意,画匠是模仿。那里的油画作坊都是模仿的,画完之后出口或内销。”小木喝着水。3 x9 p/ N; p' e; x+ _
“那工艺品厂呢?”B哥问。+ d6 T! A% y' u
“工艺品厂里有很多产品也是人工描绘的,工人工资都不低。你还别小看那城市,据了解,出过不少书画名家呢,现在在中国混得不错的就有几个。文化艺术氛围还是很不错的。”4 E! Q6 ^! G; {
“那你有什么新想法呢?”我问。
2 J1 t* N2 ?5 c6 t. B“我想我们做运动、健康的主题不变外,还可以加上一个艺术专属特区。着重吸引这部分的人群。这些小企业主或工厂的高管,都有一定的艺术修养,我们要是把小区的建筑以及园林做出艺术气质来,相信能吸引他们。”
& j1 [2 ]+ h; I& T! y  Y1 k2 k  H! P9 i/ k$ M+ t3 g
“是啊,我就一直在想,这么小的盘,又不比人家奥林匹克花园,你打运动健康的牌,说服力不够啊。”B哥说。
5 H. s: W$ t8 F5 _/ f* e7 T“恩,我名字都想好了,楼盘名字就叫 提香阁,广告语是  空中花园里的艺术家”小木得意地说。- q7 C) }: g& G& h1 R  `+ o" i# V

6 s; g( T) l+ q+ [4 N
7 m0 f' T( r2 j4 H  k0 p“那运动健康的主题呢?”我问。8 d  n3 Q' M% z4 R
“我觉得弱化一点好,这个项目真的太小,主打运动健康这个主题有点牵强。我们以空中花园这个当地没有的东西吸引客户来之后,再对空中花园里的绿化、健身做详细解释会更好。要是你以运动健康主题吸引来之后,客户了解到原来你嘶喊着的运动健康,就是这么个健身会所,会感觉我们雷声音大,雨点小。”+ t' e4 c, O- K+ j; M3 Q4 k$ _
) R; ~- P7 x: Z% f& U; a/ L8 u

! P  I4 I( {/ B3 W" F3 h- v“非常有道理!”B哥继续说:“艺术家是个双关语,可以说购买者是艺术家,也可以说是购买的是很有艺术的家,主要针对这些艺术客户群,其他客户群也不丢。”
. }& B* f. J, G2 v8 k“恩,是的。”小木接着说,“为什么叫提香阁呢?提香这个词语从中文的角度去理解,很好听,寓意也很好。从做艺术的人来看,提香是文艺复兴时期意大利最有代表的画家之一,暗合这个小区的品位。”
' {' z+ e% y1 B$ e& J) s' \“对对对,所以小区的建筑风格可以走市场上目前没有的古罗马风格。那就更完美了。”我补充着。, v% t( t7 v: P3 M- E* x- s. ]

* d- d3 a; o/ w* o( h' @6 ]“饿死了,都别谈论了,吃饭去。”小木招呼我们去吃饭,“3天时间,我把文字部分整理一下,到时候我们再坐下来谈。这几天你们有什么新想法也随时告诉我。”

8 y! U8 U6 s4 w2 i4 t: w! e8 f/ y
  [& N  w2 Q* x/ o9 E7 ^[ 本帖最后由 回笼觉主 于 2008-12-29 22:15 编辑 ]
 楼主| 发表于 2008-11-2 23:08:50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三天小木埋头扎进电脑里,但却不得安生,快要被大波妹给烦死了。那时候适值股票市场开始回暖时期,傻乎乎的大波妹也明智地听小木的话,把闲钱投进股票里。看着比她的波还完美的K线图,大波妹乐得忘乎所以。这只股是北京旅游,是B哥告诉大波妹买的。大波妹成天烦着B哥的是“今天要不要卖了呀?又涨了,我怕要跌了。。。”估计大波妹把和男朋友做爱的经验放在了股票上,以为和男人一样,特别坚挺一下之后马上就要疲软的。6 X& H+ L  V  y2 d! a

* e4 C/ j7 E7 ^4 G“放心吧,奥运还没开呢!当时也是看到奥运经济开始要炒作时候叫你买的。你就安心放到08年吧,实在急着用钱再卖,别老是问问问,烦躁死了。”
# d$ ~) z/ W& N. _* ]大波妹讨了个没趣,就问小木:“忙什么呀,那么不耐烦?”) m1 w" b3 T/ m1 m/ C# a0 p+ A
“写报告呢,焦头烂额的。”小木回答。
9 _0 c) D5 [( v% Y1 N“劳逸结合嘛,晚上我请你吃饭啊?”大波妹说。0 e8 Z, q2 G  L8 J: W
“好啊,有饭吃还不好,到哪里啊?还有谁?”小木一边问,一边还看着写到一半的报告。
, ^  B8 U8 ?6 E7 P“就我和你啊,到清香居。6点半见。”大波妹在电话那头甜蜜地说。$ J, B9 a9 g+ b/ g9 t, b6 l9 r+ }8 e

6 ]2 F9 B+ O, Z    画面定格在清香居,大波妹对小木总是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
: R% V9 R# W# S! Q7 \5 R  V“你今天怎么回事呀,吃错药了?”小木一年嚼着炸排骨一边问。
/ g) P! V+ L& I, `- R4 X“恩,恩,还是说说股票吧,你怎么自己不买呢?”大波妹问。0 h* a2 E: _# a# B9 W4 L
! `5 }/ [3 f, }8 t9 a
       小木把排骨吞了下去,“我现在不是想做代理公司嘛,万一碰到个项目要保证金的怎么办?我那点钱还是留着吧。虽然现在的市场我很看好,但我不进去。如果有闲钱是可以做的。”  ~7 U+ D/ S( e. K4 A9 |! D5 X$ a
“你怎么还不找女朋友啊?”大波妹问小木。7 ~$ L0 q* X' l2 T  W
“草,你这话题也转移得太快了吧。”小木喝了口汤,“怎么了,是不是你和你男朋友闹别扭了?”
% w) @! v! h1 @' h$ V
0 k, E9 b# B' a% K2 ~7 F5 J5 ^   大波妹停停顿顿了一番,又转移话题:“股票投资和房子投资你怎么看啊?”
7 C2 e9 y, k* F0 ?! n8 S8 ?小木喝完汤,搽了搽嘴:我认为股票和房市是“此起彼伏,都是赌场。”4 S7 R; q/ o! `- n; M- I
“怎么会这么看呢?”大波妹把身子凑近了问。9 I  y: r- u+ m$ w* ^1 q/ q' |
4 b+ l( D9 {$ I4 |
“因为资金虽多,但还是有限制的。投资房子的多了,股票就少了,投资股票的多了,投资房子就少了。至于为什么是赌场,呵呵,就看谁接最后一棒。中国的房子能值那么多钱吗?平均工资20年都买不到房子,是何其的荒唐?前两年的股票,市盈率都是几十,几百的,居然还买得那么疯,不死才怪。”
. x, j) H+ Z  e' y( s5 p* E“那我看现在很多股票市盈率也很高啊,怎么最近开始涨了呢?”. l1 }1 S0 i2 K2 H
“现在有两个概念支撑呀,一个是奥运会,另外一个,就是国家想通过继续繁荣股市来压制房地产。90年代的时候,房地产也热了一把,后来冷了,股票热。接着股票又冷了,房地产又热了快10年了,风水轮流转,现在又该轮到股票了。说实在的,股票热对一个国家的发展是比较有利的,一是国家可以通过这个方式筹集民间资金发展企业,而且是各行各业。而房地产只能发展和地产相关的建设行业。而建设行业的发展对一个国家综合实力的提升贡献率是很低的。二是老百姓可以有赚钱的渠道,不象房地产,门槛高,普通百姓只能看着干着急。”# T2 R7 Y8 a; i& P8 M0 R3 |  x/ d
- {2 a3 U  ?! j, b6 T3 g
小木说得来劲,大波妹却根本没注意听。她等小木说完后,问小木;“你怎么还不考虑找一个女朋友啊。”
) n! F, D9 B7 `  `. |  A, ~; Q  _; r# r4 _& r+ X- M1 P9 S7 q
“事业未成,何以家为啊。我刚才说那么多和你是对牛弹琴啊。”小木喝起了饮料。
; T! ?# E+ _$ z( E% ]“是是是,你和我就是没有共同语言。”大波妹不高兴了。“对牛谈琴那就别弹了,回去吧。”大波妹起身买单就走了。0 e- h! P9 o) J& n% |2 j7 A1 u# g
$ o4 p' E2 F8 z) t5 [
   小木一头雾水,回到家把这情况告诉了B哥,B哥说估计大波妹喜欢上你了。
# U& I8 o; S9 A* C“怎么可能,她和男朋友都在一起那么久了。”小木表示质疑。
% V  b9 _4 g' {6 z& G7 K“少来了,你还装!你会不知道?大波妹绝对对你有意思了,我在此立碑为证!”B哥说完后,还煞有介事地拿着笔,要往墙上写。! f2 G+ L. Q& e. w3 z5 R5 A
“别发神经了,管他呢?我赶我的报告。”小木说完又坐回电脑写东西了。
( F6 {5 C" H! p“草,我说你小子真是坐怀不乱是怎么的?大波妹那身段你还不动心?报告可以明天写,还来得及呀,还不赶快去和人家说个清楚,说不准今晚她就是你的人了。。。。”( [5 `8 V) J/ J: w
“去去去,别罗嗦了。”小木假装不耐烦,其实心里还是暗爽的。
- {5 r* J8 q# Q: n/ |( h
/ C; p2 ^6 G8 Y' k, a. b) h; A       其实,小木心里也明白,大波妹对他是不错的,只是因为以前是同事,不敢表达出来,现在小木辞职自己干了,所以是有可能的。至于她的男朋友嘛,大波妹和他关系也不是很好,分了又合,合了又分,活象一块由性欲控制的电磁铁。8 P7 p; C+ A& [2 U' ~& a% h
4 l( ~' H0 ^1 k3 F9 n1 l
“我帮你拨她的电话哦。。。”B哥在一旁假装翻着电话本,嘴里贼贼地笑着。3 m" r4 K& _. f
“你能不能别那么三八,一说到女人你就一身的劲。等后天提报完我自己会处理的。”
: S+ F3 g! _2 i* f' a* F

+ J5 r9 m6 w) x1 L3 W  e6 p[ 本帖最后由 回笼觉主 于 2008-12-29 22:18 编辑 ]
 楼主| 发表于 2008-11-2 23:09:41 | 显示全部楼层
时间过得很快,我们觉得还有很多东西还可以更完美的时候,已经不得不把报告付诸装订了。
/ O  C" w4 `; w小木找了一家最好的装订公司,把报告一式三份包装得象个没开苞的新娘似的。
. \' p( y9 p$ D! }! w* k8 Z$ Q5 C) I$ F% _$ k7 Y
如何让你遇见我,
0 q9 l( a& `& E' v0 D! o- \4 I! o在我最美丽的时刻,* T' V7 }& r$ C0 Q$ e
为这我已在佛前等了五百年,( ?+ C3 N1 `+ [; `2 H; ?$ s, L
求他让我们结一段尘缘,
& N2 p" n. v. a3 z佛于是把我化做一棵树,
7 F( s; Q" r: F0 @长在你必经的路旁,
7 y  y* |' U2 u3 e" H阳光下慎重地开满了花,$ }. R, L0 z. m/ J
朵朵都是我前世的盼望。7 H) `7 S9 H& f/ Y: }9 }% V
当你走近,请你细听,( Z: y2 D, }' ~# u- e* ~( ~- s
那颤抖的叶是我等待的热情,& i$ i6 {! k! j
而当你终于无视地走过,, W* e0 v3 |) Z) g1 x- N
在你身后落了一地的
8 y/ ^" d/ Q; w* v2 H% ^2 h老张啊!7 |& [, `: y, Z) Y
那不是花瓣,那是我凋零的心!!
- H1 s; Z! ?+ W& G
6 ^0 U' y3 R: G3 hB哥肉麻地朗诵着席幕容的诗,其实是在消遣小木,认为他对老张未免也太过认真了。; o: |0 p0 Z- ^/ X
“呵呵,你就朗诵给老张听吧,作为提报的开场白,估计效果很好。感人至深啊”小木回敬道。$ v3 B6 K6 r" E7 t5 @* Z: f9 B0 d+ W

# M1 g" P# P( s2 E# ~. T5 ^% M一切没有意外地进行着,老张翻看着报告,小木和B哥则乖巧地象两太监似的坐在边上,时不时地解释上两句。至于那诗,且不说本就是开玩笑,就是真要背,估计B哥也被老张那严肃的脸给压忘了。
3 R6 `% [# `/ Y0 b7 t1 `2 }" B" V- _5 e/ x

% H6 w3 r2 h* X6 @2 U' c“这报告谁做的?”老张眼珠子一斜。" F! G, }! n9 {$ p& e, c9 P
“我们公司群策群力做的。”小木接道。1 Y$ U6 O7 [' m  |3 k  E' g2 ?' ?
“我是问谁主导的。”老张有点不乐意了。
( M$ R; C. H( }“是我。”小木怯生生地说。9 Q3 ^: v7 S# |- b4 Q- m
“恩,报告做得不错。但我看你广告费开支只占总销千分之五,为什么那么低?”老张其实心里最喜欢别人报低,但过于低了也感觉不放心。
: x6 H2 I- E9 j, m. V) G/ l5 n' O
, e% `) O/ ?! _+ a+ q5 x“是这样的,一般来说广告占总销的1%比较正常。但我们这个项目,总建一万多平方米,总销大约5000万,我认为有25万的营销推广费用就够了。因为我考察过了,当地的平面媒体情况比较特殊,报纸和电视并没有多少人看,而路牌,都做了工厂产品的广告,一条街满是的,而且价格被抬得很高,一块路牌一年在50万-200万不等。既然做报纸、电视价格不菲,效果又不好,路牌又太贵,性价比很差,我想不如根据这个项目的定位,以直销为主。”0 I. G% ~! k7 o% M
6 _, f& D! d- u4 n: l8 c
) p0 b% w9 |$ |! f0 y, A
“怎么个直销法?”老张逼问。2 b0 v& r) M1 q9 ~: P
“直销,简单地说就是以人为媒体。只要您能按我们的产品建议书去做,前期先在产品上花点钱,我有信心通过直销的方式把价格卖高,把您多投入的钱翻倍赚回来。”) X1 t% C- m0 i4 C! O
“恩,今天先到这里,报告我再研究一下。”老张又下了逐客令。# ?% p8 D) s6 @7 m9 K

3 J) K* B) G2 @1 i3 D: ?% l( f6 L3 l小木和B哥走出老张的公司,心里非常不爽。B哥骂道:丫丫的,别说是3千块,早知道3百块也要了。
2 p1 L7 M! f3 g6 v. p5 @& W2 w是啊,现在一分钱也没捞到,老张还一副明显打发人的样子,3百块也够B哥去好好磨损一回了,不然他的老二总是抬着头抗议他,和他争取福利呢!

+ ~* ?: W$ @1 M% G8 p/ U4 C
0 Z5 R+ E' ^+ ]: I* q1 t9 P[ 本帖最后由 回笼觉主 于 2008-12-29 22:19 编辑 ]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Copyright © 2011-2015 http://www.dcjiangh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公安局备案号:51010802000012 蜀ICP备08104267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